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砲灰修仙之道》(5)治療

2018/10/27 微修改

接連遭拒之後,襄月心力交瘁,怕襄瓶跟著他累壞,於是只好先行折返,將襄瓶送回去。

「娘……我不累,我可以陪你……」襄瓶緊緊抓著襄月長滿厚繭的手掌,亦步亦趨。他能感覺到襄月擔心襄岩的傷勢拖久會更嚴重,心急如焚。一連吃了數次的閉門羹之後,精神壓力似乎達到緊繃。

襄月對襄瓶露出欣慰的笑容,「娘一個人去找大夫就行,你就在家裡陪陪你爹吧,還有襄永。」

襄瓶一直以來懂事乖巧,雖然有時候會發懶、需要催促才會主動做事,但不像村內其他年齡相近的孩子那般可能做出鬧事撒野的舉動,也會主動照顧弟弟,所以襄月對襄瓶很放心。

襄月和襄瓶回到家,襄田和襄梅聽見沒找著大夫的消息,憂愁更甚。襄月把襄瓶送回家後,原本打算旋即再出發,但襄田和襄梅感念於媳婦兒這陣子四處奔波的辛勞,將執意的襄月勸下來,讓襄月明日一早再去。

襄瓶覺得自己從原本世界到這個世界都已經活過三十年了,現在遇上這事卻束手無策,他內心充滿無力感。

他坐在廳堂牆邊低頭敲著襄永平時玩疊疊樂的灰石子,思考有什麼辦法是他能行的。

襄永慢慢踩著小小的腳走向襄瓶,然後撲往襄瓶懷裡。襄瓶如常把襄永抱在懷裡,一大一小窩在一起各玩各的石子。

襄瓶想到自己和易重蓮約三、四天後見,如今差不多到約定的時間了。他抬頭往大門看出去,天色近黃昏,但太陽短時間還不會完全沉落。心想著趁著晚飯前去也好,雖然知道易重蓮家沒事,但至少去關心一下。

襄瓶想把襄永留在屋內,但是他人剛站起來,襄永便不依不饒地抓住他的衣服,咿咿啊啊地伸手要他抱。似乎知道他要出去,以為他是要出去玩,表示自己也想去。

被襄永這麼一鬧,襄瓶想偷偷溜出去的計畫泡湯。屋子就這麼點大,長輩們肯定都聽到了。襄瓶無可奈何,想趁著長輩們還沒出來的時候趕緊跑。他一把抱起襄永,但身子轉到一半,便看見正在準備晚膳的襄梅從灶房通廳堂的門口探頭而來。

「你們要去哪兒?」

以前襄瓶和襄永無論去哪都不需要報備,但村子經過狼群肆虐後,襄家長輩們害怕孩子出事,開始會過問襄瓶的去向,至於襄永則是從那天起就沒再踏出家門半步。

「我去看看李梅……」

襄梅看了一眼襄瓶懷裡的襄永,覺得襄永近幾日都被關在屋內,可能悶壞了。李梅家其實不遠,於是襄梅點點頭,讓襄瓶早點帶襄永回來,別在外耽擱太久,注意安全。

襄瓶得到外出許可後立即出門,走到半途,懷裡的襄永不安分,襄瓶只好把襄永放下來,牽著襄永減慢速度行走。

因為走不快,襄瓶這次多花了一些時間才抵達南邊村口。

自從狼群進犯那天,十一村便將人力優先放在北邊村口,導致南邊的看守比先前弱上許多。

襄瓶看村口周圍只有一人,他先躲在距離村口最近的一棟屋子後方,接著當對方信步繞到旁邊檢查安全時,他抱著襄永衝了出去。

襄瓶馬不停蹄地來到易重蓮家,易重蓮對於襄瓶的造訪在意料之內,很開心地迎接了襄瓶和襄永。易重蓮滿心期待襄瓶再次到訪,甚至先備料做了甜糕,當襄瓶一坐上椅子,就有實軟的朱槿甜糕可以吃。

