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復之夢》(10)鈴鐺聲

 

趙英豪得知王奇明和王天賜死了,也是難過不已,罵那隻野氂牛真是造孽該死,先是咬了他的肉,後來還害了兩條人命。

晚餐時間因為多了趙英豪這個自從來到山屋後從沒跟大夥圍過飯的人,大家提振精神,還開了山屋裡唯一的香檳慶祝。不過趙英豪卻身上帶傷而無法喝,看著喝得歡樂的一群人指控道:「一群沒良心的!說是給我慶祝,卻連一滴都碰不了!」

「唉唷,別氣嘛,來來來喝汽水!」李傑把裝著汽水的杯子塞進趙英豪手裡。

「以為我小朋友?跟長官這樣說話!去給我繞場蛙跳一百下!」

「別啦,這山屋看起來破破爛爛的,我怕我一跳地板就崩了。」

「你又不是蔡肥。」

「你們別把我扯進去啦,這樣說我會傷心的。」蔡成書哭笑不得。

眾人吵吵嚷嚷,把寧靜山屋吵成一間熱炒小店。上了山之後,氣氛難得這麼輕鬆熱鬧,黎馥心情愉悅,笑吟吟地吃著食物喝著香檳,聽著大家扯開嗓門大聊沒營養的五四三。

叮鈴。

突兀的清脆聲響傳進耳裡,黎馥愣了一下,抬頭張望,茫然半晌,問道:「你們聽見鈴鐺聲嗎?」

坐在黎馥旁邊的趙英豪和李傑搖頭。

李傑問:「什麼鈴鐺聲?」

「就是——」

叮鈴鈴——

這次一連響了好幾串,原本還在說話的蔡成書和曹威合頓時也安靜下來。

大家在鴉雀無聲之中互換視線,除了萬年面癱的離隼革之外,每張臉都寫滿問號。

黎馥說:「你們聽到了吧?」

「聽到了,哪來的聲音?」

叮鈴鈴的聲音若有似無,有時清晰,有時模糊,忽近忽遠,到最後輕飄飄地晃遠了,卻猶如吹笛手吹奏的笛聲,引誘著人邁開雙腿追尋而去。

 

廖明浩失神地緩緩站起來,不過屁股才剛離開木椅,馬上被隔壁的離隼革按著肩膀強行壓回椅子上。廖明浩屁股一疼,頓時清醒過來,扶著屁股哀了一聲,接著後怕地說:「這、這什麼鈴聲啊?怎麼那麼詭異,我聽著聽著就恍神了,進入一種很安寧很舒服的狀態……」

對面的李傑白了廖明浩一眼,「舒服你頭,我聽了就渾身不對勁,還起了雞皮疙瘩……」邊說邊伸出手臂指著一粒粒的細微疙瘩。

 

李傑說完,叮鈴聲就驀地消失得無影無蹤,但那餘韻還徘徊在眾人腦中,依依不捨地逗留著、蠱惑著。

黎馥恍惚之間,看大家的目光逐漸渙散,一個個猶如失去靈魂般的娃娃呆坐在椅子上。黎馥感覺自己也要被拉走了,意識猶如汪洋裡的船隻左右搖擺,卻見離隼革突然站了起來,把身後的窗戶拉得風口大敞,鵝毛似的雪片嘩嘩嘩隨著強風飛了進來,打在眾人身上。

