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如遊戲》(5)濃霧

戚煜德和那天載他離開的男生在一起,兩人提著東西從校門口走進去。管茜華緊急剎車,把車子停進停車格裡,匆匆跟了上去。只見兩人走進文學院大樓,過不久就和兩名女生一起出來。那兩個女生都很漂亮,尤其是身穿一身白的女生,美若天仙,連管茜華看了一眼都覺得實在太漂亮了。
管茜華坐在大樓前的長椅上假裝路人看手機,恰好四人走到管茜華附近停了下來,聊了幾句就分道揚鑣。管茜華看見戚煜德靦腆害羞地把手上的東西給那位漂亮女生,紙袋正是兩天前管茜華和戚煜德偶遇的甜點店名稱。看來戚煜德預訂的蛋糕就是給那位漂亮女生的。
管茜華猜戚煜德暗戀人家。戚煜德睜著水汪汪的大眼期盼地注視對方,那副模樣倒是挺可愛,管茜華忍不住偷笑。
接下來的幾日,管茜華都能看見戚煜德進出校園,都是來找那名漂亮女生。管茜華也知道了那位漂亮女生的名字是簡慕珊。
簡慕珊其實是北華大學的校花,所以鼎鼎有名,隨便打探一下就能知道。
管茜華很確定自己沒在書裡看過簡慕珊這個名字,所以說不定變種潮剛來就死亡了,或者也是個路人甲。可是當管茜華得知那天跟著簡慕珊一起出來的女生是簡慕珊的好友,而且名字是顧韻萱,管茜華就覺得簡慕珊應該是末日初期就死亡。因為顧韻萱正是小說女主角。如果兩人是好友,又活到最後的話,小說不可能沒提過簡慕珊的名字。
管茜華很震驚自己不僅在變種潮前見到戚煜德,還見到了書中女主角。看來自己不是隨便找個人就穿越了,否則怎麼能先見到這些人物?這讓管茜華重新沉思起自己穿越的用意。
自從大腦浮現「請在期限之前完成每項任務指令,即可返回原本世界」以後,管茜華就不曾再接收到新的訊息。可是老天爺給他大開金手指,管茜華狂喜之後又覺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所以其實也提心吊膽著。
不會是要我去幫助先遇到的這些人物吧?
管茜華曾有過這個想法,但又無法篤定所以沒有付諸行動,怕自己一個小舉動就引起可怕的蝴蝶效應。
管茜華開始當起小農夫,上網和請教農業專家,在空間裡翻了田播了種,並且開始動手打造農舍,打算收動物做小型畜牧業、開闢小型動物園。總之,管茜華決意幹起自給自足的生活。
空間的土壤、空氣和水不知道含了什麼成份,管茜華播的種總能很快生長出來,讓管茜華能夠迅速收割。成長速度之快,令管茜華覺得自己說不定不用去偷蔬果,吃空間裡長出來的就夠了。
然後管茜華也在偶然之下終於發現了自己可以吞食濃霧。一開始害怕自己又會像上次一樣頭痛欲裂,可是後來發現自己的確會因此身體疼痛,卻也發現濃霧居然有洗髓作用,能夠讓他脫胎換骨,搭配平時的鍛鍊重訓,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身體越來越健壯,也越來越輕快。所以管茜華每日不斷吞食差不多份量的濃霧,一邊吞食一邊把空間走遍了。發現空間是一座小島,四面八方被海洋圍繞。
白色濃霧只剩下方圓不到五百公尺,就在面向北方海洋的斷崖上。管茜華一邊注視二十四小時高掛太陽的晴朗天際,一邊把濃霧像棉花糖一樣捏成一片一片塞進嘴巴。突然濃霧整片動了一下,然後最靠近管茜華的部分忽然捲出了一團白色棉絮球體。
管茜華愕然,捏著濃霧的手停頓,然後看見那團棉絮球體正面顯現兩顆圓潤的大眼睛,像是卡通角色。它畏懼又討好地注視管茜華,然後飄到管茜華把濃霧撕成一片一片的手指前方,像隻貓咪一樣蹭了蹭管茜華的手指。
