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如遊戲》(3)初遇書中人物

變種潮來臨以後,當人類社會再次重建時,基地與基地之間和聚落到聚落之間也發展起商路,彼此交易往來。但因為外頭仍充滿危險與威脅,除非擁有天賦的進化者或擁有軍備的實力者,一般人仍難以隻身在外跑動作商販。於是一支強大的商隊應運而生,足跡遍及整個世界,除了收購與販售物品之外,也會像傭兵那般接受任務委託。
這支商隊名叫「遊牧者」。聽說末日初期就已經組建,總共六個人,後來成為商隊的領袖和核心人物。隨著隊伍人數越來越擴大,在人類生活穩定以後正式掛旗做正經生意,並且與各個基地、組織、聚落等地簽訂商業貿易合約。
由於遊牧者並非主角群,所以書中描述不多。但因為與伏全世有交情,所以偶爾會串串場。按照書中描述,遊牧者六個人都是實力堅強的天賦者,末日剛開始時就不怕死地四處亂跑,但也因此常比別人搶得先機,例如發掘一些新的品種物類,而迅速累積豐富的身家。許多人對遊牧者的物資起了貪念而強盜偷竊,甚至想殺人奪寶,但總是被實力強大的六個人打得滿地找牙。久而久之,遊牧者的名聲就經由口耳相傳,傳遍整個世界了,不再有人肖想遊牧者的物資。
聽說第一個與遊牧者簽約的基地城就是伏全世所建立的「降伏城」,由此可見伏全世和遊牧者的交情確實不錯。
遊牧者六個人當中,管茜華記得最清楚的名字就是首領竇序恩和副首領戚煜德。
所以當管茜華發現自己在甜點店前偶遇的小帥哥有可能就是未來名震天下的遊牧者副首領戚煜德時,整個人都激動了。雖然這小帥哥看起來很稚嫩,但人不可貌相啊!說不定真的就是戚煜德本人!
店員已經提著蛋糕來為小帥哥結帳,正想要自掏腰包請小帥哥吃點什麼,但是還未開口就被捷足先登。
「你想吃冰嗎?我請你!」
管茜華突然插話,讓店員和小帥哥愣了一下。
當小帥哥轉頭看來,管茜華才懊惱自己問這什麼話。不是應該先問對方名字,或者是否真的是戚煜德本人?心頭一熱就口不擇言了!
然後,理所當然的,被小帥哥婉拒了。
沒被拒絕才意外。管茜華收斂內心的激動,起碼讓自己表面上冷靜一點,接著追問:「你是戚煜德吧?」
小帥哥訝異,傻呼呼地反問:「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真的是戚煜德!書中人物自動送上門來耶!
雖然管茜華不想和書中主角群扯上關係,但是書中篇幅不超過十頁的遊牧者並不算在主角群之內。而且遊牧者是縱橫各地的商隊,以後如果可以討個方便的話,現在就結交一下也不錯。
管茜華猜戚煜德比自己年輕,所以隨口撒謊道:「你可能不記得我了。你的國小朋友和我以前的朋友是親戚,我們曾經見過一面,但沒怎麼說到話,不過我對你有印象。」
戚煜德想了一下,也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裡見過管茜華,但只覺得是自己記憶力差,忘掉了。「這樣啊?」
「小七!你蛋糕拿好了嗎!」騎樓外忽然傳來喊聲。
一個男生騎著一輛機車停在路邊,舉起一頂安全帽朝戚煜德揮了揮,戚煜德馬上回應:「我拿好了!」然後轉頭對管茜華禮貌道:「我先走了,再見。」
直到戚煜德被人載離以後,管茜華才想起沒說自己叫什麼名字。
難得的機會就這樣沒了!
