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砲灰修仙之道》(6)仙藥

這個天滄界實際上分成東西兩域,人類住在西邊的西滄,妖類則是待在東邊的東滄,東西滄之間有到深不見底的裂痕,稱為冥淵,也就是黃泉之地。基本上生靈無法在冥淵生存,因為冥淵有淵氣。淵氣會侵蝕肉體與靈神,即使是修為高的修士,在冥淵待久了,未必也能平安無事,無論人修或妖修。

不過天滄界除了人修和妖修之外,還有第三種修士稱為魔修。魔修雖然也是修仙途徑之一,可是修練方式異於人修和妖修,適度的淵氣甚至對他們的修練有助益,所以魔修門派常會赴冥淵取淵氣,或者在淵氣相對稀薄的地方直接成立宗門。

之後會來滅十一村的焰林便是魔修門派之一,據說主宗門便座落於冥淵附近。

說不定那批狼群是哪個魔門教派圈養的生物,所以身上帶著淵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被放了出來,波及元南平原。襄瓶不曉得平原附近有沒有魔教,但是認為應該沒有,因為如果有的話,元南平原怎麼可能一直這麼和平、這麼純樸。而且假若有修仙門派在附近,應該會衍生出一些仙城供修士交流買賣。

算了,先不想那些狼是從哪裡來的。如果真的被他猜中了,現在最要緊的是除掉襄岩腿上的淵氣,否則淵氣在的話,不僅傷口永遠不會好,嚴重的話可能讓傷口惡化,最糟的是導致性命危險……

襄瓶愁苦,坐在自家屋子後面的涼椅上,苦惱老半天後,依舊一籌莫展,他氣惱仰天大罵一聲靠!

這個的人不知道罵「靠」是什麼意思,聽到襄瓶這樣罵,絲毫不覺得這是髒話。以前在這裡第一次罵靠,還惹出小小的笑話,家人問他要靠什麼東西。

其實襄瓶沒有襄月想的那麼乖巧,煩躁生氣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罵髒話,只是襄月不知道那些是髒話而已……

襄瓶目光放遠,看見對面的山巒,突然想起村民們說的神仙山。

如果上面真的有修士的話,說不定能夠救襄岩。

襄瓶站直雙腿,雙眼筆直注視元南山。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襄瓶衝了。

襄瓶覺得自從來到這裡後,自己好像變得比較勤勞。如果是在原本的世界,自己大概只會想想就算了。

這次襄瓶溜得無聲無息,家人沒有發現他跑去元南山。襄瓶沿著平時村民們一日數步踏出來的山徑小跑步上山,跑到中途覺得累了,速度慢了下來,改成用走的。

根據那名曾經見過「神仙」的村人所言,遇見神仙的地點並不會離山腳太遠。不過考慮到修仙之人能遁能飛的本領,襄瓶覺得自己千萬不要那麼樂觀,或許要到山頂才可能見到人。

不……說不定連人都見不到。且不說對方還在不在這座山上,假使在,以他的凡人之軀也未必能見到……

無論對方修為是高是低,反正都比他強,他只是一介草民。

襄瓶越爬越高,體力也消耗越來越多。本來覺得現在的肉體頭好壯壯,現在一爬山才知道還是不行呀。

爬過半山腰,襄瓶開始喘氣。平日天天看元南山,沒覺得這山有多高,如今依靠雙腿實地親自走過,襄瓶只想雙腿一軟,跪下來說:「對不起,山神大人,我錯了。」

襄瓶不知道自己爬得有多高,可是他漸漸感受到溫度的轉變,似乎隨著他越走越遠,氣溫越降越多。襄瓶沒有爬山的經驗,況且山腳下氣候溫暖,已經漸入熱暑,所以他沒料到山頂和山腳會有溫差,身上只穿著單薄衣物。

要不下山吧,走這麼久連個人影都沒看到,而且修仙之人不是自己想見就能見……

正當襄瓶興起放棄的念頭,轉頭之時,左邊密林裡出現一個模糊的人影。原本認為自己眼花了,但下一秒一名全身素白、仙骨翩翩的男子顯現眼前,襄瓶頓住雙腿,直瞪著對方看,瞠目結舌。

詭異的是,襄瓶盯著對方的臉孔,竟看不清對方長什麼模樣。像是看清了,但又什麼都看不清。只知道那是人臉的輪廓,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但要他實際說出對方長相,卻沒有辦法。

對方結著道髻,披著一頭整淨的烏黑長髮,和平時農村裡隨手將整頭髮絲紮成頂髻的粗漢子不同。

襄瓶震驚心想:不會吧,真的讓我見到了?

