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途末路》14

點閱: 0

不過,跑沒多久,張毅柏就有點後悔自己的衝動。腦海不由自主浮現杜軍馳和女生互動親暱的畫面,內心有點酸酸的。他逐漸停下腳步,慢慢走動,打算繞一圈樓層回去火鍋店,卻再次撞見杜軍馳和那女生。

女生緊緊摟著杜軍馳的手臂,站在香氛蠟燭專賣店前對杜軍馳撒嬌,央求杜軍馳進去看看。杜軍馳先是無奈,然後露出寵溺的笑容,揉揉女生的頭頂,然後被開心的女生扯進店內。

張毅柏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看女生發育良好的胸部緊貼杜軍馳手臂,以及杜軍馳對女生露出的笑靨,他胸口竟忍不住窩出一團火。

但在嫉妒的火焰之下,更多的是酸楚的淚水。

張毅柏想到自己果然永遠不會有機會,畢竟杜軍馳是異性戀。

張毅柏小心翼翼靠近,然後走進那間香氛蠟燭專賣店,假裝看中央展示櫃上的商品,心臟不受控制地怦怦跳。杜軍馳和女生背對著張毅柏,女生正在挑選展示木架上的香氛蠟燭,同時頻頻詢問杜軍馳意見。

「我沒意見,你挑就好。」

時隔多個月再次近距離聽見杜軍馳的聲音,張毅柏感覺自己心臟漏了一拍,手指不小心掃倒架上的蠟燭配件組,掉在地板上發出聲響,看見杜軍馳就要轉頭,他趕緊蹲下去,卻軟了腿,直接跪到地板上。

「客人,您沒事吧?」女店員快步走來,蹲下來關切問道。

「沒、沒事,真的很不好意思!」張毅柏羞赧,倉皇撿起蠟燭配件組,說道:「對不起,我買這個。」

女店員人很好地表示沒關係,張毅柏如果不是真的想買,可以不必買的,但張毅柏覺得雖然商品從外觀看來沒壞,但畢竟摔過了,他還是應該負責。

女店員看張毅柏堅持要買,再三確認問:「您真的要買?」

張毅柏臉頰微紅,點頭。

「好的,請您稍候,我為您包裝。」女店員從張毅柏手中接過蠟燭,然後走向櫃檯。

張毅柏蹲起來,拍拍卡其長褲上的灰塵,正要準備起身,就聽到女生問:「蛤,你不跟我一起買嗎?這是情侶款耶,我們一起用嘛!」

「我不用香氛蠟燭。」

「為什麼嘛!」

「男生用這個不覺得娘嗎?」

張毅柏起身到一半頓住,原本只是微熱的臉頰瞬間熊熊燃燒起來。

「討厭!你不買,那我也不買吧!」女生說,然後扯著杜軍馳的手臂離開了。

張毅柏右手撐著展示櫃面,怔怔地看著杜軍馳離去的背影,然後緩緩站了起來。

女店員給張毅柏換了一套新的配件組,裝在紙帶裡,要請張毅柏過去櫃檯結帳,卻看見張毅柏失了魂般望著店門口。

女店員以為張毅柏是怕他歸咎,於是溫聲安慰張毅柏。

面對這樣一個白白淨淨的纖瘦男孩,而且似乎還沒上高中,女店員不禁母愛爆發。

張毅柏提著蠟燭配件組回到火鍋店,安嫻芮詫異道:「原來你是出去買東西?可以叫我們一起啊,怎麼一個人慌慌張張就衝出去了?」

張毅柏苦笑。

原本擺著火鍋套餐的桌子上此時已經換成幾道甜點,是安嫻芮點的,說這裡雖然主要賣素食火鍋,但甜點也是不可以錯過的品項。

安嫻芮知道張毅柏胃口小,恐怕吃不太下,於是把純素食的七彩金楚糕遞到張毅柏面前。這道七彩金楚糕以透明玻璃杯盛裝,外觀一球一球的圓潤可愛,有點像夜市常見的地瓜球,蓬鬆酥軟的口感不僅可口又容易吃。

