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途末路》13

點閱: 0

安嫻芮宛如偷吃魚的貓咪瞇眼而笑,手肘抵著桌面,手背撐著下巴,玉潤的手指在下巴底下撩啊撩地,慢條斯理說:「你怕我說出去,那我交換這個把柄給你,你就不用怕囉。」

張毅柏好不容易消化完這個令他十分衝擊的秘密,卻還是不敢置信,懷疑安嫻芮是配合他才故意這麼說的。

「您真的是同性戀……?」

「是啊,你不相信?」

「您條件這麼好……」

安嫻芮調侃笑道:「你的意思是條件差才能當同性戀?如果要我說,條件好才能當同性戀呢,你不也是?」

突如其來被拐彎誇了一把,張毅柏有點羞窘:「不,我……」

「你別妄自菲薄,我說你是美人,你還不信?我眼光好得很呢。」安嫻芮語氣頗得意。

「可是既然您是同性戀,那為什麼還選我呢……」

「當然是因為用膝蓋想也知道如果我選個女的訂婚,我媽會氣到瘋掉啊,所以才會從男生裡面挑出你來,先跟你訂婚應付一下。雖然說我的確是利用了你沒錯,但我也不會真的想對你怎樣,就只是拖一段時間,反正我們年紀還小,我想著等我們成年就解除婚約。」然後安嫻芮微微哼笑,「沒想到真是天助我也,我們竟然是一樣的人,那這件事就更簡單了。我們現在訂婚,等以後找到對象再解除婚約。」

確實,正如安嫻芮所說的,雙方都對彼此無意,那麼訂婚這件事就只是一個象徵性的因應之道,並非真的要被婚約綑綁、死守到老。既然雙方都需要一個未婚夫或未婚妻,與其再去外面找其他人,不如就他們倆個訂下來。

張毅柏在內心琢磨一番,逐漸被說服了。「好,我們訂婚吧。」

安嫻芮燦笑,主動跟張毅柏握手,「請多多指教,夥伴。」

 

雙方放開心胸把事情說妥以後,張毅柏的焦躁和不安一飛而散,感覺心情輕鬆不少。在安嫻芮的盛情之下,張毅柏多吃了幾碗粥,不知不覺在這裡耗了不少時間。

期間張毅柏曾問:「我弟弟應該也在你的候選名單裡吧?你為什麼不選擇他?」阿雲從小就比他更受女生歡迎,有好多女生喜歡阿雲,而且長相也比他出色太多。

張毅柏以為安嫻芮單純是覺得他長得好看才選他,不知道安嫻芮胃口挑剔,只要不是自己的菜,連擺在目光所及的範圍內都不願意。

安嫻芮一秒變臉,滿臉嫌惡,「我怎麼可能選他,他太機掰了。」

張毅柏:「……」

「他才剛進來致昱沒多久,就目中無人,還非常有心機,對師長是一套,對同學和學長姐又是另一套,根本雙面人。不,是多面人!就拿今天的籃球友誼賽來說吧,本來我們校隊的小前鋒另有其人,結果他直接搶了人家的位置,還把人給擠出校隊。雖然我跟那個人不熟啦,但諸如此類的惡劣行為,我看了就不爽。」

張毅柏一怔,趕緊追問:「你說的原本的小前鋒是杜軍馳嗎?」

「是啊,你認識他?」

「不、不認識……」

原來杜軍馳是因為這樣才不在出賽名單裡……竟然連籃球隊都待不了了?阿雲太過分了!

張毅柏兀自氣憤,完全沒發覺自己的情緒反應全然被安嫻芮收進眼底。

「哦——」安嫻芮興味十足地拉長音,「原來啊,你喜歡的人是杜軍馳?」

張毅柏身體大力一震,低頭掩飾一秒燒開的臊意,「不是……」

安嫻芮笑吟吟,「你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

「我、我不是……」張毅柏面紅耳赤,連越垂越低的脖子也逐漸通紅。

看張毅柏如此純情的反應,安嫻芮呵呵笑,沒再針對這個話題調戲張毅柏。恰巧這個時候柳芷芸傳訊息問:「你在哪裡?我去找你?」

張毅柏看了一會,抬頭對安嫻芮說:「我朋友在找我。」

「喔,我陪你去吧。」

由於兩人是私下會面,因此張毅柏以為安嫻芮不想讓人知道,沒料到安嫻芮會這樣說。

張毅柏說:「沒關係,我自己去就行。」

「幹嘛這麼客氣,反正我們都要訂婚了。對了,你別再對我用『您』了,未婚夫妻不這麼叫的,也不必對我太客套。」

張毅柏失笑,點頭說好。

 

安嫻芮只帶了一個保鑣跟著張毅柏去找柳芷芸。

柳芷芸剛逛完攤位,站在服務處附近一棟校舍的亭仔腳裡,身後是一排飲食販賣機,旁邊則有三組鑄鋁戶外鋁合金桌椅。

柳芷芸一看到張毅柏就馬上伸長手臂揮一揮,「你說要去找人就自己跑不見了!」然後偷瞄隔了一小段距離朝他們望來的安嫻芮,以及站在安嫻芮旁邊面朝外的保鑣,小聲問張毅柏:「那個女生就是你去找的人?」

