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如遊戲》(30)遊牧者們8

「那卡片是你的?」
談書群尷尬,心想自己真是太不小心了,一時忙不開就隨手把卡片放在這裡。
「不是,是大家一起玩的遊戲卡。我剛剛數卡片的時候發現少了幾張,原來在這裡。」
「可是……我看到卡片上面有我見過的變種動物。」
談書群更尷尬了,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管茜華識破。
「那些卡片是哪裡來的?有人專門做這種卡片嗎?」管茜華非常疑惑,同時心急想著該怎麼從談書群手上換取霸王花卡片。
「呃——這個嘛——」談書群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可以拿東西跟你交換那幾張卡片嗎?」
談書群訝異,「你想要交換卡片?為什麼?」
「因為覺得蠻新奇的……竟然還有標示等級。我想要。」
談書群雖然疑惑管茜華一個女孩子為什麼會對他的卡片感興趣,但他一口回絕了。「抱歉,我不換。」
管茜華內心焦急,「我可以拿刀子或彈藥跟你換。」
談書群失笑,「你拿可以保命的武器跟我換這種紙牌做什麼,這紙牌可不能保護你呢。」
「沒關係,我就是想要。」
管茜華態度這麼堅持,讓談書群非常納悶地盯著管茜華。管茜華一臉認真,實則內心打鼓,希望談書群別看出他的異狀。
「你……真的這麼想要?」談書群還是第一次遇上有人想要他的卡片。連戚煜德、竇序恩等人都沒對他提過這種要求呢。
談書群心情複雜,好奇、疑惑、顧慮,但又有點開心,彷彿自己的能力第一次受人承認。
這也是管茜華穿越以後第一次央求別人,甚至豁出去裝鼻音,拿出小女孩姿態,覺得要被自己噁心死了。
雖然談書群不吃這一套,但看管茜華這麼誠懇,一副真的非常想要的模樣,最終心軟了,把卡片遞了出去。
管茜華眼睛一亮,霎時充滿星點般,整個人開心到差點蹦起來送談書群一個大香吻。
談書群看著只是得到幾張卡片就喜不自禁的管茜華,下意識就像對待戚煜德那般抬手摸了摸管茜華的頭。
發現自己被身高差不多的談書群摸頭了,管茜華登時僵住,緊接著發現自己舉動的談書群也跟著僵住。談書群趕緊縮回自己的手,結巴地說:「抱、抱歉,我剛才突然覺得你跟戚煜德很像就……抱歉!」然後落荒而逃。
管茜華聽到談書群的理由,覺得很囧,心想這人也太弟控了吧!對著別人,還是一個和戚煜德性別不同的人,也能想到戚煜德!
管茜華轉頭望向背對他正在搬起大貨櫃的戚煜德。
戚煜德忽然覺得背部一涼,但轉頭往後看卻沒看見什麼異狀,睜著大圓兔子眼茫然。
四點,所有東西都分別搬上兩輛卡車之後,戚煜德去叫醒顧韻萱五人,並且將簡慕珊抱到輪椅上,推著輪椅,後面跟著睡眼惺忪的顧韻萱五人來到車庫。
管茜華吃驚簡慕珊居然傷勢重到需要依靠輪椅。問了一下戚煜德,得知簡慕珊雙腳健全,只是現在太虛弱所以需要坐輪椅,之後養好身體就又能用雙腳走路了。
兩輛大貨車由竇序恩和貝嘉輝駕駛,簡慕珊優先分到竇序恩那輛車副駕駛座的位置,而戚煜德為了照顧簡慕珊,自然就跟著擠竇序恩旁邊了。
至於貝嘉輝旁邊的位置,則是坐了指路的談書群,其他人全都坐後車廂。
郭妙婉和徐友貞不滿竇序恩等人居然把他們兩人也放在車廂裡,內心不平衡為什麼簡慕珊就能坐前面,他們就得坐後面。如果東西掉下來砸傷他們怎麼辦?