張毅柏低頭挑起一顆山藥色的金楚糕,猝不及防地聽安嫻芮說:「啊,杜軍馳?」

張毅柏僵住動作,旋即抬頭,看見杜軍馳就站在觀景窗外,與安嫻芮對視。

安嫻芮瞥了杜軍馳身旁的女生一眼,「喔,你在約會?」

「關、關你什麼事呀!」女生像護食的幼崽,張開防備的刺。

安嫻芮不以為意,「是不關我的事,只不過打個招呼。」

可是女生卻如臨大敵,深怕安嫻芮把他身邊的杜軍馳搶走似地。張毅柏見狀,忍不住疑惑。

安嫻芮意興闌珊說:「你們要吃點什麼嗎?」指指桌上幾項還沒碰過或吃完的甜點,「不然買新的請你們也可以。」

女生皺眉嘀咕:「哪需要你請,我們有錢自己買。」

面對一直沒給他好臉色看的女生,安嫻芮笑了。此時默不作聲的杜軍馳突然伸手越過觀景窗的框,從桌上拿了一小塊素餅放進嘴裡咀嚼,「嗯,味道不錯。」

女生氣急敗壞,抓著杜軍馳手臂的手指掐緊,指甲都要陷進肉裡了。杜軍馳微微皺了眉頭,女生便馬上鬆手,卸下所有的氣憤,委屈又討好地望著杜軍馳。

安嫻芮卻彷彿沒看見眼前的場景般,噙著笑意說:「看來我們口味差不多,你也可以試試金楚糕啊,好吃。」

張毅柏還沒反應過來,一隻修長的手就伸了過來,從他手裡的玻璃杯拿起一顆白色的金楚糕。張毅柏抖了一下,努力不讓自己的手打顫。不過杜軍馳只是看路人那般,瞟了張毅柏半眼就把目光轉開了,完全沒有停留。

張毅柏內心有點悵然,心想杜軍馳果然忘了他。

女生不想繼續待在這,糾纏著杜軍馳趕緊走了。兩人走得頭也不回,不過安嫻芮還是笑吟吟地舉手朝他們揮一揮,「慢走啊——」

兩人走掉以後,柳芷芸問:「他們是誰?」

「同校同學。」

「朋友?」

「不是,根本不熟。」

柳芷芸傻眼,「你們剛才那樣,我以為你們發生什麼事。」

安嫻芮一臉無辜,攤手說:「沒啊,是那個女生先挑釁我的喔。他以為我喜歡那個男生,就把我當情敵。就算我說沒這回事,他還是不相信我,在學校裡處處針對我,搞得我很煩。所以我剛剛就算是小小回報他一下,反正他覺得我喜歡那男生,那我就噁心他一下。」

安嫻芮充滿惡趣味的言論讓張毅柏和柳芷芸無言。

「哎,不過如果要說到有關係的話,倒是跟你有一點點點點點的關係呢。」安嫻芮突然轉頭對張毅柏說。

張毅柏一頭霧水,「我?」

「嗯,那個女生是你弟弟的前女友,不過上個月突然ㄘㄟˋ了,然後馬上轉身投奔杜軍馳的懷抱。」

張毅柏愕然,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個女生完全不知道你是他前男友的哥哥,如果知道就精彩囉,哈哈哈哈!」安嫻芮唯恐天下不亂似地大笑,張毅柏感覺太陽穴有點抽疼,他按了按太陽穴,嘆出一口氣。

與安嫻芮、柳芷芸道別以後,張毅柏回程途中收到安嫻芮的訊息。

安嫻芮:你果然喜歡杜軍馳吧

張毅柏下頷緊繃,思索半晌,覺得不回覆失禮,於是扔出一字:嗯?

安嫻芮:別再裝了,你被我看透透了

張毅柏抓緊手機。

安嫻芮:不過你別難過,我看杜軍馳跟那個女生只是玩玩的

張毅柏瞪大眼。

安嫻芮:從今天杜軍馳配合我刻意嚐點東西,就能看出

張毅柏:…………

張毅柏:他不是那樣的人

張毅柏忍不住立刻為杜軍馳辯護。

安嫻芮看著張毅柏的回覆,挑眉,然後微微一笑,想道終於把你逼出來了吧。

但是,「不是那樣的人」麼?

安嫻芮摸摸下巴,猜想張毅柏或許是在杜家出事之前愛上杜軍馳的吧,那個時候的杜軍馳,還披著紳士的完美表皮。

不知道張毅柏哪天看穿杜軍馳的真面目,會有什麼反應呢?

安嫻芮光是想著,就覺得有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