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砲灰修仙之道》(3)終於見到

2018/10/20 微幅修改

幾日之後,襄瓶從農地回來沒看見理當待在屋內的襄永,他繞著屋子四處找了找,卻也沒找到那個小不點。

襄永會四處趴趴走,但沒體力走太遠,先前靠著自己兩腿的力量,最遠只到襄家農田附近的大樹下。襄瓶依著經驗來到大樹,還是沒看見襄永,他困惑,扶著樹幹,朝正在農田忙活的襄月大喊:「娘,你有看見永兒嗎--?」

「永兒?他不是在屋內?」

「我剛回去沒看見他。」

「大概又去哪兒撒野了吧?」

瞧襄月沒半點緊張,襄瓶頭疼,只好挨家挨戶沿路詢問,好在不少人都看見襄永,並且為襄瓶指路,都是明確的單一方向。

襄瓶越尋越遠,不知不覺,他來到十一村與十村銜接的村口,再過去就是那片禁忌的樹林與易重蓮的居所。襄瓶左顧右盼,沒瞧見任何人,機不可失,馬上衝了出去。

這是襄瓶第一次突破防線,並且如此接近樹林。不過襄瓶不敢貿然進入樹林,他沿著樹林邊緣尋找襄永的足跡,望著深不見底的樹林深處,非常擔心襄永會不會進了樹林。

猶豫自己該不該進入樹林找人,突然,遠遠的聽見一名少女琅琅的笑聲,悅耳動聽。襄瓶忍不住走過去一探究竟,駐足在樹叢之後望過去,看見一名眉目明亮、彎著一對澄澈杏眼的美麗少女。少女梳著春麗頭,以豔紅綁帶固之。不過襄瓶才看一眼,便被少女抱在懷裡逗弄的小孩兒驚住。

那不就是讓他操破心四處奔走找尋的小屁孩嗎!

看襄永與那名少女相處得和樂融融,襄永還開著笑口露出小乳牙,心累身累的襄瓶只想趕快把那小子抓回來打屁股。

襄瓶注視少女身後的一棟木屋茅房,以及用木籬圍出來的庭院,籬門那一面的圍籬爬滿紅色朱槿花,在綠意盎然的單調視野裡猶如燃燒的焰火,相當熱鬧。襄瓶隱隱覺得這樣的環境有點眼熟,尤其是那面朱槿籬笆,村子裡沒有哪戶人家的院子有朱槿。並非曾經在哪裡看過,而是襄瓶對於這樣的環境描述有些熟悉。

襄瓶盯著少女的穿著打扮,尤其是髮型,再聯想到這裡就在樹林旁邊,他恍然大悟。

這位大概就是他想見的易重蓮了!

襄瓶有點激動。終於讓他見到了啊!

「你是誰?」

襄瓶一愣,看見易重蓮直直地目視著他。

他竟然不知不覺從樹叢後面走出來了!襄瓶尷尬。好在易重蓮臉上並非顯露排斥與戒備,而是純粹好奇地注視著他。

「你、你好!我是十一村的襄瓶……我在找我弟弟……」襄瓶看向被易重蓮抱在懷裡的襄永。

襄永看著襄瓶,隔空朝襄瓶抓出肉肉的左手,嘟嚷著口齒不清的:「姊、姊。」

易重蓮意會過來,「原來他是你弟弟呀!」

「是的……」襄瓶走過去,好久沒被人親近的易重蓮有點依依不捨地將襄永還給襄瓶,心情低落半晌,卻見抱回襄永的襄瓶沒有如那些避他如蛇蠍的村民們馬上離開,易重蓮有點意外。

「你……要進來喝杯茶嗎?」

一直盯著易重蓮的襄瓶回過神,懊惱自己居然就這樣一直盯著別人看。一開始是因為好奇易重蓮的長相所以才凝視,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看著看著就失神了。易重蓮身上好像有股神奇的力量吸引著他。莫非這就是主角體質……?

襄瓶沒有答覆,易重蓮以為襄瓶拒絕了,本來有點欣喜的心情又慢慢沉了下去。

「如果不打擾的話……」

「怎麼會呢!快請進!」怕襄瓶會反悔,開心的易重蓮馬上將襄瓶邀入家內。

趁著易重蓮準備茶水的時候,襄瓶坐在木椅上打量易重蓮所居住的房屋內部,並且腦內浮現千緒萬想。

如果跟易重蓮套近乎,應該對自己有利。因為易重蓮是主角,雖然厄運纏身,但總能逢凶化吉,且有主角光環與金手指。襄瓶覺得自己說不定可以沾點易重蓮身為主角的光,讓自己的命運不那麼悲慘,說不定還能避過書中的死劫。

他知道自己這樣想很卑劣,竟然想利用主角來讓自己好過一點。

不過既然現在讓他成功和易重蓮搭上線了,豈能放過這樣的機緣。

他做不到搶別人機緣--特別是主角機緣--這樣下三濫沒道德的事情,那麼沾點光……應該不要緊吧?

襄瓶有些心虛。

老實說,把易重蓮的機緣搶過來,他還未必有易重蓮的能耐和實力化解一次次危機呢。

在原本世界活過二十八年,他深知沒屁股就不要去坐那個位置的道理。

「不好意思,我家沒什麼好的用茶……」易重蓮歉然,端著茶壺和竹杯放到木桌上,襄瓶連忙表明沒關係。

在為襄瓶斟滿竹杯後,易重蓮坐到桌子另一邊,和襄瓶隔了一個桌腳,小心翼翼地問:「你知道我是誰嗎……?」易重蓮有點擔心襄瓶是不認識他所以才願意進來喝杯茶。

「知道。易重蓮,對吧?」襄瓶喝了一口茶。只以茶梗泡出來的茶味很淡,比他家的還要差。不過襄瓶不介意,陸續多喝了幾口。

「嗯!你可以叫我重蓮!」

「你叫我小萍吧,大家都這樣叫我。」襄瓶禮尚往來,「我可以叫你小蓮嗎?」

「小蓮?好呀!」易重蓮笑得如暖陽燦爛。這是他出生以來,第一次有和他年齡差不多的人叫他叫得這麼親近。

襄瓶覺得自己差點被易重蓮燦爛的笑容閃瞎了眼。真難想像一直以來被眾人排擠和汙言汙語對待的人,還能夠保有這麼純真燦爛的笑容。襄瓶忍不住佩服起易重蓮。

襄瓶和易重蓮逐漸聊了起來,日常瑣事也談。易重蓮對村內很好奇,於是襄瓶說了一些村內,以及一些村人口耳相傳關於村外遠些的事情,一再引發易重蓮的驚嘆和羨慕。

襄瓶能從易重蓮的反應感受到重蓮非常渴望與人相處,結交好友,似乎很寂寞的樣子。

這也是難免的。從出生開始就不被眾人接受,只能和父親住在樹林旁邊圍起來的這塊土地上,真正談上話的人恐怕不超過十根手指。

襄瓶越想越同情易重蓮,同時卻也更佩服易重蓮。

如果這情況發生在他身上,他還不瘋了?或搞起自閉來。

 

 

點閱: 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