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如遊戲》(4)空間

出去。
管茜華念頭一起,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景象瞬間變化。
僅僅一眨眼的時間,管茜華就回到倪尚媛的套房裡了,人坐在床鋪上。
所以剛才那是什麼?隨身空間?
管茜華錯愕又訝異,覺得如果自己沒因為看過的小說而想到可能是空間,那麼自己不就要在那空間裡虛耗光陰了?
然後隨即的,管茜華開心死了。能在末日世界擁有自己的隨身空間,無論是誰都會狂喜。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有了隨身空間,管茜華至少往後有了一個倚仗,就算沒有天賦能力,憑著空間就能自保了,尤其這個空間還可以任他自由進出。
不知道其他人或其他生物能不能進去呢?
管茜華從空間回到套房的時間是三更半夜,之後索性不睡了,凌晨早早出了門,在路上隨便找了幾隻野狗試驗,發現只要是自己觸碰到的生物,都能隨他一起進去空間。然後又在公園找了一位睡得很死的老街友試驗了一下,卻得到失望的結果。
雖然人類無法進去很可惜,但是人類以外的生物和東西都能進去,這件事還是讓管茜華激動到想跑操場幾十圈。
管茜華覺得雖然莫名其妙地穿越了,但上天還是待他不薄。只要空間在手,管茜華就不怕在變種潮前偷東西的時候被人抓包了。不過,管茜華並未馬上就開始收集物資。距離末日還有一個月的時間,管茜華並不想這麼早偷。
隔天中午,管茜華正在員工休息室裡吃飯,突然頭痛欲裂。捧在手裡的便當摔到桌面,一些食物登時灑了出來。管茜華倏地站了起來,椅腳刮著地板發出響動。同事看見管茜華面目猙獰,抱著頭似乎很痛苦的樣子,嚇了一跳,忙問怎麼了。
管茜華疼到喘不過氣,腦筋一片空白,全身盜汗,雙眼被疼痛逼出淚水。管茜華艱難地用喉嚨擠出「我去廁所」四個字,就倉皇地直奔員工廁所,留下一臉問號的同事心想頭痛怎麼是去廁所。
員工廁所裡沒人,管茜華直接衝進最裡面的廁所隔間。門板被管茜華一撞,大力打向牆壁。管茜華抱著頭顱,來不及扶好馬桶,差點跌進馬桶裡。大腦一陣連續的抽疼,令管茜華倒抽幾口氣。顫抖著手鎖上廁所門,坐在馬桶蓋上痛到彷彿整個身體痙攣。臉上冷汗和淚水混合在一起,管茜華緊閉雙眼試圖控制痛苦,但痛苦一波接一波而來,根本沒給管茜華緩息的機會。管茜華感覺像是有人拿電鑽攻擊他的頭顱,又像是頭顱被人強行左右扒開,然後猛往裡面倒刺激物。
管茜華幾乎失去意志。好不容易抓住半秒的空檔,管茜華閃進隨身空間,倒在菜園旁邊,因痛苦掙扎而翻攪著地面土壤,變成泥巴人。管茜華躺在地上,雙手握緊拳頭,頻頻大力捶打地面來發洩痛楚,淚水潰堤。到最後實在是疼到受不了了,管茜華終於頭一歪,整個人昏厥過去。
隨著管茜華一深一淺的呼吸,周遭濃霧逐漸往管茜華湧了過去,進去管茜華體內,大部分在管茜華的大腦和心臟盤旋,少部分則延伸到四肢,將管茜華整個人包覆起來,然後逐漸被管茜華吸收,與管茜華融為一體。
當管茜華清醒,渾渾噩噩地坐起來,驚覺菜園和池塘附近的濃霧不見了,不過其他地方的濃霧仍在。腦袋還有些微餘痛,管茜華感到痠疼,緩緩起身,右手朝自己腦袋一摸,卻摸到像是瀝青的東西。管茜華吃驚,左手也摸一摸腦袋,同樣是瀝青般的黏稠物。然後感覺身上有什麼,低頭一看,嚇慘了。管茜華昏厥前是個泥巴人,現在則是個瀝青人。全身上下沾滿了黑色黏稠物,而且還散發一股惡臭。
管茜華本來沒感覺自己臭,現在仔細一聞,差點被自己臭到又要暈回去。管茜華趕緊飛奔套房浴室清洗,洗了三遍才終於把自己洗乾淨。管茜華慶幸不是洗不掉,又慶幸自己昨晚把一些日常用品和幾套換洗衣物扔進空間裡,此時正好派上用場。
管茜華一絲不掛地回到房間,找尋換洗衣物,可是把套房翻遍了,都沒找到。管茜華回想自己昨晚是隨手把東西扔進來,難道不在屋子裡?而是跑到空間其他地方了?
