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途末路》(12)

2020/1/15 上午 微微修改。

 

張毅柏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蹤了,一邊小跑步一邊依照手機裡留存的地圖按圖索驥,進入綜合教學大樓。才剛抵達一樓川堂,還在轉頭尋找往上的樓梯時,一名穿著全黑休閒服的粗壯男子就走過來,用恭敬的語氣詢問:「請問是張毅柏先生?」

張毅柏定住,沉默以對,警戒地注視對方,但對方戴了一副太陽眼鏡,看不清對方面貌。

男子按了一下掛在左耳的黑色無線藍芽耳機,接著拿出手機,手指往螢幕刷了一下,便將螢幕朝向張毅柏。

螢幕並非視訊,而是普通的通話介面,一道清晰的嗓音擴音而出:「張毅柏,我是安嫻芮,請你跟著我的保鑣,他會為你帶路。」

張毅柏沒聽過安嫻芮的聲音,但這是在致昱校園內,應該不會有人敢在這裡為非作歹。於是張毅柏稍微放下警戒心,跟著男子走上三樓,站在樓梯和走廊的銜接轉角,就能看見中間的教室外站了四名黑衣保鑣。

張毅柏突然緊張起來,跟在男子後頭慢慢走過去。

男子為張毅柏打開前門,讓到一旁彎腰恭敬道:「請,小姐在裡面等您。」

張毅柏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站在走廊威武嚴肅的保鑣們,對比自己一個保鑣都沒帶。

這棟綜合教學大樓似乎除了他們就沒有其他人了,剛才走上來也完全靜悄悄。

張毅柏抬頭看鐵藝木質藤葉造型的教室班級牌,木牌上寫著國際禮儀教室。不過,走進去卻空蕩蕩的,除了講台和黑板,唯有教室正中央一張鋪設彩色條紋桌巾的正方型桌子,桌上電磁爐滾著一鍋香氣撲鼻的食物。兩張四腳椅,其中一張正對他方向的椅子坐著一名身穿致昱制服的少女。對方梳著典雅的長髮公主頭,長相美麗,但氣質卻頗為俐落英氣。

與印象中禮儀教室擺設大相逕庭的景象及少女轉眼而來朝他綻露的微笑令張毅柏猛愣,但是隨即的,少女所說的話卻讓他有點發囧。

「快過來啊,不然粥都快涼了。」

桌子上擺放的雙耳鑄鐵鍋及亮著燈的電磁爐,顯然完全不會發生少女所說的粥快涼掉。

張毅柏滿頭問號,不曉得為什麼對方會在這裡擺一鍋粥——今天是首次的正式會面對吧?他還以為兩人的初次見面會是相當拘謹的場面。

張毅柏一坐下,少女就自來熟地幫他添了一碗粥,他有點手足無措,弄不清對方什麼意思。

「這是高麗菜香菇雞肉粥,連鹽巴都沒加,你能吃吧?」

「啊?能、能……」張毅柏忍不住結巴。

安嫻芮對張毅柏優雅一笑,然後兀自端起白瓷小碗徐徐吃著粥。

張毅柏呆了幾秒,才學對方端起碗來,試著吃了一口。粥的溫度適中,不燙也不冷,是極好下口的溫度,雖然沒加調味料,但是很美味。

剛才在遊覽車上身體不適,現在吃點粥溫暖自己,倒是讓張毅柏由內而外地舒服了一些。

張毅柏專注地吃完一碗,抬眼卻發現安嫻芮早已吃完粥,托腮微笑注視著他。他微微羞窘,趕緊放下碗和調羹,雖然兩人初次見面的發展有點奇怪,但他還是靦腆地說:「謝謝您的招待……」

安嫻芮大方一笑,「不客氣,味道還可以吧?」

「很好吃。」

「太好了,你可以多吃一點,本來就是專門為你準備的。」

「專門為我準備?」

「為了討個好彩頭,想討好你。」

張毅柏一怔。安嫻芮態度落落大方,他卻越來越霧裡看花。

「請問——什麼意思?」

「我們訂婚吧。」

安嫻芮突然就殺入主題,即便張毅柏本來就猜到要來談這件事,但是整個節奏被打亂,張毅柏不禁又一愣。

「請問您堅持訂婚的理由是什麼呢?我相信比起我,您有更好的選擇。而且我們沒見過面,也完全沒說過話,您怎麼就選擇我了?」

「現在不就見過面、說過話了?」

張毅柏:「……」

安嫻芮悠悠一笑,收回托著腮並撐在桌面的兩隻手臂,背靠椅子,左手向後勾著椅背並翹起二郎腿。坐姿變得有點放浪,少了乖巧優雅,卻添了一股豪放的閒逸。

「沒辦法,我家催婚催得太厲害,我如果再不找個人訂下來,他們大概會照三餐找人來給我相親。我是有其他選擇沒錯,但不見得比你好,我挺中意你的。」

「中意我?為什麼?」

「因為你是個美人。」

「……」

張毅柏愕然,嘴巴微張,愣愣地看著安嫻芮。

安嫻芮看著張毅柏那張清秀雋逸的臉蛋因呆木而增添一股憨然,真是越看越心癢,想伸手捏捏張毅柏的臉頰,但終究忍住了。

 

