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途末路》(5)

 

「毅柏,走了!」

突然聽見張敘仁不耐煩的聲音隔著距離傳來,張毅柏猛地回神,側身看見張敘仁不曉得幾時挪動到他身後幾步遠的地方,正蹙著不耐煩的眉頭看他。

張毅柏倉皇,回頭對杜軍馳小聲短促地說了謝謝和再見,然後趕緊快步跟上張敘仁。

「你跟他說什麼?」張敘仁問。

「沒、沒什麼,就談了一點運動……」

「你認識他?」

「不是……今天才第一次見到。」

張敘仁淡淡嗯了一聲,「以後少跟他和他一家人說話。」然後停頓一秒,加重語氣說:「最好是別再往來。」

「為什麼?」張毅柏下意識就問,但是一對上張敘仁凌厲的目光,他就脖子一縮,閉緊嘴巴。

張毅柏從來不對張敘仁的發號施令起任何疑心——自從幼稚園問了一次就被張敘仁關禁閉以後——反正不論張敘仁說什麼,張毅柏照做就對了。這是張毅柏隔了這麼多年,再次對張敘仁吐露出「為什麼」三個字。

 

張敘仁回想剛才站在張毅柏身旁的男孩,卻因為對男孩沒什麼印象而想不起那張臉。

會在這裡見到杜璠傑,張敘仁也很意外。他並不覺得杜淨澄會放杜璠傑一家進來,所以肯定是偷渡的。

毅柏竟然會為了那個男孩反問他為什麼——張敘仁不喜歡杜軍馳對張毅柏的影響。

 

張敘仁卻不知道杜軍馳對張毅柏的影響比他所想像的還要大。

一個月後,張敘仁又要給張毅柏找新的體育教練,一向對此沒什麼意見的張毅柏竟主動說想要學游泳和射箭。張敘仁詫異,不過也沒什麼不可以,遂實現了張毅柏的願望。

但是對於張毅柏但凡外出就自己親手帶著一個後背包或手提包,張敘仁就很有意見。雖然張毅柏出席宴會等交際應酬場合,入廳前會先把包包交給保鑣幫忙保管,可是藥物竟隨身攜帶,放在口袋裡,有時候一瞧就很顯形。張敘仁不喜歡,說了好幾次,但張毅柏彷彿提早進入叛逆期,無論怎麼說都說不聽。張敘仁雖然氣張毅柏不聽話,卻也不想因為這件事而大動肝火,於是久而久之就冷處理,偶爾看見或想起才說個幾句。張毅柏一開始會害怕張敘仁不理解他而做出的冷暴力,但硬著頭皮撐下去之後,竟慢慢習慣了。

杜軍賢和幾個惡質的男生看見張毅柏隨身帶藥,常當著他的面嘲笑他短命鬼、藥罐子。張毅柏很窘迫,但每當想起杜軍馳,他內心就會產生一股勇氣。

縱使只見過杜軍馳一面,杜軍馳卻逐漸成為張毅柏的心靈寄託。

 

張毅柏一直想快點再見到杜軍馳,可是杜軍馳又再度成為杜家的隱形人,即使張毅柏違背良心,偷偷派自己的貼身保鑣去調查杜軍馳,但是杜家的隱私和張家這樣的權貴家族一樣守得密不透風,尤其是家族成員的個人隱私。

不過張毅柏認為杜軍馳和他一樣是國一生,生活單純,其實也沒什麼好調查的。最終從南宗手裡傳回來的,幾乎是隨便打聽就能拿到的諸如身高體重等基本資料,白費好一番功夫。

毫無破口的情形之下,張毅柏只好把調查範圍涵蓋到杜軍馳家人身上。杜軍馳的母親蔡芳欣和妹妹杜靜婕同樣調查不到什麼,倒是杜璠傑那邊調查到一堆令張毅柏瞠目結舌的資料——不知道是杜璠傑沒隱私意識,或者是杜家刻意洩漏,又或者是杜璠傑行為荒唐到守也守不住。

杜璠傑果然不愧於傳聞中阿斗的名號,舉凡各種惡習他皆沾染了——吸毒、賭博、嫖妓等——除了殺人放火。私生活非常七彩繽紛,難怪杜家會覺得杜璠傑敗壞家門,急著把杜璠傑切割出去。

張毅柏完全想不到杜軍馳那樣彬彬儒雅的一個人,親生父親竟然是這種德行。

吸毒和嫖妓?天啊!原來不是只有賭博而已嗎!

