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十分熟,愛情十分生》網路連載版 第1部之07


※※※

大約一個星期之後,雞飛狗跳的期中考結束了。學生們從大魔王手中脫離,心靈一解放,宛如直接進入暑期假日。上課神遊,癡呆地張著嘴巴歡迎蒼蠅光臨。

但是施可青卻無法全然鬆懈下來。因為,期中考當週的星期六就是熙望一月一度的徵選會。

星期四考完最後一科,施可青再度恢復期中考前的生活作息,卯起來練習。可是又怕過度使用嗓音,到時徵選會倒嗓,所以星期六幾乎以啞巴狀態來養嗓。

如今,一決雌雄的時刻終於到了。

施可青站在熙望公司大門前,心情卻與參加起源徵選會時截然不同。

由於熙望是間二○一二年才成立的小公司,資金少,無法自己蓋大樓,因此租來的建築不如起源那類的大公司氣派雄偉。而且建築外觀保有時間沖刷的痕跡,老舊得猶如佈滿老人斑,有些牆壁邊角甚至斑駁剝落。整棟建築只有地上三層樓,純粹是一棟普通的透天厝。

熙望正門外方圓十數公尺內只有施可青一人,冷清得就連勁風也不願光顧──施可青知道這是因為建築低矮不起風,可是仍免不了和起源一陣相比較。

從大門進去後,施可青告知櫃檯人員自己要參加徵選會。櫃檯人員帶著施可青走到一間會議室,門口站著一位男性工作人員負責登記所有徵選者的名字。施可青說出自己的名字,等著對方問他更多細項,可是對方卻直接說這樣就好了。施可青愣愣地喔一聲,點頭走進去。

站在比印象中的會議室小上許多的四坪房間裡,施可青有些不安地坐在靠近門口的長沙發上,悄悄打量早他進來的其他人,以及房間內部擺設。

房間裡只擺放一張長沙發、一張長桌和數張單人椅。即使施可青早就聽沈君蔓說熙望每次的徵選會都不會太盛大,但依然沒料到在場的人包含他自己,五根手指就能算完。

以為越靠截止時間人數會越多,可是後來只不過增加了三個人。

這次熙望的徵選會總共八人參加。

可能大家都跑去參加大公司的徵選了,加上熙望名不見經傳,目前旗下只有一位女歌手,尚未做出真正的公司整體業績。

因為徵選者稀少,評審能一個個面試,每個人平均分配到的時間較多。

施可青進到面試室,評審桌上只有杯水和空白紙筆,沒有任何徵選者的資料,評審唯一知道的只有徵選者的名字,和其他徵選會比起來不太正常。

由於評審對徵選者們所知未深,所以除了表演之外,他們問的問題也多。尤其如果徵選者經驗豐富,就會彷彿一場閒談會般,氣氛比起源輕鬆。

他們從施可青口裡得知他居然參加過十次起源徵選並且次次落選,施可青從他們震驚的表情中看出一絲同情和一絲懷疑,不過談話語氣並未因此改變。

輕鬆的談話稍微緩減了施可青的緊張。施可青依照指示開始展現歌喉,發現自己的歌聲不像參加起源徵選會時那樣緊繃,而是能發揮自如。

施可青起了第一個音,三位評審就立刻神色一凜,一改剛才隨興聊聊的鬆散態度。

待施可青最後一個音落下,伴奏緩緩流洩而空,面試室裡持續蔓延沉默。

施可青緊張起來,該不會自己唱得不好?

「所以我才說起源那套徵選標準根本不準嘛。」最左邊的男評審忽然發聲,肢體和口吻都有些吊兒啷噹。

「謝謝起源啊──謝謝啊──」中間的男評審邊說邊低頭整理。不過桌上沒什麼東西,他也只是把剛才弄散的空白紙疊回原整。

施可青離開面試室。雖然一頭霧水,不過狀況好像滿樂觀的?至少他們聽完他的演唱,沒有一臉哀戚地說:你還是放棄當歌手吧。

施可青坐上沙發,等著後面的徵選者面試完。

不知道熙望是馬上公佈結果,或者之後才通知?

