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如遊戲》(8)事前準備

(2018/10/22微修改)

管茜華隔天一早就去三間租車行分別租了兩、三輛車,將豪華休旅車、越野吉普車、豪華露營車、大貨車等能在末日耐操好凍拚第一的市面上車款全部入手了,然後通通放進空間裡——管茜華並不打算歸還,也不害怕追討,因為變種潮在車子租約到期前就來了。
管茜華重新把倪尚媛的套房佈置一下——之前一股腦就把套房搬空了,現在妹妹和奶奶要來住,可不能再空蕩蕩的了——然後開著黑色轎車去機場接妹妹和奶奶了。倪尚媛並沒有汽車駕照,所以管茜華現在是無照駕駛。但管茜華以前就擁有汽車駕照,連職業汽車例如大貨車的駕照都有。
管茜華進去航廈,找到兩人之後,和倪尚妍一起扶劉美月出來。劉美月看到許久不見的乖孫,笑到滿臉皺褶擠在一起,也問了許多日常問題,像是吃飽了沒啊、工作怎麼樣啊,對於孫女的關心一籮筐倒出來。雖然管茜華並非倪尚媛本人,但從穿越過來以後就沒和親人住在一起,此時體會到暖暖的親情,於是對劉美月有問必答,並且溫和地笑著。
看見倪尚妍似乎對他這樣的舉動有些訝異,管茜華內心警覺,心想露餡了嗎?
倪尚妍看到管茜華開的是一輛頂級汽車品牌的轎車,繞著轎車哇哇叫。和管茜華一起把劉美月扶進後座之後,盯著管茜華說:「感覺你有點不一樣了喔?」
「哪裡不一樣?」管茜華面色不顯,其實心裡緊張。
「嗯——該怎麼說呢?感覺整個人變得比較柔和了,也比較會笑了!」倪尚妍拍拍管茜華的肩膀,以長輩鼓勵晚輩的口吻說道:「不錯不錯,繼續保持!」然後俏皮一笑,閃進車子裡。
管茜華鬆一口氣,慶幸倪尚妍沒有真的懷疑他的身分。
管茜華這才知道倪尚媛本尊是個性偏冷的人。不然自己也不是多熱情多親切,這樣居然還被倪尚妍說柔和,天知道倪尚媛以前有多冷。不過……真是意想不到啊。倪尚媛房間充滿可愛的東西,還以為倪尚媛本人也是個性可愛的人,原來是外冷內熱、高反差的類型。
管茜華帶兩人去吃了一頓好料,然後充當導遊帶兩人北首一日遊。管茜華觀察了一整天,覺得劉美月的健康狀況和同齡人比起來相對不差。雖然終究因為年紀大而不能太過勞累,但還是可以活動活動。平日有在做田種些東西,身體果然保持得不錯。
接下來的幾天,管茜華並沒有限制倪尚妍和劉美月的活動範圍,反而鼓勵他們在北首四處走走,像是去觀光勝地看看,享受所剩無幾的悠閒生活。
管茜華有時候將兩人載到定點就離開去做自己的事了,晚點接到倪尚妍的手機聯絡再去接人。而管茜華單獨行動時,大多在收集物資。
雖然想著變種潮前一、兩天和末日時再偷東西,但管茜華還是怕自己收集不夠,所以拿著上個月申辦並且在這個月拿齊的信用卡到處刷卡購物,刷爆一張又一張信用卡——同樣因為變種潮就要來了,管茜華不怕變成欠了一屁股債還不了的卡奴。
管茜華空間裡的東西越來越多,自己開闢出來的田園旁邊就放著先前扔進去的租車,也放了一堆尚未整理的雜物。
正當管茜華窩在空間套房裡刻劃自己要用的武器時,腦海久違地跳出指令,嚇了聚精會神的管茜華一大跳。
「殺一萬隻殭屍。」
「救一萬名人類。」
「刻劃一萬件物品。」
「在這個世界以人類身分活過一千天。」
「幫助書中人物十個忙以上。備註:需是書中有出現明確姓名的人物。」
指令一條條相繼跳出來,管茜華當場傻眼。
一萬隻殭屍!一萬個人類!一萬個物品!這不會太強人所難嗎!
管茜華稍微估算自己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刻劃出一萬個物品。一邊估算,一邊腦袋抽疼。還沒把一萬個東西做出來彷彿就已經耗盡精力,整個人瞬間老了一半。
救一萬個人……這是要我做耶穌佛祖嗎?
還有幫書中人物十個忙以上……這不會引起什麼蝴蝶效應嗎?
活一千天……那不就是我至少會在這裡待兩至三年時間?
