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十分熟,愛情十分生》網路連載版 第1部之06


※※※

人生無論再快樂再難過,時光總會帶走一切。

學生有一個自古以來的天職,而這個天職需要定時剿滅大魔王。

那個大魔王讓學生們咬牙切齒恨得牙癢癢,可是都會像大姨媽一樣準時報到。

那個大魔王讓學生們成為各個宗教的信徒,可是每次信仰都不超過一個星期。

那個大魔王讓學生們期盼明天是世界末日,可是比世界末日更淒慘的在後頭。

那個大魔王叫做──

期中(末)考。

縱使是教學制度和一般學校不同的華蘭藝高,也有著大魔王的存在。而且折磨人的手段更是出彩,更是五花八門。

期中(末)考以學科為主,但是老師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加上術科考試。好心一點的老師會在期中考或期末考之中選擇加入一次術科,可是某些喪心病狂的老師會兩次加料加到底,讓學生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在淚水中滾出自己少得可憐的分數。

施可青慶幸自己這個學期的老師都是佛心來著——他這個班級期中考僅考學科。至於幾個月後的期末考……他暫時不想那麼多。

太恐怖了,不要想。

不過僅考學科是對於他們這種非藝人學生。

藝人學生享有特權,但同時也背負比其他學生更重的責任,其中一項就是另外的術科考試──也就是說,不管這次一般學生有沒有考術科,老師一定都會給藝人學生指定術科考試。

施可青班上有十五位藝人學生,其中包括簡紳遙。

「簡紳遙這次要表演什麼?」同為藝人學生的伍佳琪瞅著雙眼問。

施可青抬頭睞一眼,然後低頭繼續與數學奮戰,筆桿在死解的算式裡來回打轉。「我不知道。」

「你怎麼可能不知道?」

「我為什麼不能不知道。」

伍佳琪盯著施可青的髮旋半晌,「你們不會還在吵架吧?」

施可青看向下一題,「沒有。」

伍佳琪永遠搞不清楚這兩個人吵架的進度。不過既然當事人說沒有,那麼他也不必瞎操心,再說他還有自己的事情要煩惱。

「你們吵架那我要怎麼辦,這次週記有抽查簡紳遙的欸。」伍佳琪苦喊。

施可青和簡紳遙冷戰期間,施可青不會願意幫忙跑腿催收簡紳遙的週記。先前伍佳琪曾用通訊軟體在班級群組說過週記的事,前前後後又私下訊息提醒簡紳遙數次,可是簡紳遙顯然看了就忘。

「他可能連寫都沒有寫。」施可青一句話把伍佳琪打入深淵。

伍佳琪哀嘆,倫敦鐵橋垮下來。因為是施可青說的,所以他完全相信這種可能性。

施可青放在抽屜裡的手機突然震動,他手指一挑打開來看,懶散道:「說曹操曹操就到。」

「嗯?」

「你要的混世大魔王來了。」施可青手機一放,接著某個現在才來學校的人影從教室後門走進來。一路上和同學們打過招呼,坐到自己的位置。然後上課鐘聲一秒不差地響起,下一秒,頭髮稀疏的數學老師重新站回講台。

伍佳琪錯愕,只得匆匆趕回自己的座位,什麼話都來不及說。

感覺身後人的目光有一搭沒一搭地投射過來,施可青當自己被蚊蟲叮了幾下,忍忍就過了。

但是,這堂數學課結束之後,身後的人馬上仗勢自己腿長,兩步移到施可青面前。借了坐在施可青前面的女同學的位置,撐著椅背托著腮,往施可青桌子挪近。

施可青看見遠方的伍佳琪在對他擠眉弄眼,只好幫忙問:「你週記寫了沒?」

簡紳遙皺皺鼻子,垂眸,有些不好意思,「忘了。」

「期中考後的那個星期記得交給佳琪。」

簡紳遙沒應答,只覺得到時再交給施可青就好了。他修長的手指伸到施可青桌上,然後敲了敲桌子。兩人大眼瞪小眼,瞪到都要變鬥雞眼了,也不見對方有什麼表示。

「幹嘛?」雖然猜到簡紳遙的意圖,但施可青明知故問。

簡紳遙不自在地咳了一下,然後才吶吶地說:「筆記本。」

「我今天忘記帶,你去跟其他人借。」

簡紳遙知道施可青是故意的。右掌伸過去擋住施可青數學課本下筆的位置,不讓施可青繼續寫。

兩人相瞪的四眼之間劈哩啪啦火光四射,誰經過誰倒楣,就連起身往他們走來的伍佳琪也在半途小心翼翼退了回去。

下一堂講課的國文老師站到講台上,兩人視線依然交鋒得難分難捨,幾分鐘內已經打了數十場的戰爭。把座位借給簡紳遙的女同學尷尬且徬徨地站在簡紳遙旁邊──再不回自己的花果山,他就要被打進老師的五指山裡了。