「仙、仙人--?」襄瓶差點說出修士或道人,但感覺一般人不會這樣稱呼,所以緊急改口隨村人們叫道。

盯著仙人不起波瀾的冷冰冰面孔,襄瓶猶豫自己該不會也要像一般人一樣惶恐地五體投地,這時修士開口:「迷路了麼?再往山上不妥。」嗓音清寡好聽,倒是沒像表面看來的冰冷。

襄瓶先跪了再說,反正他的確有求於人。

「求仙人幫助我爹爹……我是十一村的襄家人,數旬前,狼群侵襲十一村,我爹被咬傷的左腿至今依舊無法痊癒,似有古怪之處,方斗膽上山尋求仙人幫助……」襄瓶說完後,小心翼翼地打量修士的表情。只見修士依然面無表情,不過,他啟口詢問了襄岩的傷勢,襄瓶不敢怠慢地趕緊如實稟報。過後,修士給予襄瓶一個小小的白玉瓷瓶,並且告訴襄瓶使用方法。

襄瓶雙手攥緊瓶子,發自內心給修士磕了幾個頭,感謝修士的幫助,接著便急急忙忙地下山了。跑到半山腰的時候,激動的心情沉澱下來,襄瓶才意識到自己是個白癡。

那個人可是修仙之人啊!他竟然就只求了一個解藥,放過求得仙緣的大好機會!先不論對方會不會收他並且立刻將他帶往仙途,但至少問一下嘛!說不定就真的被他問到了!

襄瓶滿肚子懊惱,只想抱頭滾下山。但如今懊悔也沒用了,還是趕緊把藥拿回家比較實際,再說能遇上修士求到藥就已經很好了。

剛剛他看不清修士的臉孔,興許因為他是普通人,也興許是修士施了隱匿術之類的法術。

襄瓶嘆息,拿著藥回到家。這次對於藥的來源,襄瓶沒有說謊,照實說了。長輩聽到他竟然一個人跑去元南山上,雖然欣慰於他的孝順,但也訓了他幾句,畢竟獨自上山實在太危險,尤其現在還不曉得有沒有脫離群體的獨狼躲在山上。

「好在真讓你找到那位仙人。」

「是呀,娘,我好辛苦。」

襄月被襄瓶邀功的模樣逗笑,揉揉襄瓶的頭頂,「謝謝你了。」

當日,襄月依照襄瓶傳述的指示將瓶內粉末倒上襄岩的傷口。襄瓶好奇地旁觀,不過沒看見什麼神奇的事情發生。可能因為他是普通人,如果是修士來看,可能會看到不同的情況吧。

幾天之後,那位修士果然沒有騙他,襄岩的傷口慢慢癒合了,但是他求得仙藥的事情卻也傳了開來,不僅村內擁有同樣傷勢的人家爭先恐後上了山求藥,就連其他村子的人也聞風而來,一時之間十一村變得有些熱鬧。

襄瓶求來的那瓶藥還剩下一些,已經被好心的家人分享出去。襄瓶偷偷去觀望山腳,發現真有不少人上山,忍不住頭疼。

感覺他像是害了那位修士,不然他去之前,修士在山上應該很清淨。現在一堆人上山,不知道會不會打擾到修士修練?

襄瓶當然也想要其他人得到治療,可是那位修士並沒有義務幫忙。當時如果他被拒絕,也只能摸摸鼻子走人。

不過,爭相上山求藥的盛況沒有維持太久,自第一個上山的人垂頭喪氣地無功而返後,其他人也陸續失望地離開了。

沒有人像襄瓶那般遇上仙人。有人連山頂都去過了,可是依然毫無仙人蹤影。

有人認為襄家人說謊,可是得益於襄家人分享仙藥的幾戶人家跳出來反駁這樣的傳聞。

困擾他們這麼久的傷勢,所有大夫都一籌莫展的傷勢,都靠仙藥治好了。這不是仙人所賜,那會是什麼!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