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如遊戲》(2)計畫

管茜華找來紙筆,把自己還記得的內容全部寫下來,以防自己日後忘記。尤其是書中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管茜華想得更詳細,把自己腦中最後的一滴點記憶全部榨出來。
可是花了一整夜全部寫出來後,管茜華又覺得自己為何要這麼拼命記得這些事。
管茜華認為自己回不去原本的世界,見不到家人和朋友,所以內心充滿絕望。沒想要珍惜生命,甚至想著倒不如死死算了。他這種咖小,應該是普通人,不會是擁有天賦能力大顯神威的強大人物,也不會是帶著什麼重要使命的救世主。他不適合做這種人,所以也沒什麼興趣去拯救別人。
管茜華眼睛掛著兩個黑輪,看著窗戶外萬里無雲的大晴天,陽光璀璨炙人。管茜華消極地把自己熬夜所寫的精華扔在桌上,拉上棉被倒頭補眠去。
睡到下午兩、三點,管茜華被飢餓喚醒,懶洋洋地坐在床上,正要掀被起身,腦中突然浮現紅色文字。本來還腦袋昏沉的管茜華驀地驚醒,而那段文字在腦中持續停留五秒才逐漸消失。
「請在期限之前完成每項任務指令,即可返回原本世界。」
管茜華吃驚不已,忍不住屏息,坐在床上久久沒有動彈,等著腦袋出現新的文字。但是自那段文字消失之後,就沒再出現其他文字。
雖然管茜華不明白為什麼腦袋會突然出現文字,以及什麼任務指令,可是管茜華的重點全放在後面「返回原本世界」六個字。這令管茜華內心燃起了希望之火,並且終於讓管茜華決定好好正視自己身處的環境和情況,態度從消極轉為積極。
雖然也會擔心任務困難,或是什麼傷天害理、讓他苦不堪言的任務,但管茜華就像是落水的人找到浮木,只能緊緊抓著那塊浮木,才能讓自己重拾活下去的機會。
聽見手機傳來聲響,管茜華滑開手機螢幕,看見名字後面標註「課長」的人從早上就一連傳了好幾則訊息過來。管茜華看完訊息,再比對網路行事曆,才知道倪尚媛暑假沒回老家是因為留在這裡工作賺錢。每週工作六天,星期天輪休。
知道這裡是《變種世界》,變種潮就要來了,管茜華自然沒心情繼續過普通生活,在變種潮來臨前做好一切準備才是最要緊的事情,例如囤積物資。
不過,倪尚媛和妹妹、奶奶相依為命,家境清寒。能上北首的大學讀書,靠的是學校提供的獎學金,而生活開銷都靠倪尚媛平時半工半讀積攢,所以倪尚媛現在的銀行戶頭自然沒多少錢,不可能囤購大筆物資。
偷竊搶劫的話,還是末日前兩、三天再肖想吧。目前還是法治社會,管茜華可不想在變種潮開始之前就被關進牢裡,等到了末日,在牢裡等死。
但是倪尚媛打工地點在一間大型連鎖量販店,先去認識一下環境也不錯,如果之後決定搜集物資的時候就可以迅速下手。於是,管茜華決定先代替倪尚媛去工作一下。
管茜華一到量販店,就先被課長大聲訓了一頓。管茜華表面上裝出受教的模樣,但內心不痛不癢——活了三十五年,以前也常被上司責備懲罰或無故找碴,管茜華覺得今天挨這一頓罵OK der
後來發現倪尚媛做的是蔬果課,管茜華忍不住開心,因為這樣就可以在工作時候先記住蔬果課的庫存和動線,以後來這裡拿物資的時候會方便許多。
管茜華第一次接觸這種工作,剛開始難免手忙腳亂,但幸好沒搞出大烏龍,第一天就這樣順順地度過了。接著第二天、第三天——到第七天的時候,管茜華靠著臉皮和交際手腕和各個部門的人交流,已經大致把整間量販店摸熟了。
工作結束回到家,管茜華也沒閒著,馬不停蹄地做準備,並早早將計畫擬定了。而且為了在末日時有逃跑的體力,也開始鍛鍊自己——雖然距離末日只剩一個多月的時間,但有練總比沒練好。令管茜華慶幸的是倪尚媛身體狀況不錯,運動會也常奪得賽跑名次,所以如果遇上需要跑動的緊急情況,還不至於跑不動。
管茜華自認不是多麼熱心的人,只要顧好自己就好,並不想做什麼大事,也不想跟書中主角伏全世扯上任何關係。因為管茜華不想引起蝴蝶效應,無論自己事情做得再小,也肯定會產生變化——蝴蝶效應不正是指微小的變化會帶動長期且巨大的連鎖反應嗎?不論搧起的風是大是小,影響劇情發展,管茜華也不好藉由既定劇情來盤算下一步。