施可青望著天花板遊蕩思緒,當最後一位徵選者進去面試室時,手機鈴響。

「嘿嘿,這次我可是記住你參加熙望徵選會囉。」沈君蔓發出輕快的笑聲。「怎麼樣怎麼樣,老師們有沒有被你驚豔呀?」

可青歪眉。

驚豔個碗擱,連最後的那些話都不是對他本人說的。

「熙望是寄信通知的──」

施可青側眼看見方才登記徵選者名字的工作人員走進會議室,他環視會議室一圈,啟口。

「不過你別擔心──」

施可青在沙發上僵住,張口結舌,呼吸驀地急促。

「你一定能上的!」

那個人再重申一次,然後對上施可青瞪直的目光,對施可青點頭。

施可青拿著手機的手一抖,手機差點滑了出去。失聰幾瞬後大夢初醒般,聽到沈君蔓反覆要他回答的聲音,他抖著嗓調:「君蔓……」

「幹嘛都不說話!」

施可青撫住額頭,上半身像洩風的氣球軟下去,攤在沙發上不敢置信:「我、我上了……」

「蛤?」

施可青閉眸,下一秒睜開眼,瞳孔裡的躁動已經收斂。他定下心來語氣穩篤:「我通過徵選了。」

這下換沈君蔓沉默了。

入選者只有施可青一人,其他徵選者逐漸如潮水退光光。評審們從面試室走出來,經過施可青的時候對他微笑點點頭。

「你、你待著喔,我馬上下去!」沈君蔓匆促一語,電話被掛斷。

不出五分鐘時間,沈君蔓一臉驚喜的從外頭衝了進來,沿途高分貝尖叫,猛地撲住站起來的施可青,兩人一起摔在沙發上。

施可青剛才因為突如其來的結果而一時無法消化自己通過徵選的事實,除了顫抖之外,他無法做出其他正面反應。直到現在被沈君蔓感染喜悅,才和沈君蔓一起欣喜若狂的在會議室裡手舞足蹈、又蹦又跳,尖叫與歡呼大到似乎要崩掉天花板吊燈。

亢奮了好久,兩人靜下來喘口氣,但是施可青的心腔仍舊被愉悅塞得滿滿滿,笑容氾濫成癡傻。

「我就說你能上!」沈君蔓感同身受,笑著拍打施可青肩膀。「姐給你請客,看你要吃什麼!」

「入選後的事都還沒交代,請什麼客。」第三人的陌生嗓音由沈君蔓身後竄起,理智的冷調促使一頭熱的兩人瞬間冷醒。

施可青看著那人,困惑對方是誰。

沈君蔓從聲音辨識來人,扭著僵直的脖子回頭,臉上試圖堆滿討好的笑靨:「阿、阿茹姐。」

被沈君蔓稱為阿茹姐的人用犀利的眼神逼得沈君蔓主動退到一旁,接著他跨一步遞補上去,對施可青伸出右掌,換上親切的微笑說道:「你好,我是柯綻茹,君蔓的經紀人。」

還在猜測對方來意的施可青呆呆地與柯綻茹握手。

「阿茹姐,我才休息一下下……」沈君蔓扁嘴,可憐兮兮。

柯綻茹兇猛地瞟向沈君蔓。雖然身高比沈君蔓和施可青矮小,但氣勢高人一等。看見沈君蔓瑟縮,他才放過沈君蔓,態度軟回平常狀態,「我不是來抓你回去練舞。」

沈君蔓一怔,而後一臉希冀:「難道……他要成為我的小夥伴了?」

施可青覺得沈君蔓兩眼放光有點詭異,他乾巴巴地問:「什麼小夥伴……?」

「對,他要加入ACE計畫。」

沈君蔓立刻發出歡呼,並且抱住施可青轉了好幾個圈。

施可青頭暈眼花,非常茫然:「什麼ACE計畫?」

柯綻茹對施可青解釋:「ACE計畫是熙望的第一個團體企劃,目標在今年推出一組五人女子團體。雖然企劃負責人說你的聲音如果放進團體可能需要一段磨合期,可是他還是決定把你列入第五個人。」