國文老師推推鼻樑上的鏡架,但鏡中世界再透徹,也只是把那兩個人的「眉目傳情」看得更清楚。他抖了抖老邁鬆弛的臉頰,「簡紳遙、施可青,談情說愛等下課再繼續。」

班上登時傳出笑聲,伍佳琪也樂呵地跟著偷笑。

施可青和簡紳遙聞言怔愣,下一秒不約而同惱怒心想:誰跟他談情說愛了!

兩人彷彿有不共戴天之仇,互相瞪了最後一眼,簡紳遙回到自己座位。

課堂終於可以開始了。施可青垂眼看國文課本,可是思緒沒在課本上。

幼稚。

他腹誹,對象是簡紳遙和他自己。

後來,簡紳遙向其他女同學借了筆記本影印。

憑他站著隨便一招就能造成交通壅塞的美色,借不到筆記本才怪。

施可青側身撐著臉頰,望向站在教室後門討論期中考術科的簡紳遙與李葶。一和李葶對上目光,施可青揚手揮了揮。李葶猶如高高在上的女王對平民百姓揮手致意,止乎於禮。簡紳遙雙眸跟隨李葶轉了過來,輕輕在施可青臉上擦過一眼,拉著李葶離開。

下午四堂課全上完了。因為是期中考前一週,所以不必上第五堂課。簡紳遙這位大爺只上了三堂課就走人。

伍佳琪拿著收拾好的書包走到施可青身邊,「我要去圖書館,一起?」

施可青搖搖頭,「我和音樂老師約好了。」

「又去練唱?」伍佳琪以為施可青這次徵選失敗會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振作。沒想到從Aether演唱會回來之後,施可青開始天天去音樂教室報到,即使上學天也沒落下,放學後勤奮練習,看起來沒有他預想中的情緒低迷。

「晚餐呢?」伍佳琪問。

「你自己吃吧?」

「知道了,你別練太晚。」

雖然伍佳琪如此勸告,但是施可青這天的練唱又持續到晚上八點才結束。

太陽西落東升,又是一天的早晨。施可青把握期中考前的最後週休兩日,早上四點準時起床,給自己塞了點麵包,然後睡眼惺忪地坐到書桌前,接受課本和參考書新一輪的洗禮。

好不容易把難解的數學試題弄懂了,施可青滿意地吁一口氣。回頭看單人床上仍然熟睡的伍佳琪,這時手機卻無視他們5-9號房的靜謐,劃開驚天的吵鬧。施可青嚇一大跳,看到床上的人抓著棉被翻到另一邊去,他趕緊把手機從鈴聲轉為震動,然後心虛地看了伍佳琪窩在棉被裡的背影一眼。

哪個不長眼的!

施可青滑開螢幕一看,來電者是簡山羊。他旋即把手機扔到一邊,繼續讀書,可是對方卻不放過他,開始奪命連環Call。好像他沒接電話,對方就誓死不罷休。

雖然沒有鈴聲,可是手機在旁邊頻頻震動,仍會讓人感到煩躁。裝死數分鐘後,施可青不甘不願地接起手機:「幹嘛啦?」

簡紳遙先是一陣沉默,然後才是悶悶的:「來幫幫我……」

「沒空,找其他人幫你。」施可青掛斷電話,幾秒後手機又震動。

「沒人能幫我。」

「最好是啦,那麼多人借筆記給你。」

「我看不懂他們的筆記……」

「誰叫你平常都不乖乖來上課,自作自受。」

「行程那麼多我有什麼辦法!來幫我,拜託!」

簡紳遙不停盧來盧去,施可青把手機音量調小,接著把手機放一邊,任由簡紳遙自己吵。但是過沒多久,手機突然開始頻頻震動。施可青拿起來一看。這傢伙發現他沒在聽手機,竟然改用通訊軟體傳大量訊息給他。

