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砲灰修仙之道》(2)倒楣蛋

2018/10/20 微修改

襄瓶覺得自己的雙手已經不是自己的了,力氣越榨越乾,雙手也酸到像是能整隻卸下來掉到地上,但他不敢停下速度。

這台風鼓機是多戶合買共用,對於他們來說,一戶農家出不了錢獨買一台。今天這個時段輪到襄家用,再下個時辰隔壁張家的人就會來搬走風鼓機。他不趁著這個時候把必需篩的稻子篩完,剩下的就得用肉眼徒手去分。他曾經做過幾次,那是除了肉體上的累之外,精神心靈也疲勞。

這時,一個白泡圓潤的小小人影搖搖晃晃地抓著一支木水瓶走了進來,來到襄瓶旁邊伸長手把水瓶遞出去,瓶口對準了襄瓶的嘴巴,操著細軟的嗓音:「姊,姊--喝--」說話方式還不怎麼俐落。

襄瓶轉頭過去,對著自己在這個世界的一歲弟弟襄永,原本因為使盡吃奶的力氣而顯露猙獰的臉孔緩和下來,拿過水瓶喝了幾口,然後讓弟弟坐到自己腳邊。但這個年紀的孩子好動,不出幾息的時間,襄瓶發現襄永蠢蠢欲動,屁股離地又要搖搖晃晃走出去,他趕緊用腳把襄永勾回來。

手邊用力,腳邊也用力,襄瓶超級累,尤其他的腿也沒長到哪裡去,幾乎是繃直了在使勁。

襄家一直是採取放養教育,任由孩子去爬去玩,在泥巴田裡打滾也沒關係,只要別把自己淹死。襄瓶每次看著襄永四處趴趴走,總是心驚膽戰。尤其前幾日才因為被石子絆倒磕傷了額頭,現在依舊能看到疤痕,但長輩也只在一開始擔心過,隔天過後便又隨便襄永去玩了。

聽說他這個肉身小時候也是如此被放養,難怪感覺身體頭好壯壯,一身健康的小麥色肌膚。他來到這裡之後,連個小感冒都沒生過。

忙了一早上一午後,襄瓶總算有時間喘息。直接通往戶外的廳堂地面攤曬著裝穀物稻米的麻布袋,他躺在上面,這邊捏捏那邊捏捏,減緩痠疼。

這裡農村的房屋沒什麼講究的格局,以襄家來說,也就廳堂,左右各一偏房,廳堂後面是灶房和穀倉。襄家一家六口,有炕床的左偏房留給年紀大的祖父祖母,他和父母、弟弟睡在右偏房打地鋪,直到冷到不能再冷的寒冬才會六人全部擠到炕床上,好一點用炭火,普通一點就用乾柴。至於平時水稻收割後不用的稻稈,都拿去起灶燒火煮飯。

襄瓶懶洋洋地躺沒多久,就被母親唸了幾句使喚出去,將借來的農具送回李家。

襄瓶遠遠的就看見李家與他年紀相仿的李梅和幾名同宗的李姓孩子聚在李家門口說話。因為平時也會玩在一塊兒,所以襄瓶先把農具還完後,很熟稔地走過去問他們在聊什麼。

「十村的那個倒楣蛋又惹事了。」

「喔?又怎麼了?」襄瓶不意外。

李梅口中的十村倒楣蛋是他從穿越過來第一天就耳聞過的人物。倒楣蛋出生時母親難產而亡,父親幾日之後在森林裡被野獸咬傷右腿,至今依舊瘸著,緊接著元南平原遇上大乾旱,於是元南村民們認為是當時出生的女嬰為這片土地招來不祥,認為女嬰是妖女出世,嘴上倒是留了點口德,換了個「倒楣蛋」的稱呼叫他。

鄉村沒什麼大事可以聊,所以眾人說來談去,最愛嚼舌根的對象一直是那個倒楣蛋。

襄瓶知道那個倒楣蛋就是《九重蓮火》的女主角易重蓮。

一開始,他並不知道倒楣蛋就是易重蓮,因為他完全不記得易重蓮是出自於元南平原的十村。他是後來從眾伙的言論中經過不斷比對,才確認對方就是易重蓮。發現這個事實,他很震驚,沒想到女主角竟然和自己住得這麼近,算是半個同鄉和鄰居。

自此之後,他動過不少次偷偷去看易重蓮的念頭,可是這裡的生活沒有比原本的世界輕鬆,尤其他家又是做農的。再者,由於易重蓮不被眾人接受,於是和父親離群索居,住在緊鄰平原西南邊境的樹林旁。那個樹林有許多猛獸出沒,村民們會對樹林多留一些心眼,不讓孩子跑進樹林以免遭遇危險。每次他想悄悄靠近,都會被左鄰右舍的叔叔嬸嬸發現,然後趕他回村內。他也覺得自己像是做錯了事情而心虛,所以久而久之,他也逐漸地掩息了念頭。不過,這不代表他不好奇了。如果有機會,他還是想去看看。

拜託,女主角就住在隔壁吔,怎可能不想去看!這就像去外地旅遊,一定要去朝聖當地的名勝古蹟一樣。特別是《九重蓮火》在他原本的世界夯成那樣,如今主角生人就近在咫尺,他當然會想去看一眼。

雖然他日後如果沒有改變命運,依舊按照劇情進入和易重蓮同門的白衍宗,但他只會是一個外門弟子,和被白衍宗實力第一強大的真人收入門下的易重蓮輩份甚遠,平時無法輕易見到。

想到這裡,襄瓶再次為自己未來的渺茫感到鬱悶。

「為什麼愁眉苦臉的呀,小萍?」

襄瓶聞言立即回神,抬首看見一夥人都瞧著他好奇。

「沒事,只是想到前些天永兒額頭的傷。」襄瓶扯謊。

大家聽他這樣說,無不笑了出來。

「還以為是什麼天大的事呢,那樣的傷不必憂傷吧。」

「我哥前天左腿才被徐男的黑狗咬得流血化膿呢,現在還不是健步如飛。」

「呀,說起那條黑狗,真是兇得要命。」

「你沒看過梁家的才--」

眾人又聊了起來,襄瓶鬆一口氣。

襄瓶靜靜聽著眾人閒談,偶爾出聲應和,腦袋卻想著《九重蓮火》的劇情。

現在他眼前的這些人,之後都會被焰林殺死嗎……?

襄瓶每次意識到這點,內心都會不禁悲涼。雖然這些人和他沒血緣關係,但是待他都不錯。要他明知村子往後會被屠,卻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被殺死,良心真的過意不去。

他不知道焰林什麼時候會來屠村,只能靠村民們輾轉傳述的易重蓮狀況來大略拿捏一下目前還不危險。

他知道易重蓮目前還沒失去母親,所以還不會離開故鄉,而焰林是在易重蓮離開後才來屠村的。

唉!該怎麼做才能不被屠村呢!

這問題襄瓶早想破了腦袋也沒想出個辦法來,只能乾著急。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