當離隼革手一放到窗戶上,黎馥就一個激醒,趕緊站起來抓過放在一旁的網紗罩,把所有碗盤匆匆聚了幾堆,當窗戶拉開,黎馥正好把網紗罩上去,解除食物遭風雪染指的危機。

所有人瞬間被冷醒,身子正弱的趙英豪隨即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

「哇,幹什麼啊!冷死人了!」

「快點關上!」

「你瘋了嗎,班長還在生病!」

在大家的嚷嚷之下,離隼革關上窗戶。

大家緩過神來,逐漸明白離隼革開窗是為了讓他們清醒。眾人回想鈴鐺聲,越想越驚疑。

「那鈴鐺聲是什麼?」廖明浩恐慌。

但是沒有人可以解答,就連離隼革也沉默不語。

飯菜都涼了,黃振南讓大家先開飯。大家心情沉甸甸,閉塞的氣氛讓原本香甜的飯菜都成了黃蠟般。大家心不在焉地將飯菜嚼在嘴巴裡,腦子都在想剛才的鈴鐺聲。匆匆解決了晚飯,大家趕緊出了餐廳,分頭去找可疑鈴鐺聲的蛛絲馬跡。

 

約定的十分鐘過後,大家陸續往交誼廳聚集,人人都因為找不到線索而一臉遺憾。

黎馥邊走邊沉思,總覺得鈴鐺聲跟營區所有人都死在不凍湖有關。但這只是他一個聯想,沒有任何證據。

走向交誼廳時路過管理室,黎馥停頓腳步,想到自己雖然時常路過管理室,也來管理室開過暖氣,但似乎沒怎麼搜過管理室。於是他走進管理室,動手翻看裡頭的物品。

管理室櫃台後方就是一張以南崑山千年黑木打造的辦公桌,有抽屜和矮櫃,右手邊則是同樣材質的書櫃。書櫃上面幾層放滿歷年的工作日誌和入住名冊,一絲不苟地依照年份排列。下面幾層則是各種修繕工具、雜物及提供給客人的物品,例如萬用轉接頭。

歷年工作日誌和入住名冊的位置算是整間管理室裡相對最骯髒的地方,可能是軍隊進駐後覺得那些資料沒用處,所以連碰都沒碰,久而久之就堆積灰塵。

黎馥先從辦公桌抽屜開始搜起,不過直到管理室後頭被人粗魯撬開的保險箱為止,黎馥沒找到什麼可用的東西或線索。比較奇怪的是,那個保險箱裡放著一盒又一盒的耳塞,不曉得這些耳塞是原本就放在保險箱裡,還是軍隊弟兄撬開之後隨手放進去的,而原本放在裡面的另有其物。

黎馥凝視保險箱半晌,然後挪開視線看向管理室裡他唯一沒翻過的東西——那堆工作日誌和入住名冊。

雖然不認為那些資料有什麼用,但黎馥還是隨手抓出今年的工作日誌翻看。才剛把正面書皮翻開,草草瞄了一眼貼在書皮背面的注意事項,黎馥的眼睛就移不開了。看清上頭的關鍵字,他震驚地瞪大雙眼,不敢再馬虎,仔細讀過每一條注意事項。

李傑從交誼廳出來走沒兩步,就看到自己要找的人捧著一個打開的藍色資料夾,呆站在管理室裡。他開口說:「你在那裡做什麼?大家都在等你!」

黎馥回過神,呆滯換作一臉驚奇,抓著工作日誌急走過去,「我有新發現!」他進到交誼廳,在眾人納悶的目光之中,一把將工作日誌甩到長桌上,指著注意事項激動說:「你們看!這裡提到鈴鐺聲!」

眾人立刻聚到長桌邊,八道眼神擠在一起,匯聚在列印的白紙黑字上。

黎馥食指沿著字行移動,低頭邊指邊唸其中一條注意事項:「記得發給每一位新入住者一副耳塞,並提醒他們隨身攜帶。一旦聽到鈴鐺聲,絕對不要一直聽下去,暫時用耳塞堵住耳朵,直到鈴鐺聲消失為止。」

所有人驚愕。

黎馥抬頭看大家,激動道:「我想的果然沒錯!那個鈴鐺聲和營區所有人在不凍湖自殺有關!」

但是大家卻不像黎馥那般輕而易舉就接受這種荒誕的事情,尤其這種荒誕事情是發生在自己周圍。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