文字不斷往上跑,但是施可青全部已讀不回。一段時間過後,簡紳遙顯然是累了。懶得打字,改用貼圖洗板。一開始是認真或可愛的貼圖,接著變成生氣和威脅的貼圖。

「時間、地點。」施可青輸入文字,很快就收到簡紳遙的回覆。

施可青切換撥號介面,打電話給沈君蔓,正好當了沈君蔓的起床鈴。

「嘿,小姐,想不想見程桓本人呀?」

一句話搞定。

施可青想像待會簡紳遙見到沈君蔓時的反應,忍不住笑了出來。之後和起床的伍佳琪出門吃了一頓早午餐,回程途中接到簡紳遙的來電。

一接通電話,劈頭就是一句震腦的怒吼:「施可青──!」

施可青馬上把手機拉遠,等到沒聲音才把手機貼回耳邊。心底有點得逞後的得意,但語氣裝無辜:「怎麼啦?」

早在吼了施可青那句之後,簡紳遙就被同樣在休息室的其他夥伴瞪住,他只好咬牙壓低聲音:「你讓沈君蔓過來,我怎麼讀得下去!」說到沈君蔓的時候,簡紳遙做賊心虛地偷覷對方。不過對方也在忙著做偷窺者,只是偷窺對象是休息室另一頭專注於ipad的周程桓。簡紳遙一方面慶幸,一方面又心酸。於是,忍不住把火全部倒到始作俑者可青身上。

「你把沈君蔓請走,然後趕快過來!」

施可青知道沈君蔓去了那裡肯定雙眼都黏在周程桓身上,但仍刻意揶揄:「我這不是提供機會讓你們約會?」

「約會也要他把我當回事啊!」

「你是Aether的簡紳遙吔,不要妄自菲薄嘛。」

簡紳遙忍著沒把自己牙齒悉數磨掉。氣極後整個人卸下燄火,無力道:「拜託,你過來,不然我會一直分心。」

施可青不管自己現在切斷電話會有什麼後果,反正面對這樣的口嫌體正直,別浪費時間比較好。於是他輕快說一聲「掰」,結束通話。把手機鈴聲和震動都關掉,手機扔到一邊,立即與伍佳琪一股腦投入期中考。直到下午三點多,沈君蔓聯絡施可青說正在宿舍五樓門前,施可青才恍然想起這件事。

君蔓這麼快就離開紳遙那了?

施可青抱持疑惑,走向五樓交誼廳。

華蘭藝高的宿舍每層樓各有不同的磁卡,所以即使是同住一棟,也無法自由出入每一層樓。每層樓各分為內外兩區,但面積以內區為主。外區包括電梯和樓梯,以及一個角落的座位區充當樓層交誼廳。然後以一道玻璃牆、一道需要磁卡的玻璃大門,與一條走廊隔著,接著便是寬敞的交誼廳,有大吋液晶電視和許多桌椅。平時學生可以在這裡一起吃飯一起討論功課,偶爾也會做為集合點與開會地點。而交誼廳和玻璃門之間的走廊往左右延伸,兩側皆是宿舍房間。

沈君蔓也住宿,可是住在四樓,施可青則在五樓。

施可青打開門讓沈君蔓進來,沈君蔓一踏進門,就把一個牛皮紙袋提到施可青面前。施可青狐疑,接過來打開一瞧,裡面是琳瑯滿目的零食和糖果。

「簡紳遙說要給你的。」沈君蔓對上施可青抬起的視線,緊接著補一句:「不是粉絲送的,你放心。」

施可青第一個念頭並不是想到粉絲,而是「山羊送禮物不是應該送給君蔓嗎?」

不過,施可青的困惑在看到沈君蔓左手抓著明顯比他大上一倍的同款紙袋之後登時化解。

沈君蔓注意到施可青的目光,有些尷尬且慌張地解釋:「我、我本來也要像之前那樣拒、拒絕啦──可、可是──」

可是那隻山羊終於學聰明,懂得利用你的喜好。

施可青自動為沈君蔓解讀未完的話語。

為什麼簡紳遙會知道沈君蔓是草莓控?自然是施可青這個暗地裡的軍師挖沈君蔓牆角讓簡紳遙偷鑽。

順帶一提,簡紳遙本身也是個無藥可救的草莓控。

看,這兩人多麼合得來呀。施可青心想,可是嘴巴上說的是:「你這麼快就走了?」

不會那隻山羊忽然變天才,開一下金手指就全會了?