張毅柏點頭。

柳芷芸詫異張毅柏相約碰面的人居然是女生。

「他是——」

「我的未婚妻。」

「什、什麼!未婚妻!」柳芷芸大聲驚叫,幾秒後才發覺自己太大聲,趕緊捂住嘴巴,然後壓低音量說:「對、對不起,我太驚訝了……」

張毅柏溫和一笑,「沒關係,遲早會公開。」

「你真是冷靜啊……感覺我打擾到你們了……」柳芷芸歉疚道。

「不會的,我們剛好聊完。」

雖然張毅柏這樣說,柳芷芸還是感到抱歉,覺得是張毅柏人太好才沒埋怨他。

柳芷芸逛美食,也沒忘記幫張毅柏帶點他認為好吃的食物。可惜張毅柏在安嫻芮那裡喝了好幾碗粥,現在有點吃不下。

安嫻芮再次發揮自來熟的功力,湊過去和兩人坐在一起,不僅自動幫張毅柏解決食物,還三不五時加入話題。

柳芷芸和張毅柏完全沒發現遠方一排黑板樹下站著一個黑色西裝的人正在監視他們。安嫻芮面帶微笑地對著柳芷芸和張毅柏,但同時也分神注意著那個人。

安嫻芮的保鑣打探到那人的身分,彎腰在安嫻芮耳邊小聲道:「是張家二少爺的保鑣。」

安嫻芮不動聲色,猜到對方目標應該是張毅柏。雖然不曉得為什麼張益雲要派保鑣監視自己的哥哥,但安嫻芮直覺不是什麼好事。

「嫻芮,你要和我們去看籃球賽嗎?」

第二場籃球賽還未結束,張毅柏和柳芷芸打算去看看。

原本對籃球賽興致缺缺的安嫻芮轉動眼珠子,優雅起身,看了站在張毅柏身後的柳芷芸一眼,他的笑容越發甜膩,「好啊。」和保鑣一起護送被跟蹤而毫不自知的兩人。

 

 

順利與安嫻芮訂婚之後,張毅柏難得收穫張敘仁肯定的微笑——但是這樣的微笑是建立在謊言之上,張毅柏蠻心虛的——張敘仁屢實承諾,同意讓張毅柏去讀育成高中。

國三下學期,張毅柏在基測之前就成功考上育成高中獨立招生的數理資優班,與柳芷芸一起成為錄取者。柳芷芸非常開心,邀張毅柏一起出去吃飯,但是張毅柏怕掃了柳芷芸的興,馬上婉拒了。柳芷芸問了原因,才知道張毅柏因為胃不好,所以只能吃清淡的東西。

柳芷芸心想自己好歹跟張毅柏做了三年的朋友,居然現在快畢業了才知道這件事!

懺悔之後,慶祝之餘多了一股致歉之意,柳芷芸更是大力邀請張毅柏一起吃一頓,由他來請客,拍胸脯保證絕對是張毅柏可以放開來吃的食物。不過,雖然說得如此豪氣,柳芷芸想到雙方身分導致的生活飲食差距,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不過……我請的,可能不像你們平時吃的那麼豪華。」

張毅柏笑,「我平常只吃些稀飯白飯,不是什麼豪華的大魚大肉。可惜我的胃太挑剔,不然有好多小吃我想嘗試。」

柳芷芸也為張毅柏感到可惜,不敢想像只能吃稀飯的日子,那樣超痛苦。

 

雖然柳芷芸說吃得不豪華,但考慮到張毅柏的體質,他最終還是有點講究地選了一家高價位的素食火鍋店。

這間火鍋店位在信義商圈的百貨公司裡頭,裝潢頗具古色古香的格調。雖然價位高,但因為頗具名氣,再加上兩人相約吃飯的時間是週日中午,許多人攜家帶眷來逛百貨公司,偶爾吃一頓好料,所以餐廳裡倒是座無虛席。柳芷芸預先訂了位,兩人才有位置坐,否則要跟其他沒訂位的人一樣在門口苦苦等候了。

兩人開動沒多久,居然從打開上半面的觀景窗看見安嫻芮從店前經過,身後跟著兩名和兩校籃球友誼賽那天穿著一樣的便衣保鑣,其中的女保鑣拎著兩個紙袋,顯然是幫安嫻芮提的。

張毅柏傳訊息給安嫻芮,不出三分鐘,安嫻芮就旋風般現身火鍋店,請店員加椅子,面向觀景窗而坐。看兩人各自點了火鍋套餐在吃,安嫻芮問好吃嗎,然後給自己也點了一個火鍋套餐。

因為訂了婚,張毅柏和安嫻芮偶爾會在晚宴時候碰到面並一起說話聊天,如今算是熟人了。至於柳芷芸和安嫻芮,只是第二次見面而已,不過安嫻芮卻問了柳芷芸不少話。張毅柏想起安嫻芮的性向,查覺到什麼而感到有點微妙。

柳芷芸戴著度數深的黑面桃色鏡框眼鏡,眼睛從眼鏡外側看進去有點縮小,所以平時顯得其他五官有點大。不過,這其實是一種障眼法。張毅柏曾經在學校看過柳芷芸拿下眼鏡的模樣,真的就像小時候看過的漫畫一樣神奇,摘個眼鏡就驚為天人。

安嫻芮沒看過柳芷芸摘過眼鏡的樣子,就盯上柳芷芸,眼睛真的很利。不過柳芷芸少根筋,應該完全沒發覺自己被人盯上了。

張毅柏不曉得該不該提醒柳芷芸,可是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提醒。

難不成要說我的未婚妻看上你了……?

……還是先靜觀其變吧。

 

身為未婚夫和同班朋友,張毅柏被兩個女生晾在一旁,一邊看他們交談甚歡,一邊慢慢吃著自己的火鍋,偶爾在他們視線轉過來的時候溫笑附和。

吃不完整個套餐,張毅柏放下筷子,喝口水歇息,然後視線不經意往外一瞥。驀地,他看見杜軍馳被一個女生摟著手臂,兩人一起行經走廊轉角處。

身影消失得很迅速,但張毅柏還是一眼認出來了。他馬上站起來,匆匆跑出店門並追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