「請問企劃負責人是……?」

「黃堅明。你剛才見過他。」

施可青想起徵選會時坐在最左邊的男評審。因為他打扮邋遢,很不正經的模樣,施可青還懷疑他是來充數的,結果竟然是企劃負責人。

「練習從下星期一開始,因為你還需要上學,所以放學後再過來。君蔓,你帶他認識一下環境。」

沈君蔓接收命令,佯裝正經地行軍禮。

柯綻茹和施可青交換手機號碼,並加入通訊軟體好友。

「歡迎你加入熙望。」柯綻茹離開前微笑道。

確定柯綻茹真的走了之後,賊兮兮觀望柯綻茹背影的沈君蔓鬆一口氣。

不敢怠忽柯綻茹的命令。沈君蔓強推施可青往三樓前進,一層一層向下逛。雖然建築外觀很需要拉皮,可是內部因為熙望進駐前整修過,所以令施可青出乎意料的潔淨透亮。

沈君蔓滿腦子想著慶祝徵選成功,所以介紹詞總是東跳一句西跳一句。不過施可青因為還開心著,所以不怎麼介意沈君蔓這位導覽人員有多麼失職。

熙望公司不大,幾分鐘就迅速介紹完了,施可青連廁所方位都知道了。

沈君蔓上樓拿自己的背包,徵得柯綻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許可──念在沈君蔓最近確實一天到晚泡在公司裡自主魔鬼訓練的份上──施可青和沈君蔓離開熙望公司,往東區出發,慶功去。

東區對他們來說熟門熟路,因為華蘭藝高就位在東區。再加上兩人就住在宿舍,所以玩晚一點也沒關係。

太久沒吃燒烤,施可青嘴饞得要死,所以提議晚餐去吃到飽燒烤。

幸運地訂到想吃的燒烤店最後的位置,兩人隨即撒野逛大街。

東區是台北觀光要地之一,無論什麼時候都熙熙攘攘。兩人對百貨公司沒什麼興趣,專挑小巷子鑽,說不定能偶遇驚奇的兔子洞。

歷經各種摩肩擦踵,施可青走馬看花,視線在隨興掃過正前方的時候,好像看到什麼眼熟的人影。

施可青頓一下,視線重新拉過去,捕捉不到方才的熟悉,卻有可怕的人牆擋在前面。人牆前進速度不快,如果按照他們現在的速度,肯定會撞上去。偏偏這條路沒有其他岔路,最近的十字路口在超越人牆的前方,他們現在無法繞道而行。

「前面在幹嘛?」沈君蔓皺眉抱怨。

施可青顧盼之間,看到前面有攝影機和補光燈,似乎有人在錄影。至於那幾個走在人牆前面的節目主人翁滿眼熟的,尤其是那顆紫黑色的頭──

大腦剎那浮現某人的背影。

施可青知道那幾個導致交通阻塞的人是誰了。

施可青不得不無奈。怎麼連逛個街也能遇到他們。

施可青拉住沈君蔓,「Aether在前面。」

沈君蔓怔住後,想到自己的白馬王子而激動,但是隨即被施可青潑冷水:「沒有周程桓。」

沈君蔓怒瞪這位務實好友,不給他一點時間幻想奇蹟似的相遇。

沈君蔓失望極了。沒有周程桓的Aether對他而言形同一塊沒有經過醃製的排骨肉,食之無味。

兩人放慢速度,但是仍然繼續前進。不過人牆太過堅固,兩人不敢超前,所以一直與人牆保持一定距離,等著伺機而動。月球漫步十數分鐘後,他們看見人牆停了下來,並且突然轉移方向──Aether走進旁邊的服飾店了。

兩人不約而同心想這是大好機會,趕緊走人!

可是,事情沒他們想像中順利。

當他們靠近人牆,正要默默從人牆後面穿越時,施可青突然收到訊息。

拿起來一看,該死。

「你們為什麼也在這?」

是死山羊的訊息,他們被看到了。

沈君蔓看著施可青手機裡的訊息,嘖了一聲,但旋即想到:「告訴他你通過徵選了,看他會不會送你什麼禮物,表現一下朋友的義氣啊!」

事實上沈君蔓比較想嗆說:你讓可青浪費這麼多時間,還好可青還是來我這裡了。

施可青沒想討要禮物,但覺得早點告訴簡紳遙自己通過徵選的事情也好。

施可青敲打鍵盤,把訊息發送出去。接著陷入一段冗長的等待,螢幕只顯示已讀未回,愣是不蹦出幾個新字。

兩人等了又等,最後沈君蔓等不下去,拉著施可青走了。但是走沒幾步路,手機似有感應地震動幾下。

「恭喜。」

兩人瞪著貧瘠的兩個字。

沈君蔓傻眼,「就只有這樣?早知道他這個金牛座是個吝嗇鬼,可是他也太──」話未說完,簡紳遙傳來新的訊息,並且打了沈君蔓的臉。

「進來,我送你禮物。」

沈君蔓頓時哽住,喉嚨澀澀地咳一聲,「還、還算有義氣嘛。」

施可青好笑地瞟了沈君蔓一眼,可是看著服飾店被人潮包圍,瞬間又沒了笑容。而且眾目睽睽下,也怕扯上關係會為簡紳遙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

