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如遊戲》(31)毒

「這是誰弄的啊!這麼可惡!」
「我們出發前怎麼就沒想到要檢查輪胎呢……
「怎麼辦?有備胎可以換嗎?」
「沒有。我們把各種物資都搜遍了,但就是沒想到要搜集輪胎……
竇序恩盯著約莫兩公分長的破洞,問戚煜德:「小七,你的能力可以把這洞補起來吧?」
戚煜德苦惱:「變硬不能補吧?用金屬補還比較有可能……
「金屬加硬呢?像是把礦砂變硬,把洞補起來?」
「這樣的話,阿輝的空間能力也能做到吧?像防護罩那樣一層加上去?」
五人七嘴八舌,最後決定採用談書群的提議,讓戚煜德用礦砂變硬補破洞。但戚煜德第一次進行這樣的操作,緊張並小心翼翼地將礦砂一點一點地加上去,注意著別讓整個輪胎硬化——否則輪胎就整個報廢不能用了——最後成功完全將洞補合。
其他四人誇獎戚煜德,準備上車,卻看見後方出現兩輛名牌轎車,飆著速度很快開來,從旁邊呼嘯而過,然後停在他們前方,堵住他們的去路。
五名粗漢下了車,站在他們面前,嘲諷說:「怎麼要走也不揪一下?」
「就是啊,嫌我們礙手礙腳嗎?」
「你們要走可以,但至少也給我們留點東西吧?這麼沒人性。」
竇序恩冷冷地看著他們,勾著嘴角說:「我們只把我們自己的東西帶走。這裡面都是我們親自搜集來的,要不要留自然是我們自己決定。」
盧峰瑋雙手插腰,不滿說:「我們哪裡沒人性?當初是我們救了你們,還讓你們住牛排館,分東西給你們吃欸。」
「就是就是!」
「廢話少說,我們就要你們的一部份物資。我們也不貪心,給我們十分之一就好。你們物資那麼多,給我們這麼一點也行吧。」
這五名粗漢並非原本就是一夥人,其中三人就是管茜華剛去牛排館時因為直接打量回去而就想給管茜華教訓的粗漢,其中兩人則是臨時加入的。他們早就眼紅竇序恩等人擁有的龐大物資,先前一直忍著,並且計畫在幾天後就出手,得手後離開,沒想到竇序恩等人竟然在他們下手之前就偷偷離開了。如果不是得到秘密消息,他們這時鐵定還在睡夢中,絲毫不知道竇序恩等人已經離開了。
「他們怎麼知道我們今天離開?」談書群小聲問旁邊的貝嘉輝。
「難道有人洩漏消息?」
五名粗漢越想越生氣,看五個人默不作聲,就大聲嚷嚷:「怎麼樣!快留下東西吧!」
「我們連個屁都不給你們!你們快滾吧!趁我們出手之前!」盧峰瑋嗆道。
「你們不知道你們昨晚吃的東西被我們下毒了吧?」一名粗漢獰笑,看戚煜德幾人臉色一變,更加得意:「如果不想被毒死,就乖乖按照我們說的話做。我們已經很客氣了,沒讓你們把東西全部留下。」
「當我們傻子?東西是我們煮的,全部是我們經手,你們哪來機會下毒!」貝嘉輝不悅,「我們才不會上當。」
「是嗎,那等著瞧吧。」粗漢冷笑。
竇序恩五人表面鎮定,實則內心驚疑不定。他們互相使眼色。雖然不太願意,但因為有人把他們今天離開的消息洩漏出去,以至於這群人追上來,所以他們已經傾向於懷疑他們這些人當中有內鬼。
他們五個人肯定都不會背叛的,那麼就是顧韻萱幾個人有嫌疑了。
「一定不是珊珊……他身體很虛弱……」戚煜德輕聲說。
竇序恩嚴肅道:「先不猜是誰,先把他們解決了。」
「可是——解藥——?」
談書群才剛說完,第二輛貨車就傳出彷彿要把車廂刮破的尖叫聲,五人嚇一大跳,連忙衝過去。粗漢們則露出幸災樂禍或「誰叫你們不聽我話」的嘲諷笑容。
戚煜德拉開車門,就看見郭妙婉在裡面抱著肚子滿地打滾,疼痛難耐地不斷慘叫。
男生試圖抓住郭妙婉,但郭妙婉彷彿被逼死般,爆發自己最後的力氣不停掙扎。男生好不容易抓住了,但隨即被撞開,再加上郭妙婉可怕的慘叫聲,耳膜都快破了,拿郭妙婉半點辦法也沒有。
五人看了低頭忙著在自己的背包裡翻找著什麼的管茜華一眼,戚煜德和盧峰瑋立刻上前抓住郭妙婉的手臂,一左一右架住郭妙婉。
郭妙婉痛到淚流不止,看到戚煜德五人,彷彿看到救星,顫抖著聲音說:「我肚子突然好痛!幫幫我!」
五人都不是醫生,也沒有醫學相關的專業知識,所以自然無法替郭妙婉診治。
