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途末路》(1)

這是BL( Boy’s Love )小說,主角為受。
※主角暗戀攻,容易對攻害羞。
※小說分為兩個部分,前期是校園生活,後期是活屍末日。


張毅柏國中一年級的生日禮物,是父親張敘仁終於願意帶他出席上流圈子的交際場合。

張毅柏雖然為此感到高興,彷彿自己終於被父親承認了某種能力,但是到了社交晚宴舉行的場地,他一直惶然不安,猶如一道影子緊緊依附在張敘仁身邊。

張敘仁垂眸睨向不斷亦步亦趨緊跟在他左側的張毅柏,抿著嘴巴皺眉道:「毅柏,別跟得那麼緊。」

張毅柏瑟縮一下,「是的,爸爸。」趕緊拉開一步距離。

「你都國一了,膽子還這麼小。我帶你出席這些活動,可不是為了讓其他家看我把兒子養成一條黏人的狗。」

張毅柏垂下頭,「對不起……」

張敘仁實在不喜歡張毅柏對人的唯唯諾諾,總是挺不直背脊腰桿的模樣,彷彿下人卑微屈膝,真是太難看了!張家不能有這樣的人,而他張敘仁也不能養出這樣的兒子,真是讓人看笑話!

張敘仁不知道第幾次心想自己把大兒子帶來真是錯誤的決定。

張敘仁讓張毅柏去吃buffet,張毅柏尚未走遠,一名身軀豐腴的中年女子就走過來向張敘仁打招呼,並且笑說:「那就是您大兒子嗎?雖然看起來是蠻單薄的,但是看起來不像您說的那麼虛啊,皮膚也真好,白幼幼的。我女兒最近開始冒青春痘,看到您大兒子不知道要有多羨慕。」

說話的人是家做石油產業的石姓貴婦,與張敘仁還算熟識。尤其這段時間張敘仁正在為自家金融產業「富樹」拚上市,而石家富得流油,自然是張敘仁積極爭取的投資對象,於是兩家有了更深厚的來往。

張敘仁莞爾道:「您說笑了,我兒子怎麼能跟您女兒比呢,您女兒從小就長得漂亮,青春期冒顆痘痘也瑕不掩瑜。我還寧願我兒子長黑一點,白成這樣,沒半點男子氣概。」張敘仁微微看向已經走到buffet的張毅柏,由於從小體弱多病,身材個子都比同齡人小一號。

「那麼他現在身體好一點了嗎?」

張敘仁略誇張地嘆口氣:「老樣子,上個月才動了一個手術,幸好恢復情況不錯,現在看起來也健健康康的。」

石姓貴婦打量張毅柏薄薄的背影,眼珠子咕溜地轉一圈,「你說你給他找了很多體育教練?只有訓練不行啊,身體還是需要從底子養起。我這邊有可以改體質的配方,你看看要不要讓他試試?」

張敘仁配合地裝出有興趣的神情,「喔?是什麼?」

兩人開始談論起貴婦所說的來自M國的神秘配方,接著又掛起微笑的臉皮客套來客套去。

張毅柏雖然聽不見張敘仁和石姓貴婦的談話,但他猜到石姓貴婦肯定又在跟張敘仁推銷宣稱具有神奇療效的藥物。

張敘仁壓根不會讓張毅柏吃來路不明的藥物,也從未聽從石姓貴婦的推薦而購買,或進貨並上架至他們張家的電商平台「拜爾」販售,但是張毅柏一向是張敘仁與別人交談時良好的引頭話題,恰好能以此攏絡關係。張毅柏知道這點,所以即使他時常因為受挖苦貶低而難過,也不曾表達過,而他也知道假使自己表達了,也只會換來父親覺得他軟弱的指正。

「欸!張毅柏!」

聽到有人用不客氣的語氣喊他,張毅柏轉頭,看見長長的自助餐桌最接近庭園的那側站著一群人,一個穿著墨綠色西裝的男生朝他舉手。

張毅柏一看到那個人,馬上後悔自己給了反應。但是如今裝沒聽見也來不及了,他只好邁著有點僵硬的步伐走過去,離對方還有兩三步時就被對方勾著脖子一把拉過去,然後緊緊勒著。

「你幹嘛傻傻站在那裡,不會早點過來找我們嗎,看起來超可憐。反正你爸也要你跟我們多玩在一起嘛,別自己擅自脫隊好嗎?」杜軍賢埋怨的話裡滿是惡意的嘲弄,他鬆手推張毅柏一把,力道毫不收斂,弱不禁風的張毅柏差點被推倒。

其他人看張毅柏光是被推一下就要站不住的模樣,紛紛發出低微的笑聲。

張毅柏微微抿嘴,目光往下,沒有說話,乖順又沉默。

大家都習慣張毅柏猶如一抹沉默的陰影,一群人索性把他晾在一旁,再次湊在一起嘻嘻哈哈,然後逐漸轉移陣地到花園去。

張毅柏雖然想走,可是雖然作為影子,卻還是三不五時被人盯著,只能依附群體一起行動。

「軍賢,你姊姊呢?今天怎麼沒看到他?」其中一個男生問道。

「他今天有鋼琴發表會。」

那個男生噢了一聲,原本期盼的神色像花朵一樣枯萎。杜軍賢見狀翹了翹嘴角,故意道:「不過他晚一點會趕來,畢竟今天是我們家主持的慈善晚會啊,而且,張毅柏也在這呢。」

此話一出,原本像透明人一樣墜在隊伍最後端的張毅柏頓時成了眾人轉頭而望的目光焦點。

張毅柏並不知道杜軍賢說了什麼,雖然一頭霧水,但是很快從一些男生嫉妒的敵視或羨慕的眼神猜出杜軍賢或許是說到了杜靜瑄。

杜淨澄就兩個孩子,長女杜靜瑄和張毅柏同歲,杜軍賢則是小一歲。自從杜淨澄成為張家金融業的投資者之一以後,關於張毅柏和杜靜瑄即將訂婚的消息便在整個圈子裡不脛而走,這也為張毅柏帶來許多麻煩和苦頭。