兩人完全不知道貝嘉輝已經用空間天賦把車廂裡的東西都固定好了。
當簡慕珊被戚煜德抱上車坐在副駕駛座,戚煜德暫時離開去處理事情的時候,郭妙婉和徐友貞拉著顧韻萱來到車門旁,瞄了簡慕珊旁邊的空位一眼。
「欸,韻萱,你去坐簡慕珊旁邊吧。」郭妙婉偷偷說。
顧韻萱猶疑:「這……不好吧,都已經分配好了。」
「你是簡慕珊的好朋友,本來就應該跟簡慕珊一起,而且你也可以就近照顧他不是嗎?」徐友貞說。
在郭妙婉和徐友貞的慫恿之下,顧韻萱半推半就地上了車。當戚煜德回來,看見顧韻萱坐在他應該坐的位置上,愣了一下。知道顧韻萱是簡慕珊的好友,戚煜德也不好意思把顧韻萱請下來,於是摸摸鼻子就繞到顧韻萱本來分配到的貝嘉輝車內。
管茜華也是貝嘉輝這輛。坐在車廂裡看見上車的戚煜德,管茜華疑惑:「你怎麼來這裡?你不是坐竇序恩那輛?」
「顧韻萱和珊珊坐在一起。」
管茜華明白了,戚煜德臉皮也太薄。管茜華笑:「你就說你要跟簡慕珊一起坐不就得了?」
戚煜德搔搔頭,靦腆地說:「他們是好朋友。」
管茜華失笑。
戚煜德、談書群和盧峰瑋先從開了低縫的庫門鑽出去,清理周遭的殭屍和變種動物,然後才完全打開車庫門,讓竇序恩和貝嘉輝把車開出來,再關上車庫門。三人都上了車後,竇序恩開在前頭上路了。
戚煜德和盧峰瑋分別坐在不同車廂裡壓陣,以防發生什麼意外,而郭妙婉和徐友貞也被拆開來取得男女均分。
車廂裡有其他人,所以管茜華沒再拿太陽燈出來,再說他也跟戚煜德說過自己沒太陽燈了。不過遊牧者這次倒是早有準備,在車廂裡放著充飽太陽能電量的三盞大燈座,所以即使後車門完全關上,車廂內也很亮。
不過車子才剛上路沒多久,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一聲像是爆炸的聲音,然後車子就急煞。除了隨時提高警覺的戚煜德以外,車廂裡的幾人完全沒有防備,車子一煞,眾人就反作用力朝車頭方向倒過去。
戚煜德拉住了離自己最近的管茜華,而管茜華也及時反應過來。至於郭妙婉,運氣不好,直接翻倒,撞到擋在前頭的箱子。而另一個男生原本坐在管茜華旁邊,以為管茜華需要他護救,撐著底下廂殼想穩住自己,同時想順手把管茜華攬進懷裡護著。結果不僅沒把自己撐住,連人也沒護到、綺念破滅,整個人一路翻滾到底,一頭撞上車廂牆壁。暈呼呼地爬起來,看見人好好的管茜華,錯愕之餘覺得自己的臉完全丟光了。
「發生什麼事?」郭妙婉因疼痛而哀號著,然後心慌慌地詢問。
車廂裡所有人茫然,戚煜德打開車門想一探究竟,卻瞬間湧來一堆殭屍。戚煜德飛快踹開幾隻意圖爬進車廂的殭屍,然後彷彿懸空般貼著車廂,關上車門,然後跳下車如風旋舞,所到之處都有殭屍被他一刀斃命而倒下。
前頭竇序恩等人也在奮戰。剛才車底下發出宛如爆炸的聲音,於是附近的殭屍全部都集中過來了。
「他們的動作好像變快了。」貝嘉輝拿著前端綁著金屬刃的棍棒,先用空間天賦把殭屍們一綑綑困在狹小的空間裡,再慢慢幾隻幾隻放出來解決。
談書群拿著開山刀砍下殭屍的頭顱,凝重道:「他們等級提升了……」
盧峰瑋手握菜刀,一邊擊退殭屍一邊驚訝說,「又提升了?」
貝嘉輝轉頭看見盧峰瑋拿著菜刀殺殭屍,馬上不滿地大呼:「喂!不是叫你別拿菜刀殺殭屍嗎!竟然在一個廚師面前拿神聖的菜刀去剁殭屍!」
「啊!這都什麼時候還計較這個!誰知道車子會爆胎我們要下來殺殭屍啊!我就暫時只能拿到菜刀嘛!」盧峰瑋冤枉道。
戚煜德獨自將後頭的殭屍解決,從遍地的殭屍屍體上飛越過去和竇序恩等人會合,聽到盧峰瑋的話而驚訝:「車子爆胎了?」
「喂!要聊天待會再聊!先把殭屍解決掉好嗎!」竇序恩大喊,同時從手掌釋放出一波波腐蝕性的毒氣,將被貝嘉輝困在空間裡的殭屍融化掉。
其他四人看見空間裡殭屍血肉模糊,融化到不分彼此,全部黏成一塊,變成一尊說不出形狀的人肉雕塑。雖然已經見識過竇序恩這招,但還是不太習慣,紛紛嫌噁。
「我想我不論看幾次都沒辦法適應……」
「小竇你這能力方便是方便,可就是太殘忍了……」
「我覺得我今天看到生肉就會吐……」
聽著夥伴們嫌棄的發言,竇序恩氣得跳腳,不復平常對外人的從容優雅:「啊不然你們要我怎麼樣!我的能力就是這樣啊!又不是我自願的!靠!快點專心殺殭屍好嗎!」
五個人一邊鬥嘴一邊清理殭屍,三、四分鐘後,終於把周遭的殭屍清光光。雖然仍有殭屍聞香而來,但距離他們還遠著。五個人聚到第一輛貨車的左前輪旁邊,盯著那道明顯是人為弄出來的破洞,一起皺眉傷腦筋。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