管茜華有點氣餒,連吃冰淇淋的心情都沒了。
管茜華先回住處鍛鍊一下身體,然後又出了門,騎著機車在外頭晃到晚上十點才回去,洗了澡倒頭就睡。
意識迷迷糊糊的時候,管茜華張開眼睛,發覺自己置身在一片迷霧裡,嚇一大跳。低頭確認自己還穿著睡前換上的睡衣,然後摸了摸自己的臉,是倪尚媛的臉。管茜華稍稍鬆一口氣,至少不是又穿越了。
望著週遭濃霧,管茜華提心吊膽地拂著霧前進,不曉得這裡是哪裡,而自己又走到了何處,倒是可以模糊地看見腳底下踩的是草地。
沿途遇上幾塊被翻動過的菜園和差點讓他摔進去的池塘等,最後管茜華找到了一間外觀看起來荒廢許久的鐵皮屋。管茜華沿著牆壁繞了一圈,走了許久才重回鐵捲門前。
管茜華拉開鐵捲門,走進屋內。濃霧不知為何無法進到鐵皮屋裡,但也因為如此,鐵皮屋裡視野清晰。管茜華咋舌地望著開闊的空間,覺得鐵皮屋可能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管茜華從沒見過這麼大間的鐵皮屋。
雖然鐵皮屋從外面看來破破爛爛的,但裡面其實很乾淨,而且打開捲門旁邊的電源開關,天花板的燈管就全亮了,竟然沒有斷電。
屋內東南角有一間套房,套房外一具陳年木櫃靠牆而立,體積大得嚇人。管茜華粗估鐵皮屋三層樓高,但是這木櫃高度居然直達天花板,一般人壓根摸不到最上邊。
木櫃切分成一格格抽屜,有點像中藥櫃,但每一屜都極窄,各只有兩指寬,管茜華完全想不到這櫃子是拿來裝什麼的。
套房擺設簡單,但基本家具都有,例如單人床、桌椅、迷你冰箱。令管茜華驚訝的是,浴室裡竟然有水。扭開水龍頭就有水下來了,而且還有熱水,也不知道這水源和管線接在哪裡。
難道這裡還有人住?
管茜華困惑。鐵皮屋內和套房確實一塵不染,但感覺沒半點人的氣息,似乎很久沒人使用。管茜華打開迷你冰箱,裡面也是空的。
管茜華走出套房,在鐵皮屋裡閒晃,然後在東北角找到開放式的廚房和用餐區。廚房和用餐區也是乾乾淨淨的,用具整齊地收納在櫃子或抽屜裡,大台冰箱同樣沒放吃的。
管茜華覺得廚房和用餐區設置的位置很奇怪,竟然離套房那麼遠,如果要煮一頓飯不就很麻煩。但因為自己不在這裡生活,管茜華納悶歸納悶,想想就算了。
將鐵皮屋逛了一圈,沒再發現什麼東西,於是管茜華又回到戶外。不過濃霧一直不散,管茜華也不敢走太遠,隨意晃晃後來到剛才經過的菜園和池塘。菜園像是遭過小偷般被翻得亂七八糟,只剩下一堆泥土,種田器具散落一地。池塘水質非常清澈,一眼就可以看見裡面的植物,不過並沒有魚類等動物。
管茜華繞到套房外側,發現一台熱水器,以及一條延伸進濃霧深處的水管。管茜華沿著水管行走,在水管盡頭找到一片被樹林包圍的瀑布湖泊,水源就是這裡。瀑布很壯觀,從山上飛流直下,發出嘩嘩的聲音,水珠飛濺。湖泊同樣水質清澈,裡面有漂亮的魚在游動。
管茜華蹲拾湖泊淺灘裡的一顆圓形石子,看起來和一般的灰石頭沒兩樣,可是質地摸起來卻潤滑許多。管茜華掬水試喝一口,驚異於水質的甘甜,他從沒喝過這麼甜的自然水。
感覺這片湖泊似乎有玄機,可是湖泊看起來水深極深,管茜華不敢妄然下水。不過水是從山上下來的,說不定山上有什麼?但是管茜華懶得爬山。再說,比起爬山,管茜華更想知道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一個人待在濃霧裡很不安,尤其是樹林,彷彿有猛獸潛伏。管茜華回到鐵皮屋,無聊地從鐵窗格子縫隙間伸手出去,發現濃霧可以抓取,於是就抓了一團縮手回窗內。可是當抓著濃霧的手越過窗框,濃霧就彷彿有了自己意識的小動物,不斷掙扎並且變形扭曲,最後從管茜華的指縫擠了出去然後咻一下就飛回外頭了。管茜華傻眼之後,眼睛一亮,對濃霧越感興趣了。
管茜華衝到戶外,又隨手抓了一團。可是濃霧卻不再平靜,似乎知道管茜華的企圖,一被管茜華抓住,就死命往外逃。管茜華用兩手緊緊抓著,但手中的濃霧就像會變形的小皮球一樣。管茜華跟濃霧纏鬥半晌,濃霧突然一個回彈,將管茜華的拳頭砸開一個破口。管茜華五指一鬆,濃霧就不管方向地衝了出去,剛好飛進管茜華微張的嘴巴裡。
感覺自己把什麼吞進去了。當管茜華意識到是濃霧的時候,猛地愣住,接著不敢置信地顫抖雙手,摸著自己的脖子。
天啊,吃下去沒問題嗎……?
管茜華感覺身體沒有異樣,但仍忍不住擔心。繼續在鐵皮屋裡逗留半會兒,走到鐵皮屋中央的管茜華忽然靈機一動,然後停下漫遊的腳步。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