杜靜瑄美麗端莊,是他們這個年齡層許多男生暗戀的對象,可是如今卻被一個病秧子捷足先登,不知道燒了幾輩子的福氣。

這也導致兩個月前才開始出入各個社交場合的張毅柏,一登場就頓時成為許多男生的眼中釘。

那個像花一樣枯萎的男生勉強笑道:「欸,所以那個消息是真的嗎?你姊真的會跟張毅柏——」

杜軍賢聳聳肩,「這個嘛,婚事主要都是看父母的意思啊,所以我也說不準,不過機率很高就是了,而且我姊也說過張毅柏不錯。」

男生不自覺攥緊拳頭,笑臉有點扭曲,「這樣啊。不過我們男生不太懂女生怎麼想的,張毅柏哪裡好呢?」轉頭看向站在右邊的女生。

女生露出有點慌張的笑容,深知自己絕對不能說錯話,「我、我也不知道呢,張毅柏看起來還好吧?沒什麼特別的地方……」

「所以你是指我姊的眼光不好嗎?」

「不是啊!只、只是——」女生支支吾吾,侷促得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那你們女生覺得怎樣的男生比較好?」

女生們我看你你看我,雖然有的人心中有答案,卻無論誰都一臉遲疑不敢先說話。唯獨年紀最小的李家幼女沒讀懂氣氛,傻裡傻氣地馬上說出浮現在自己腦海的那個人。「杜軍馳很帥!是你們男生也會覺得的那種帥呀!為什麼今天沒看到他?我以為會看到……」

此話一出,所有人臉色一變,幾乎是第一時間察覺到杜軍賢笑容的凝滯。

李家哥哥趕緊摀住自己妹妹的嘴巴,把他拉到一旁,並乾笑著為他緩頰:「抱歉抱歉!我妹第一次出席這種場合,他不懂事!」

杜軍賢面無表情地凝視小女生,目光裡的陰幽似乎隱含著盛怒。李家女孩才就讀小一,卻也感覺到不對勁,緊緊抓著哥哥的手並瑟縮到哥哥身後。

現場寂靜數秒,所有人還在想該怎麼收拾,杜軍賢便伸手強勢把小女生拉出來。

「杜軍賢!」李家哥哥急了,想把妹妹拉回來,同時小女生被杜軍賢箍住手臂似乎很疼的樣子,皺著眉,驚恐的雙眼泫然欲泣。

「你說他不懂事,我就幫你教一下他啊,免得他下次又頂撞什麼人。這次還好是我,如果是我爸媽就沒那麼好說話囉。」

李家哥哥警戒地瞪著杜軍賢。

杜軍賢盯著小女生,緩緩說道:「小妹妹,你聽好了,以後絕對不要提起那個人。啊,包括他的爸爸媽媽妹妹都不行。因為他爸爸是私生子,然後他是私生子的兒子,都見不得人啊。而且他們很快就不會是杜家人了,以後只會是落水狗、喪家犬,最後橫死街頭。」杜軍賢慢慢露出殘酷的微笑,令直面他的小女生畏懼地瑟縮。

杜軍賢鬆開手,李家哥哥馬上摟著人快步離開。

「好了,我們走吧。上個星期花園後面的湖才重新修整,很漂亮。」杜軍賢彷彿沒發生什麼事似地對眾人說,然後領著眾人往人工湖的方向走去。雖然有人不喜杜軍賢的作風,但杜軍賢的母親杜淨澄是今晚慈善宴會的東道主,礙於禮貌,大家基本上都不會拂杜軍賢的面子。

氣氛很快又熱絡起來,大夥兒在花園裡流連忘返,並且走上杜軍賢所說的人工湖小橋,在橋上望著湖泊美景。

不過,十二月的天氣極冷,尤其是夜晚,寒風呼呼地吹,張毅柏站在橋上,感覺每一道風都像一把把刀那般刺進並深入他的骨髓,令他覺得很難受。偏偏杜軍賢興致高昂,在廣場噴水池旁逗留一陣子之後,竟然又提議去打夜間高爾夫球。

雖然距離晚宴結束只剩一個小時,但杜軍賢還是煞有其事地帶大家去換高爾夫球衣。

杜氏莊園的私人高爾夫球場位在室內,白色的建築外形猶如一顆迷你巨蛋,正門是明亮寬敞的接待中心,裡頭高爾夫球配備應有盡有。杜軍賢給每個人分配一位傭人,並讓傭人們帶大家去更衣做準備。

一陣迅速的分配,張毅柏卻孤零零地站在接待中心的櫃檯旁邊,過了十分鐘也沒等到人來接待他。

 

 

 

點閱: 1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