不過,雖然想著顧好自己就行,但管茜華覺得既然自己佔用了倪尚媛的身體和身分,那麼還是要有點基本的道德,為倪尚媛的妹妹和奶奶謀條活路,當作報恩。可是,雖然下了這個決定,但後續該怎麼做也讓管茜華傷透腦筋。雖然想救倪尚媛的妹妹和奶奶,但管茜華並不打算一直帶著他們。管茜華願意報恩,但也有底線。管茜華只想活到最後,並且完成任務,然後回到原本世界,不想和這世界有太多牽扯。
管茜華猶豫不決,最後決定先安排妹妹和奶奶來北首的事情,至於後續該怎麼安置他們,以後再說吧。
※※※
北華大學總共有兩個廣場,東廣場在校區內,西廣場在校區邊緣,都開放給一般民眾,但因為西廣場正好在鬧區商店街上,再加上校方與政府出資興建成公園,所以人流量更多。尤其到了夏季,整個公園開滿花卉,更是打卡好去處。
管茜華這段時間又是工作又是鍛鍊又是準備,每天的時間表都被各種事項塞得滿滿滿,所以隨意挑了七月十八日這一天空下來讓自己放風,順便在北首市區內四處逛逛,到時末日才知道哪裡好下手。
此時管茜華正要穿越廣場,去西邊鬧區看看。
西廣場占地極廣,雖然人多,但也有相對人煙較少的角落。管茜華就在徒步花道的時候,看見有個人大白天的躺在長椅上睡大頭覺。
長椅右邊一盞歐式路燈,後邊是一塊長方形空草地,周圍種滿各種花草。
管茜華遠遠看見的時候以為是街友或哪位阿伯阿桑在休息,但是從旁邊走過,才發現對方是個男學生。他穿著塗鴉T恤、綠色卡其褲和黑色帆布鞋,整個人平躺著,睡姿端正,但因為長椅不夠長,所以修長雙腿擱在扶手上延伸出去。褲管壓著扶手,倒是沒把扶手踩髒。
管茜華看見對方的睡臉,竟忍不住駐足。
即便管茜華閱人無數,也很少看到睡臉這麼好看的人。
對方闔著雙眼,睡得彷彿靜謐安詳的天使。陽光輕輕灑在雖然有幾顆青春痘但瑕不掩瑜的鵝蛋臉上——雖然現在是炎熱夏季,但因為今天多雲,所以陽光並不像先前強大且炙熱——極大的眼窩搭配淺淺的雙眼皮摺痕與長長的眼睫毛,能想像對方有雙得天獨厚的雙眼皮大眼睛。兩眼間鼻樑骨高挺,嘴唇健康紅潤。
睡覺時都這麼吸引人了,那醒著時不知道有多大的殺傷力。
管茜華盯著對方的睡臉好一陣子才猛然回神,心想都什麼年紀了,還對一個男學生發春,而且還是一個睡著的男學生,阿姨快收收自己的口水吧。
管茜華對自己搖了搖頭,趕緊快步離開。
將鬧區大致逛了遍後,管茜華吃完晚餐,路過一家騎樓底下的甜點店冰淇淋展示櫃,看著各色香甜的冰淇淋,就再也挪不開眼珠子。自從開始鍛鍊身體,管茜華就戒了甜食。可是管茜華原本最大的興趣和嗜好就是吃甜食,當初下戒斷決定時無異於要了他的命。可是為了身體健康,他還是忍痛了。如今再次看見冰淇淋,管茜華突然覺得能吃甜食的日子也不多了,為何不趁著還能享樂的時候多珍惜一下呢?
有了這樣的念頭,管茜華總算不再糾結,盯著玻璃內的冰淇淋幾乎要流口水,心安理得地挑選起口味。卻沒注意到自己表情太饑渴,嚇到站在櫃內的店員。
店員忍不住後面退了退,直到看見一位帥哥客人上門,才眼睛一亮地上前服務。
「我是來拿預訂的蛋糕,這是單子。」小帥哥露出靦腆的笑容後像是變成一隻小兔子般柔軟,讓店員一掃方才因管茜華的饑渴而產生的恐懼,笑容滿面地讓小帥哥稍候,然後轉身回店內拿蛋糕。
管茜華要點餐才發現店員不見了,於是轉頭看站在旁邊結帳區前的男生,旋即認出對方竟然是早上睡在長椅上的人。管茜華忍不住偷偷打量對方,心想:嘖嘖,果然長得很不錯啊。雖然還有點嫩,但再長大一點就是一枚正港的大帥哥了。
小帥哥吸引人的第一眼和倪尚媛一樣是眼睛。不過倪尚媛的眼睛是因為嬌媚勾人,小帥哥的眼睛則是因為澄澈如水——雖然是桃花眼,同樣具有誘惑的風采——即使不笑,只要用那雙水汪汪的眼睛靦腆地注視著你,無論要什麼東西,你就會自動雙手奉上,男女通殺。
管茜華覺得這位小帥哥現在看起來就是一隻涉世未深的小綿羊,不曉得年紀多大了。
視線不經意地掃向結帳區的桌面,看見小帥哥手指下壓著的預訂單,管茜華隨即轉開目光,但是過了幾秒鐘,管茜華再次低頭看了過去。
預訂單上頭有預訂者的簽名,並非隨手草簽,而是很認真的一筆一畫,所以可以很清楚看見是什麼字。管茜華看清簽名,瞳孔立即縮了一下,不敢置信地輕聲喃唸:「戚煜德……?」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