張毅柏溫潤如玉,清寡得惹人憐。雖然因為氣質內斂的緣故而不惹眼,藏身在人群裡也不會被人匆匆一眼就瞥見,唯有放緩目速仔細查看,才能發現這顆遺珠。

有人是俊美到侵略性強大,一眼就能瞧見的鋒利男,張毅柏正好相反。鋒利男呢——安嫻芮想了一下,應該是杜軍馳那樣的人吧。

安嫻芮知道自己和張毅柏、杜軍馳年紀都還小,連高中生都不是,尤其男生生長期比女生晚——張毅柏雖然身子清瘦,臉上卻還有一點點嬰兒肥呢。不過安嫻芮自認擁有一雙慧眼,十分肯定未來的張毅柏會長得非常好看!所以他現在就要早早下訂——既然要找人訂婚,那就找個外表符合自己喜好的人啊!比起杜軍馳那種,張毅柏這樣的款才是他的菜!

安嫻芮一邊想,一邊繼續直盯著張毅柏,越看越滿意,心想:果然是個美人胚子啊!不過本人似乎沒怎麼意識到呢。

「美人……嗎……?」出生至今,張毅柏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說,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雖然不反感,可是男生被說美畢竟有點太那個——不過……至少可以當成是正面的讚美詞吧……

「是啊,美人。」安嫻芮燦笑。

張毅柏胸口有點堵堵的,扣緊交握在大腿上的雙手,直視安嫻芮說:「對、對不起……請恕我拒絕。」

安嫻芮挑眉,沒想到張毅柏會拒絕得這麼直接。「為什麼?你對我不滿意?」

「不是,只是我有不能跟您訂婚的理由……」

聞到了秘密的味道,安嫻芮整個人往前撲,上半身橫越桌子,傾身撐著桌子居高臨下地盯著張毅柏,「什麼理由?」

安嫻芮異常明亮的雙眼讓張毅柏覺得自己像是被什麼獵豹盯上,他頓了一下,微微斜身向後,拉開突然與安嫻芮拉近的距離。

「抱歉,我不能說。」

「你打槍殺死我,好歹讓我知道我是怎麼死的吧!」

張毅柏一噎,「我沒殺死您呀……」

「你這一拒絕,我都不知道我還能找誰訂婚了,這不是殺死我是什麼。」

……有這麼嚴重?

張毅柏非常苦惱與躊躇,擔憂自己坦白之後,安嫻芮就會告訴張敘仁。

他不太怕自己的性取向被人知道,唯一怕的是張敘仁知道以後會對他失望透頂,而這是自己的性取向曝光以後鐵定會發生的事情。

張毅柏抿嘴咬牙,額頭不知不覺冒出幾滴冷汗。

安嫻芮看美人被他逼成這樣,心想還是別逼得這麼緊好了,卻聽張毅柏用壯士斷腕般的語氣說:「您答應守口如瓶的話,我願意說。」

安嫻芮感覺這件事情對張毅柏真的非常重要。他坐回椅子上,收斂原本的嘻皮笑臉,想了一下,然後正色道:「我發誓我絕對不會洩漏出去,你說吧。」

張毅柏雙手掐緊膝蓋,豁出所有的勇氣,直視安嫻芮道:「我是同性戀。」秘密的餘勁化為一股酸勁在牙關蔓延,麻到不行。

他硬著頭皮與安嫻芮持續對視,想像安嫻芮面露驚訝或嫌惡。可是半分鐘過去,他壓根沒看見安嫻芮表露任何反感,而且竟然異常冷靜!彷彿他剛剛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而不是揭露自己的性向。

茫然之中,張毅柏看見安嫻芮慢慢勾起嘴角,露出一抹饒富意味的微笑。

「你是同性戀?」

「是……」

「真巧。」

「?」

「我也是。」

「……………………」

等等……什麼?!

張毅柏彷彿目睹隕石墜落,震驚啞然。

 

 

 

 

 

點閱: 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