於是施可青回應:「不用,別這麼客氣。」

「之前我們專輯大賣你不是也有送我東西。」簡紳遙秒回。

施可青想了一想,決定不矯情。

「那你去學校的時候再送我。」訊息發送完,施可青扭頭要走,可是簡紳遙的下一句迅猛殺來:「怕之後忘記,所以還是現在送吧。」

施可青沉默。

「現在沒有錄影,快進來。」

施可青抬頭,攝影師等人確實正在忙著調整機器設備,補光燈也暫時關著。可是人潮依舊包圍著服飾店,很難出入。

「我進去的話,君蔓也會跟著進去喔。」

沈君蔓怪叫:「幹嘛把我也扯進去!」

施可青以為這樣能讓害羞的簡紳遙打退堂鼓,豈料這張底牌失效,簡紳遙還是堅持要他們進去,最後甚至相逼:「進來,不然我出去找你。」

施可青心想乾脆腳底抹油趕緊溜吧,可是頭一抬,目光與店裡的簡紳遙撞個正著。

簡紳遙目光炯炯,似乎真要殺出來了。

如果簡紳遙追出來大喊他們的名字,豈不是更丟臉?

施可青犯難,硬著頭皮把掙扎的沈君蔓拉進去,穿越人牆時被A.I.R們的刀眼刺得遍體鱗傷。踏入店內,Aether紛紛詫異地看向他們,然後再看向簡紳遙。

其實從服飾店外面沒那麼容易看清裡面的一舉一動,因為店面窗檯旁就是一整排的衣架和展示架,阻擋了內外視野。除非找個好的角度,才能從衣架縫隙裡望進去——剛才施可青就恰好站了一個好位置。

「你挑一件吧。」簡紳遙說。

只想快快走人的施可青迅速在衣架上挑了一件黑色夾克。雖然認為這件穿在自己身上好像不太適合,但他故意選這件的用意是──

簡紳遙走過來抓起吊牌一看,價格讓他心臟哆嗦。他用「你想殺了我嗎」的表情瞪向施可青,「你確定你要買這件?」

施可青點頭。

「你平常又不會穿這種衣服。」

施可青裝出倔強,一臉「你懂什麼」,默不作聲。

簡紳遙背過身子不讓外頭的人有機會看到他咬牙。「你就這樣對我?」

施可青對簡紳遙瞇眼假假一笑,簡紳遙差點衝動伸手將施可青雙頰掐成三明治。

最後,簡紳遙瞪著施可青,心一狠,搶過施可青手上那件要價四千多元的夾克,邁著風步甩到櫃檯結帳。

Aether其他人聽到店員說的結帳金額全嚇死了,一溜煙聚集到簡紳遙身邊七嘴八舌。

「你是不是看錯價格以為少個零啊!」

「你近視變深了嗎你!」

「弟啊你受了什麼刺激這樣想不開?」

「你摳門摳久突然大解放,我不習慣!」

耳邊嗡嗡嗡嗡嗡,可是簡紳遙臭著臉不發一語。

施可青愣在原地,沒想到簡紳遙竟然真的買下了,這下他反而心虛。四千多元,就算不是小氣鬼山羊,任誰都會肉疼。

簡紳遙走過來,渾身散發冰冷。他把裝著夾克的服飾店紙袋拿給施可青,對施可青撇一眼便逕自走了。被老么拋棄的哥哥們趕忙大呼小叫追出去。牽一髮動全身,於是無論攝影師、工作人員、粉絲們,全部跟在那幾個大男生的屁股後面跑了。

服飾店瞬間冷清,施可青和沈君蔓默然地走出服飾店。

「原來簡紳遙……不吝嗇嘛。」沈君蔓咋舌,盯著施可青手中的那包昂貴。

這包禮物簡直像燙手山芋,施可青收也不是退也不是。這是他第一次從家人以外的人手中收到這麼貴重的禮物。

「我是不是做得太超過了啊……」施可青面有難色。

「哪會啊,他如果不想送,可以直接拒絕啊。」沈君蔓說。

施可青盯著紙袋嘆氣。不過也沒多餘的時間讓他多想,因為燒烤店的預約時間快到了。

沈君蔓拉著施可青一路狂奔,然後進入了預約的燒烤店,兩人痛快地點了滿桌的食材。

人生難得放縱,解開皮帶解放體重吧!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