談書群正想開口說什麼,突然旁邊的男生也發作,說自己肚子痛,像是有東西在肚子裡猛鑽。過沒幾分鐘,前輛車裡的幾人也陸續毒發。除了戚煜德五人以外,就只有管茜華也沒事。
前輛車的顧韻萱有天賦能力,雖然力量還很微弱,但起碼這能讓戚煜德知道顧韻萱也中毒,所以並非只要是天賦者就對這毒免疫。
五人臉色凝重,默默看向什麼事也沒有的管茜華。
管茜華沒有察覺五人的視線。管茜華很專注地假裝在背包裡撈著什麼,其實是在隨身空間裡找可以使用的藥物。因為不知道他們究竟中了什麼毒,所以一時之間無法輕易在眾多藥物中做抉擇。
「喂!你們還不出來嗎?再不吃解藥的話他們就要死啦——是活生生被痛死哦——」外頭粗漢們哄笑。
顧韻萱幾人聽到會痛到死,臉色更加蒼白。
竇序恩五人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簡慕珊和顧韻萱等人被毒死。尤其戚煜德對於簡慕珊是心疼得要命,和簡慕珊從小一起長大的談書群也是。五個人表情凝重地下了車,事到如今也只能照粗漢們說的話去做了。
竇序恩嘆氣,心想自己能放毒氣,卻不會放解毒的氣體,真是沒用,之後來研究看看能不能自己開發出來。
粗漢們得意地看著竇序恩五人緩緩走來,變成喪家犬,必須低頭向他們跪求。之前生活所需都被竇序恩五人管死死,現在終於輪到他們掌握主導權,真是大快人心。可是,還未等到竇序恩五人走到他們面前,第二輛貨車卻又再次傳來聲響。不過這次不是尖叫聲或慘叫聲,而是有人驚喜喊說:「成功了!」
車外的所有人一愣,緊接著又傳來一聲:「他們的毒解了!」
竇序恩五人連忙返回車廂。粗漢們先是不敢置信,然後懷疑這是竇序恩五人耍詐,聯合中毒的人,想要欺騙他們,讓他們鬆懈。
竇序恩五人早聽出那是管茜華的聲音,又驚又喜又疑地衝回車廂。看見簡慕珊和顧韻萱幾人不再痛得嘶聲慘叫和滿地打滾,所有人雖然還沒完全恢復力氣而軟軟地躺在車廂裡,但神色都緩了下來,似乎真的從痛苦中解脫了。
戚煜德衝跪到簡慕珊旁邊,滿臉關懷:「珊珊,你還好嗎?不痛了?」
簡慕珊撐起虛弱的笑容,本來身體就虛弱,現在嘴唇完全喪失血色。簡慕珊緩緩說:「嗯,我不疼了……毒好像真的解了……
竇序恩四人去檢查其他人的狀況,確定中毒症狀都得到控制了,不敢置信,紛紛驚訝失聲:「竟然解毒了?倪尚媛你給他們吃了什麼?」
「你有解毒藥?」
「你怎麼知道要怎麼解啊?」
「真的沒事了?這樣就解毒了?」
直到剛才竇序恩等人下車要去和粗漢們談判時,管茜華依然想不出究竟能給簡慕珊等人餵什麼藥——管茜華也想過要不自己就完全別插手,可是看簡慕珊等人抱著肚子痛到要死不活,他肚子彷彿也跟著痛了起來。靈機一動,想到自己被霸王花打成重殘還能被湖水完全治癒,於是死馬當活馬醫,趕緊拿了膠囊空殼裝治癒湖水,偽裝成成藥給簡慕珊等人吃,沒想到竟然誤打誤撞,順利為簡慕珊等人解了毒,而且藥效極快,管茜華也很意外。
「我……因為看他們好像是胃痛,所以就拿了胃腸藥給他們吃。」管茜華說。
竇序恩五人驚奇。
「胃腸藥?可是不是中毒嗎?」
「我也不知道……我想說可能有用就……
「什麼藥?你還有嗎?」
「沒有了,剛好吃完。」
竇序恩幾人雖然狐疑,但起碼解了毒,這樣就好。
粗漢們在車外聽到管茜華等人說的話,無法相信自己下的毒這麼輕易就解了,馬上衝到車後觀望車上簡慕珊等人的臉色,發現狀況確實被控制住了,驚訝失聲:「不可能?怎麼可能就這樣解了?」
戚煜德現在看到那幾個粗漢就有氣,握著刀怒氣勃勃地站了起來。粗漢們早知戚煜德身手恐怖——本來是要拿簡慕珊等人做人質,要脅並拿捏戚煜德等人的,豈料計畫破敗——才剛看到戚煜德臉色一沉,就馬上落荒而逃。神色匆匆地上了車,噴了一屁股烏賊煙,逃之夭夭。
管茜華偷偷將球球放了出來,並讓球球去跟著那幾個粗漢。
原本戚煜德要去追人,但聽到簡慕珊虛弱的叫喚,就立刻蹲回簡慕珊面前,握著簡慕珊的手,滿臉心疼。雖然不擅長安慰人,但也結結巴巴地努力擠出一些話來安慰簡慕珊。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