想到自己要在戶外裸奔,管茜華晴天霹靂。雖然這空間裡似乎只有他一個人,但是他也不想裸奔啊!
但是沒有辦法,原本穿的衣物雖然能洗,但也無法立即曬乾穿上。管茜華只好認命地走出套房,身上沒半點遮蔽物,渾身不自在。
衣服在哪呢?
管茜華念頭剛起,大腦就有了感應似地,腦海顯現他衣服所在位置。管茜華驚訝,轉頭看向如天高的木櫃。管茜華走到木櫃前,垂首注視腦海告訴他的木櫃最右下角的抽屜。管茜華在心裡想著拉開抽屜,把裡面的東西取出來,然後最右下角的木櫃抽屜竟然真的自動打開,而且裡面的東西還自動飛到管茜華眼前。管茜華凝視那幾件彷彿娃娃在使用的迷你小物,竟然就是他的換洗衣物。不曉得怎麼都縮小了,變得這麼可愛。
總共三件上衣和兩件褲子,管茜華一手掌握還綽綽有餘。正想著該怎麼把它們恢復原狀,其中一件白色T恤就按照管茜華的念頭恢復成原本大小。管茜華驚喜,從隔壁抽屜找到內衣褲,用同樣的方法拿取並恢復原狀。
看起來這木櫃具有自動分類與收納的功能,而且能縮小物品。管茜華嘗試把縮小的物品放在外頭一陣子,但如果沒有他的念頭,那些東西都不會自動復原。這樣以後如果不方便從空間隔空取物的話,就可以先把變成迷你的東西放在包包裡,等要使用的時候再恢復原狀,節省空間。管茜華也試著自己把物品縮小,但都失敗,唯有經過木櫃收納之後才會縮小。
管茜華研究木櫃一段時間之後,想起自己昏倒前人還在公司,再不快點回去不行,否則同事都要覺得他上廁所上到掉進馬桶或大到脫肛了……
管茜華急急忙忙出了空間,再跑出員工廁所,回到員工休息室的時候,卻看見那位同事還坐在同樣的位置吃著同樣的雞腿便當,管茜華推著門愣住。
同事抬頭看管茜華,訝異管茜華這麼快就恢復了。「你頭痛好了?」
「好了……」管茜華茫然走到桌子旁,瞪著自己先前摔在桌面的便當盒,完全沒被動過。
「好了就快點吃飯吧,剩下半小時了。我吃飽了,先出去看看。」同事說完就離開休息室。
管茜華一頭霧水,從自己的置物櫃拿出包包裡的手機,點開手機一看,日期居然沒變,而且距離他頭開始痛的時候才過了十五分鐘。可是他分明昏迷了很久!還在空間裡耗了不少時間!
下班以後,管茜華研究出空間裡的時間過得比外面世界還要慢。假設在空間裡待一個小時,那麼外面世界就只是過一分鐘。這個發現再次讓管茜華欣喜不已,因為這意味著他在空間裡有更多的準備和鍛鍊時間,不受剩下的時間影響而急迫。於是自此之後,管茜華就搬進空間,在空間裡落腳生活了。雖然鐵皮屋簡陋了點,套房也小了點,但時間寶貴,而且管茜華也不覺得這樣的生活環境差——以前當戰地記者的時候,再糟糕的環境都經歷過了。
管茜華日以繼夜地拼命鍛鍊自己。因為時間變多了,還把平常人的睡眠時段拿去二十四小時的健身房學習如何正確健身,重拾曾經學過的瑜珈練柔軟度,並且請了一位拳館的老師每天接受全套訓練。
管茜華只留足夠自己變種潮前這段時間的基本生活費和一小筆資金,因為以後金錢就形同廢紙——即使人類社會重建之後,交易貨幣也換成一種金屬礦物製作的金石幣,所以管茜華打算在變種潮之前就花光自己所有積蓄。
管茜華以為自己那次在甜點店前見到戚煜德就是變種潮前唯一的機會,或是這輩子的唯一機會,沒料到自己有天騎車在北華大學旁邊的路上,要去其他地方探路的時候,能再次看見戚煜德。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