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砲灰修仙之道》(4)侵襲

感覺懷裡的襄永靜了下來,襄瓶低頭看一眼,襄永歪著小腦袋睡著了。

襄永有午睡的習慣,每天時間一到就會準時入睡,襄瓶通常以此來界定未時和申時的到來--以現代來說就是下午三、四點。

襄瓶給襄永弄了一個好睡的姿勢,然後繼續和易重蓮聊天--襄永只要一睡,天雷也打不醒他。

過了半個時辰後,早晨便出門打獵的易重蓮父親易南山揹著竹籃回來了--雖然瘸了右腿,但出外捕些小動物不成問題。易重蓮雖曾表示自己能代替父親出門打獵,但易南山寶貝自己唯一的女兒,不願讓易重蓮進入樹林。

易南山在屋外便喊了易重蓮的小名「蓮兒」,一來到門外發現屋內竟然除了易重蓮之外還有另一個人,他怔了一下。

易重蓮趕緊上前為易南山卸下裝了獵物的竹籃,並且拉著易南山進屋,為易南山介紹襄瓶。直到襄瓶禮貌乖巧地對易南山問好,易南山緩過神,露出微笑歡迎襄瓶。

易南山很欣慰,如果自家女兒能交到一個年紀相近的朋友就太好了。

易重蓮跟著易南山一起殷勤招待襄瓶,將家裡僅有的好料都給端出來了,襄瓶覺得不好意思,自己來一趟就讓他們把留給自己吃的珍貴食物拿出來,但一時盛情難卻,襄瓶還是吃了幾口。隨著天色漸暗,易南山和易重蓮甚至邀請襄瓶留下來吃晚飯,襄瓶以自己必須回家吃飯婉拒,但不想讓易重蓮失望,和易重蓮承諾自己還會再來看他,易重蓮自然開心地應下了。

經過樹林之時,襄瓶朝樹林多看了一眼。

李梅先前說易重蓮闖事了,該不會就是易重蓮闖入樹林遇上妖物追殺,被乾元觀妙光道長搭救的時候吧?

襄瓶回過頭,想再看易重蓮家門的那牆朱槿籬,卻看見易重蓮還在目送他,當他一回頭就開心地對他揮手,他只好匆忙看一眼後就撤回目光,胡亂揮了手回應。

是了,圍籬上的朱槿就是妙光道長因為發現易重蓮有吸引魑魅魍魎的體質而設下的結界,以防魑魅魍魎侵犯易家。

那麼算一算時間,距離易南山去世、易重蓮離開已經不遠了……

回想易南山親切溫和的老邁臉孔,居然就要死了嗎?襄瓶忍不住嘆口氣。但這事不是他能幫上忙的,所以除了嘆息,也不能怎樣。

襄瓶抱著已經清醒的襄永踏入村內,才剛踏進去,就嗅到一股鐵鏽味。襄瓶停住,皺起眉頭,內心有股不安。不禁將襄永抱緊,繼續踏出步伐,卻看見村內四處凌亂,有的屋子倒榻、有的缺了一角。雖然大多屋子完好,但周圍傾散在地的物體卻顯示著不平靜,襄瓶甚至驚見疑似是血液的大片紅褐色痕跡。襄瓶倒抽一口氣,趕緊以手遮住襄永的眼睛,接著快步往自家方向移動。

他漸漸見到村人,有些人躺在地上受了重傷,被家人圍繞著。

襄瓶瞥見有人傷口深及身體內部,露出白森森的骨頭,看得他頭皮發毛。

現場充斥慘嚎聲與哭泣聲,聲聲都催促著襄瓶的腳步。襄瓶早已從快步變為小跑步,祈禱家裡千萬不要有事。雖然襄家人不是他真正的親人,卻是他在這個世界真正的依靠與手足。

平時覺得甚短的一段路襄瓶跑得漫長,好不容易看見自家屋子,但是位於屋後的穀倉竟破了一個大洞,牆垣傾頹,襄瓶心臟也像是被開了一個洞,感到心涼。

「爹--娘--!」襄瓶邊喊邊跑,人尚未跑進屋內,就在門口外被聽見他呼喊而衝出來的襄月一把抱住。襄月臉上有著乾涸的淚痕,以及黑黑的汙痕,模樣和襄瓶剛才見過的村民們一樣狼狽,像經歷過戰場。

襄月蹲下來,摸著襄瓶和襄永的臉蛋,不斷說著:「平安就好、平安就好……」方才找遍村子都沒找到襄瓶和襄永,襄月幾乎要放棄希望。

「娘……發生什麼事了?」

襄月牽起襄瓶,將襄永抱在懷裡回到屋內。家裡的兩位老人家看見親愛的寶貝孫女和孫子都沒事,也忍不住紅了眼眶,疼惜地摸摸他們的頭。祖母接過襄永,輕輕地哄著他。

襄瓶在廳堂沒看見父親,非常緊張:「爹呢?」

「你爹他受了點傷,但是人沒事……」襄月愁容,牽著襄瓶到左偏房。

襄瓶看見父親襄岩躺在偏房炕床最裡側,張著眼睛似乎意識清楚,但是左小腿受了傷,用家裡平時省著用的棉布包紮。

「瓶兒。」襄岩轉頭過來,開口喊道。

襄瓶喊了一聲爹,蹭開鞋子就上了炕床撲了過去,但小心避開襄岩的腿。

襄岩摟著襄瓶拍拍襄瓶的背,對襄瓶露出微笑。

襄瓶鼻酸,知道襄岩是不想讓他擔心所以才忍著痛給他笑容。

襄瓶後來聽襄月說,突然有狼群從北方入侵村內,村民們被突襲得措手不及,紛紛拿起手邊的農作工具抵禦狼群。直到某些狼隻被村民們合力圍殺,狼群才退出村子,往西邊而去。

他們十一村比較幸運,因為狼群是從北邊下來,途經比十一村更北邊的十二至十五村,已經被削弱一些力氣,在村民們群起抵抗之下,雖然不乏有人重傷,但是沒有人死亡。聽說首當其衝的十五村狀況非常慘烈,死了不少人。

至於農收的部分,因為大部分的稻米都已收成,所以恰好避開狼群踐踏會造成的農收損失。

襄瓶完全不記得《九重蓮火》有提到這件事。不過,撇除他金魚腦遺忘的可能性,書中沒提到是理所當然,畢竟襄瓶並非主角。

他想,村內遭狼群侵犯時,他和襄永待在易重蓮家平安無事,說不定是受惠於妙光道長佈下的結界--雖然他不確定那個結界對於一般動物是否有阻隔作用。

襄岩除了腳上的傷,其實背部也被狼爪襲擊過而留下撕裂傷,但是比腳傷輕一些。

由於村內沒有大夫,襄月帶著襄瓶去隔壁九村尋求大夫幫忙。但是除了他們,同村與其他村的人也不約而同上門求醫,再加上整個平原南部一帶,駐村的大夫本來就少,現在連平時不上門的人也全擠過來了,大夫們忙得分身乏術,心有餘而力不足。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