管茜華以前得到金手指還覺得自己是被老天眷顧的,現在則是覺得老天根本是和他作對,不然怎麼開出這麼多違反他原本打算和意願的指令!
管茜華很久沒崩潰了,連剛穿越過來的時候都沒崩潰——雖然那時是因為直接進入絕望階段而跳過了崩潰——但現在就徹底崩潰了。
而且這些指令怎麼不早點出現,那我之前刻劃的東西都不算數啦!還有我活過的天數!而且我之前給戚煜德和談書群隱晦的建議,也算是幫了忙吧!這些也不算數!
管茜華崩潰完之後,開始埋頭做一堆書夾、髮夾等小型物品,想投機取巧,卻發現同種物品創造刻劃到數量十個以後就不再被計入。管茜華大嘆一聲,只得先把這件事放到一邊,繼續做自己的武器。
管茜華想做兩把不鏽鋼尖刺刀,一把給自己,一把給倪尚妍。不講求什麼設計什麼功能,反正自己也不是什麼衝鋒陷陣的戰士,能殺敵人就好了。
管茜華有點擔心倪尚妍能不能適應末日環境。倪尚妍活潑開朗、天真無邪,能在與奶奶、姊姊相依為命的貧苦情況之下保有這樣的特質,如果不是倪尚妍情商特別強大,就是疼妹妹的倪尚媛真的把倪尚妍保護得很好。
希望之後能過得順利。
管茜華心想,然後專心投入刻劃,最後成功得到兩把不鏽鋼尖刺刀和刀鞘。
管茜華將其中一把不鏽鋼尖刺刀交給倪尚妍,倪尚妍瞪大了眼。「這是什麼?」
「刀子。」
「我知道。我是問為什麼要給我這把刀?」
「以後可能會遇到危險,防身用。」
「防身?」倪尚妍怪道,捏起尖刺刀的柄尾,露出鬼臉,「防身……不是美工刀就夠了?這麼大一把刀……?」
管茜華做的尖刺刀總長約有五十公分,並不算是小刀類,平時隨身攜帶這把刀會很顯眼。
「反正你聽我的,刀子絕對不要離開,起碼從二十四號開始。」
管茜華說得很認真,倪尚妍只好回應知道了。
倪尚妍覺得管茜華有點神祕,這幾天不知道在忙什麼。雖然對他和奶奶很好,也不像以前那麼淡然嚴肅,但就是有點奇怪。
八月二十三日夜晚,管茜華穿著一身黑,戴著只露出眼睛的黑色頭罩去搶劫了。本來想拿反偷拍偵測器去監測現場是否有監視器,但後來覺得自己如果這樣做不僅多此一舉,現在的監視器多半安裝了保全公司的防盜系統,只要有動靜就會把保全引來,倒不如大大方方給他們拍。反正自己穿成這樣,再加上躲進空間裡,一、兩天的時間很難追蹤到。
管茜華先從鄰縣的東西開始偷起。先去了百貨商場,從裡面第一家店掃到最後一家店。化妝品、美妝用品等末日非必需品,管茜華本來不想收,但因為可以通通塞進木櫃同一個抽屜裡,不佔空間,管茜華就還是順手收了。
衛生棉等生理用品自然是能收多少就收多少,醫療用品、藥品等也是,這些管茜華都無法自己做出來。日常消耗品則是除了食物以外最不可錯過的東西,尤其是衛生紙,管茜華囤積了自己用一輩子也用不完的衛生紙,丟進空間裡就先隨便堆著,堆出一座衛生紙山。
至於玩具用品那些,管茜華猶豫了很久,感覺是比美妝品更無用的東西,後來還是因為空間足夠而收了。
就這樣,管茜華足足偷了兩天,偷遍北首周遭省城縣市,把各個商場店家搞得雞犬不寧、損失慘重。偷到管茜華覺得自己收物資收到失心瘋、泯滅良知。明明沒有血拚的喜好,這兩天偷東西卻偷到有種上癮的感覺。
管茜華沒察覺自己其實正在用這種方式來發洩自己的焦躁和不安。距離二十五日凌晨越近,他內心的躁動就越大,而且也終於感到恐懼了。
前幾天管茜華覺得自己還算冷靜,但是現在就不覺得了。認知到自己是真的活在這個世界裡,已經不是用上帝般的視角看一本小說,無法再把周遭人事物當成小說薄薄的平面紙。在分心去想完成指令之前,自己就很有可能在哪個當下遭遇危險而死亡。
有空間有天賦又怎樣,心態還是跟普通人一樣。面對未知的可怕未來,依舊會恐懼、擔憂。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