張毅柏不禁同情起杜軍馳,以及杜軍馳的母親和妹妹。

 

杜家以前做的是茶葉生意,直到被人稱為「杜老」的杜風太依靠獨到長遠的投資眼光,在東嶺地區還是一片臭水溝爛泥地的時候以非常便宜的價格買下一大堆土地,接著東嶺地區逐漸開發成為經貿中心,地價房價水漲船高,杜家才發跡了。

杜璠傑是杜風太其中一位情婦的兒子,是杜風太最小的兒子。雖然是私生子,杜風太卻非常疼愛杜璠傑,卻也因為過度溺愛而將杜璠傑養成好吃懶做、遊戲人間的個性,成為扶不起的阿斗。就算杜風太去世,也不忘在遺囑裡留下讓杜家其他人眼紅的豐厚繼承給杜璠傑。

失去杜風太的杜家猶如一盤散沙,內部鬥爭嚴重,而作為所有人眼中釘的杜璠傑,自然成了被眾人排擠的第一目標。杜家人挖了無數陷阱給杜璠傑跳,一點一滴地蠶食鯨吞杜璠傑所擁有的資產。

以慈善晚宴當天杜軍賢帶大家去的高爾夫球場為例。那個高爾夫球場及接待中心其實原本屬於杜璠傑,但後來被杜淨澄尋了方法偷偷拐了過去,並做了如今富麗堂皇的改建。

杜璠傑從學生時期就染上賭博的嗜好,時常翹課包機飛國外玩賭場,再加上賭運極差,賭什麼輸什麼,數次在賭場裡輸成窮光蛋然後被扔出去,甚至發生幾次因身上沒半毛錢而流落街頭多天才被保鑣們找到的事情。

不過杜風太一點都不在意兒子丟他的臉,有杜家人刻意當著杜風太和杜璠傑的面提起這件事,杜風太卻只是哈哈大笑,大手一揮賞給杜璠傑更多的「零用錢」。據說那金額隨便一揮,就連習慣大出大入的杜家人也看傻眼——這對父子當真是視錢如糞土——雖然一個是賺錢如流水,一個是花錢如流水。

政商界一代梟雄,卻養出這麼一個敗家子。金字塔圈內的人只要一聽到杜璠傑三個字,就會搖搖頭,感嘆杜風太擅長拚事業,卻不懂得教養孩子啊。

 

調查報告書上呈現的荒唐只是杜璠傑生活的冰山一角,但就已經足夠讓張毅柏嘆為觀止了——張毅柏長年相處的長輩就只有張敘仁一個人,而張敘仁是個一板一眼且嚴以律己的人,張毅柏壓根無法想像要如何與杜璠傑這樣的長輩相處。

不過,無論杜璠傑再如何荒腔走板,張毅柏對於杜軍馳的想法和觀感也不會因此被影響。畢竟親人之間還是應該分開來看,就像他和父親也不是多麼相像。

 

張毅柏把杜璠傑的調查書放到一邊,重新拿出杜軍馳的翻閱。和杜璠傑厚厚一本的調查書相比,杜軍馳的調查書只有兩三頁,單薄到會不小心夾進廢紙堆裡送去粉碎。張毅柏很小心翼翼地放進塑膠文件夾,然後塞進牛皮紙袋裡仔細保存。

 

 

 

 

 

 

點閱: 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