《離復之夢》(8)不凍湖

 

窟窿裡的三具肉身已經燃燒殆盡,灰燼覆蓋著難以燒碎但脆化的骨架,火焰縮成小小火苗,在灰燼裡閃爍著。

黎馥看著面目全非的王奇明,嘆了口氣。問了離隼革之後,和大家去戶外撥雪鏟土蓋滅最後的火苗,然後拿塑膠袋和夾子將藍菌蟲夾進袋子裡,問廖明浩能不能燒掉,廖明浩卻說不能,死掉的藍菌蟲只能埋進地底,讓土壤自然分解。

大家走往交誼廳準備討論接下來的行動,黎馥刻意放慢腳步,與落在最後頭的離隼革會合,小聲問:「你那對角的野氂牛,就是被藍菌蟲殺死的……?」

離隼革嗯了一聲。

「可是我看那些藍菌蟲好像怕你用尖角燒出來的火……」

「牠們只怕野氂牛尖角燒出來的火,野氂牛的肉體依舊是能寄生的養分。」

「喔。」黎馥佩服離隼革知道這種一般人不會知道的事情。

「所以兩隻野氂牛,一隻攻擊指揮官和班長,甚至咬班長的腿,一隻闖進淋浴室,都和藍菌蟲有關嗎?」

「被藍菌蟲寄生,最後會激發兇性。」

 

黎馥一怔,「會激發兇性?那小廖說的死在床上——」

「假的。」

黎馥沉默。

原來,廖明浩看到的報導和記載是被美化過的。那個被寄生的鄰國中年男子,最後走得並不安詳,十之八九就和黃振南四人遇到的野氂牛一樣失去理智,而那些所謂被隔離的人,說不定全被發瘋的中年男子殺死了……

 

黎馥唏噓不已。

 

 

交誼廳裡,離隼革因為擅自脫隊行動而被黃振南大大訓斥一頓,不過離隼革一直一副不管己事的冷漠模樣,反倒是黃振南罵到自己臉紅脖子粗,喘著嚥不下的氣,坐到沙發上灌了好幾口水來平息怒火,然後手往站著的離隼革一指,又要繼續罵,大家怕黃振南再罵下去只會先把自己氣死,於是趕緊打岔緩和氣氛,離隼革卻突然扔出一個炸彈般的消息。

「不凍湖的水流光了。」

大家愣了半晌,才意識到離隼革話中的重點——流光了,不是蒸發乾掉。

黃振南皺眉,「怎麼說?」

「湖中央出現一個洞口,水流光了。」

「屍體?」

「沒看見。」

那就是跟著水從洞口一起流下去了……

李傑疑惑:「哪來的洞口?如果有洞口,怎麼之前都沒流光?」

黎馥猜道:「可能不凍湖的水本來就是透過洞口從底下冒出來的,然後前不久的地殼運動導致水位下降,剛好在昨天或今天降到不凍湖的水線以下。」

黃振南沉吟後道:「走!去看看!」

 

外頭風不大,白雪緩緩飄落。除了輪值留下來照顧趙英豪的曹威合,其他六個人扛著簡便的裝備及為防再有像野氂牛那般野獸威脅而拿的武器,來到營區西邊的不凍湖。

不凍湖寬約十公尺,深約兩公尺,不是多大的湖泊,因為有地熱,即使冬季也不會結冰。黎馥只在教科書上見過蒙古的不凍河,倒是沒看過不凍湖,但無論如何,現在這片湖泊正如離隼革所說的完全沒有一滴水——如果湖泊右邊沒有插著一個紅色立牌寫著「南崑山不凍湖」,大家壓根認不出這個空蕩蕩的枯土盆地原本是一座湖泊——湖盆中央是一個可以容納兩個蔡成書的洞口。

廖明浩拿著一台紀錄用的掌上型攝影機,鏡頭對準那個黑呼呼的洞口放到最大,呈現的畫面無法看出什麼情況。

眾人先在湖邊卸下裝備行李,廖明浩則背著三拐測試通訊,卻依舊收發不出任何訊號。

離隼革蹲在湖邊,以指腹拂了一把湖盆,然後面朝湖盆放空。

 

李傑第一個往盆內踩,但是踩了一腳就彈回湖邊,一邊在雪地裡跳來跺去,一邊叫道:「夭壽喔燙死人!小離你怎麼能赤手摸還不燙皮!」

黎馥吃驚。軍靴底為耐熱的硫化橡膠,居然也檔不住?

黎馥放眼望去,注意到湖盆洞口的異狀,遲疑說:「你們看那個洞……像不像被什麼動物的爪子抓過?」

大家聞言看過去,長年沖刷而形成的洞口自然光滑,但是仔細一看,上頭卻佈滿三爪的陳年印子。不曉得是什麼樣的爪子,竟能直接將石壁抓傷。爪印有的向內有的向外,可見這種動物時常經由洞口入內出外。

「魚會有爪子嗎……」

李傑白了廖明浩一眼,「用屁股想也知道沒有。而且這盆子這麼燙,指揮官還說水能把人直接燙熟,你想想會有生物活在水裡嗎?用點大腦吧!」

廖明浩臉頰微漲,「不、不然你要怎麼解釋那個爪印!那一定是動物抓出來的啊!」

李傑和廖明浩鬥嘴鬥不停,一旁蔡成書放下瞧了老半天的望遠鏡,卻是感嘆道:「小黎你的眼睛真好,能夠直接看到!」

黎馥笑,「我視力的確不錯,可是如果把我丟進黑抹抹的空間,我也是不行啦。」其實他在穿越之前是個深度近視,現在的視力好,全是仰賴現在的身體。

一群人嘰嘰喳喳,彷彿是來郊遊的。黃振南被吵得太陽穴抽疼,讓他們全部安靜,並提醒道:「你們別忘了我們上山的任務!而且水位突然大幅下降,以及更早之前營區所有人的暴斃,這些事情我們都有調查的必要!所有人準備一下,十分鐘後整裝出發,我們下去打探打探!」

「如、如果洞口裡有水下不去呢……」

黃振南扯扯嘴角,「那當然就別下去,我也不是要讓大家送死。」

「那麼那個三爪動物……」

李傑推搡廖明浩的肩膀,「婆婆媽媽的,是不是男人啊!」

「我我是啊……」

李傑吐唾一聲,「是男人還廢話那麼多!你以為你登山健行呢,你現在可是在衝鋒陷陣的軍隊裡呀,怕東怕西的怎麼保家衛民!長官說什麼你就幹什麼,軍規背到後背去啦!」

廖明浩漲紅著臉,「你幹什麼這樣,我說一句你就說十句,我看你根本也是緊張!」

「唉唷,跟學長這麼說話,你找死啊!」李傑巴廖明浩的頭。

「你幹嘛巴我頭!」廖明浩反擊。

兩人忽然就互相揪著衣領掐起架來,其他人趕忙拉開他們。

黎馥罵:「夠了!你們怎麼了,突然就吵起來?」

真是奇怪,雖然之前李傑都會逗廖明浩,但個性一強一弱的兩人壓根吵不起來,怎麼現在只說幾句就恨不得打死對方?

李傑被蔡成書強行拉開,掙扎不成之後,氣呼呼地拿起水壺要灌水。離隼革卻忽然閃身到李傑面前,搶走李傑手中的水壺,湊鼻至壺口嗅一嗅,驀地皺眉。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