管茜華驚愕,想不到濃霧竟然有自己的意識,像是生物一樣。看著濃霧小心翼翼討好的模樣,管茜華忍不住覺得好笑。
「你是要我不要繼續吃你?」管茜華問。
那球濃霧黏著管茜華的手指,點了點頭,發出啾啾的聲音。
「可是吃你對我身體很補。」管茜華惡趣味地說。
濃霧抖了抖圓滾滾的身體,想不到這個人這麼殘忍,它都這樣現形了,還說它很補要吃它。濃霧黏著管茜華的手指,拉著手指往東邊。但力氣太小,只能拉動管茜華的手指。
管茜華感覺濃霧想告訴他什麼,於是依照濃霧拉往的方向走去,最後停在剛進空間就發現的瀑布湖泊前方。
濃霧飄到湖泊淺灘上,啾啾兩聲。
管茜華也早在一開始就喝過湖泊的水,但那時只是覺得湖泊的水甘甜,之後上山查探,發現源頭是從山洞裡的一處石壁孔裡流出來,無法更加探究。
套房的水接的就是湖泊的水,管茜華平日有喝,但沒感覺到特別之處,濃霧卻讓他來這裡喝水?
管茜華疑惑地蹲下去喝了一口水,可還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濃霧見狀卻一直啾啾啾。
「你不是讓我喝水?」
濃霧點頭。
「那是做什麼?」
濃霧越飄越遠,最後停留在湖泊中央上方,然後頓時沉了下去。
管茜華立刻站起來,吃驚地盯著湖中央,可是濃霧一直沒上來。管茜華等了半晌,脫了衣服,只穿著內衣褲下了水,往湖中央游去。
陽光投射進湖泊,在水裡產生鏡子碎片般的斑駁美感。底下深不見底,管茜華觀望著,暫時先不游下去。然後在湖中央找到濃霧的身影。在空氣時的濃霧是蓬鬆的棉絮感,進了水卻像是可口的白米糰子一樣,彷彿終於有了重量。
濃霧在水中還能發出聲音,啾啾啾地繞著管茜華打轉,然後就開始和管茜華大眼瞪小眼。
管茜華滿頭問號,到最後終於弄清楚濃霧的意思是要他在水裡泡著。發現自己可以在水裡呼吸,甚至也可以說話以後,管茜華就安心地泡在水裡,直到濃霧浮上去才跟著游上岸。
一天、兩天、許多天——管茜華每天去湖泊裡固定泡半個小時。頭幾天沒什麼感覺,但天數一久,管茜華驚覺自己的身體出現和吞食濃霧之後一樣的洗髓變化。這代表他可以不用再吃濃霧,也不怕濃霧吃完以後無法再進行身體洗髓。
濃霧為管茜華解決了這個困擾,管茜華很高興,自然也不再打濃霧的主意了,甚至把濃霧當成寵物養了起來。管茜華為濃霧取了「球球」這個名字,知道球球可以吃東西,自己吃東西的時候也會餵點給球球。球球對管茜華親近起來,三不五時都給管茜華撒嬌。
球球並非唯一的濃霧生物體。球球和管茜華相處一段時間之後,剩下的濃霧也逐漸變成一球一球的生物,也擁有自己的意識,會在小島上飄來飄去,像是一群無憂無慮的小朋友四處玩耍。看球球和管茜華親近,所以偶爾也會像管茜華討點東西吃。不過它們平時就跟植物一樣進行光合作用就好,吃東西只不過就像人類吃零嘴解饞而已。
管茜華餵了許多食物,發現它們最喜歡吃他做的椪糖,於是都把椪糖掰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和著糖碎屑一起灑給它們吃,它們總是吃得不亦樂乎,一開心還會像蒲公英般飛舞。
有這些可愛又活潑的生物陪伴,管茜華忽然覺得在空間裡一直生活下去似乎也不錯,悠閒自在又曠心怡神。
驀地,管茜華苦笑。心想人果然不能過度太安逸啊,否則差點要喪失鬥志和遺忘目標了。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