知道這甜糕是用籬笆那兒栽植的朱槿所製,襄瓶想到妙光道長曾施過法,有點怕自己把這甜糕吃下去會不會發生什麼事,但在易重蓮雙目水盈且充滿期盼的注視之下,襄瓶還是吃了。

很好吃,果然不愧是擄獲男主角胃口的招牌甜點……

襄瓶對易重蓮說了狼群的事情,消息封閉的易重蓮聽到襄瓶的描述,從起初驚訝到後來悲憫。

襄瓶和襄家長輩們一樣操心於襄岩的傷勢,不知不覺對易重蓮傾訴了他家的困境。

易重蓮邊聽邊琢磨,細聲詢問:「我這裡有些藥草磨成的藥膏,你要不要拿回去敷敷看……?」

襄瓶一愣。易重蓮以為自己說錯了,說得像是要將襄岩拿來試藥,趕忙澄清。

「我、我不是要拿你父親試藥的意思。這藥膏是我父親受傷會敷的藥膏,藥效不錯,所以才想著或許能幫上你父親。」

襄瓶想起來了。因為易重蓮遭人排斥,所以易南山打獵受傷無法去村子求助,只能用自己製作的藥膏為易南山療傷。易重蓮的母親易蓮清懂醫術,留了許多醫書,易重蓮在易南山的指導之下懂算識字,並且靠自己的天賦習讀了母親的醫書,雖然比不上真正的大夫,但治些跌打損傷不成問題。

易家庭院有一塊草圃,別人不知那其實全是藥草。

襄瓶想了一下,接受了易重蓮的提議。

自己的提議被接受了,易重蓮很開心,針對襄瓶所描述的襄岩傷勢取了一些備用藥膏,並且就地取材新製能夠立刻做出來的藥。襄瓶感恩地道了謝,連忙拿著藥回襄家。

他這樣做或許魯莽,畢竟要是弄錯傷藥,導致傷口更嚴重怎麼辦?但目前他們沒有其他方子,襄岩這陣子每日就寢夜深時傷口總是發疼,如果可以減緩襄岩的疼痛,他覺得不妨一試。

襄瓶怕自己如果如實託出這是從易重蓮那兒拿來的藥膏,長輩們會認為這並非真正大夫所開的方子而不願使用,襄瓶只好扯謊說他從隔壁村弄來別人多出來的藥膏,對方和襄岩的傷勢雷同,所以可能可以用。

長輩們沒有懷疑襄瓶的說詞,當下便為襄岩敷上了。當晚,襄岩的傷竟沒疼過。過了幾日後,襄岩背上的傷與其他部位的挫傷也慢慢癒合了,甚至長出新皮結了疤。長輩們很欣喜,藥膏敷得更勤勞,還誇獎襄瓶伶俐。

襄瓶看藥膏見效,並且比預期還要好,大大鬆一口氣,決定下次拜訪易重蓮一定要好好感謝一番,至少還恩贈些禮。

可是,雖然易重蓮的藥膏對襄岩的傷有效,卻不是針對每一個傷口。

襄岩左小腿的傷敷上藥膏之後,雖然不再大疼,但是遲遲沒有治癒的跡象,仍然會化膿流血。

襄月總算請到一位大夫來為襄岩診治,可是大夫說襄岩左小腿上的傷他束手無策。他說自己已經見過不少相同傷勢的病患——這些人的傷口全是狼群侵襲時所留下——他曾和其他大夫討論,試過無數方法,卻一點效用也沒有。

襄瓶也聽見同村幾個和襄岩有著同樣傷勢的人,傷口久久無法痊癒。

襄月等人非常難過,但不想放棄希望。找上一位又一位大夫,探診過後每每換來大夫的嘆息與搖頭,他們也不放棄。

襄瓶對此有不一樣的想法。

因為曾經看過小說,他雖然不是修仙之人,但比這裡的一般人多了一些透過小說看來的見識。

他懷疑當天進犯村子的狼群並非普通狼群,而是擁有淵氣的生物。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