沈君蔓聳聳肩,「後來Sunny Day來了,李葶跑去教簡紳遙,我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比較可惜的是我不能再看生人程桓了──」捏著眉頭作泫泣狀。

施可青暗罵簡紳遙這根呆木頭。雖然他一開始的確是想惡作劇,不過這呆木頭怎麼不會抓住這個好機會,讀書順便培養感情可是學生談戀愛的王道方式之一啊。

沈君蔓把東西交給施可青以後,死磨硬泡地跟著施可青回寢室串門子。

沈君蔓雖然是高三生,但因為已經確定有大學可讀,所以模擬考什麼的完全不在意,就算墊底也穩進大學殿堂。

施可青心想:沒見過這麼囂張的高三生,不知人間疾苦!

眼見自己的遊戲角色再度慘死在副本BOSS手下,施可青怒火中燒,衝過去搶走鍵盤:「你已經死第五次了,還都用我的補品!你玩自己的啦!」

沈君蔓瞅著無辜大眼:「你怎麼知道我死第五次?喉喔──你不專心讀書。」食指指向施可青。但是面對施可青的怒視,他極快焉了下去。「好嘛。因為你的比較高等,又有一堆寶物──」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藉口一堆。

螢幕中,施可青的遊戲角色還站在重生點。

這款線上遊戲名為《曙光ONLINE》,過年的時候才開放公測。代言人是Aether,所以施可青從簡紳遙那邊揩了不少油,什麼限量寶物什麼一次性道具什麼高級裝備通通都有。全身上下都是從簡紳遙那裡得來的,以至於之後簡紳遙用這件事來威脅施可青幫忙完成副本,施可青賠上了自己遊戲角色的節操──答應幫忙解副本時,萬萬沒想到那是一個夫妻雙人副本,所以施可青的遊戲角色目前的配偶欄寫著簡紳遙遊戲角色的名字。

幸好粉絲們只知道Aether本人有在遊戲裡玩,不知道他們的遊戲角色名稱,否則施可青這隻角色恐怕是萬年懸賞榜首。

不是沒想過讓遊戲角色離婚,可是Aether七個大男生都瘋玩線上遊戲。簡紳遙這名老么搶先哥哥們,做為七人中唯一在遊戲中有家眷的,腦袋被雷劈到,認為必須身先士卒玩遍大大小小和夫妻有關的任務和副本,好提供哥哥們往後做為參考。

施可青直罵簡紳遙白癡,因為任務和副本密技上網找就有了。

施可青目光在角色身上膠著一陣子。「算了,你要玩就玩吧。」期中考比較重要。但在轉身的時候回頭提醒一句:「別看朋友名單,如果看了──」施可青齜牙裂嘴。

「好、好啦,我不會看。」本來動了歪腦筋的沈君蔓心虛且後怕地收妥好奇心。

施可青得到沈君蔓的保證,爬回矮桌前面入定。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沈君蔓對遊戲有點膩了,丟掉滑鼠問施可青,「要一起吃晚餐嗎?」

施可青抬頭看向窗外,外頭一片黑,他茫然地低頭看手機。

竟然已經七點了。

施可青原本沒覺得餓,可是現在被沈君蔓一問,肚子頓時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施可青趴倒在桌子上,腦袋沉重到臉頰似乎要烙上課本的文字印。大腦疲累,導致肚子頻頻抗議,施可青也懶得動彈。

沈君蔓看施可青一副砧板死魚模樣,他一邊起身穿外套,一邊用腳踢踢施可青死死黏在地板的屁股。

施可青用爪子煩躁地揮開沈君蔓的騷擾。「我辟穀……」有氣無力。

「你屁股啦。」沈君蔓再次狠踢施可青臀肉,催促:「走啦,晚餐!」

「你先跟佳琪去吃啦,佳──」施可青臉頰貼著課本蠕動蠕動,視線移到對面,才發現他的戰友早已背叛他,投入與周公同遊的行列。怪不得沒聽到半點聲音。

看見手機螢幕亮了起來,某個人又打電話來了。施可青拿起手機,盯著螢幕幾秒,翻眼嘆息。

施可青抬眸對沈君蔓說:「你去吃吧,我晚點再吃。」

沈君蔓莫可奈何,甩甩手離開了。施可青目送沈君蔓背影,門扉闔上之後,他持續凝視數秒才挪開雙眼,接著按下手機接聽鍵,答應了簡紳遙這次的SOS。

施可青之所以會答應,是因為覺得這人又打來肯定是真的窮途末路。他如果再拒絕,好像太鐵石心腸。而且賭氣歸賭氣,他可不希望好友被當掉──華蘭藝高是有延畢這回事的。

之前施可青氣簡紳遙不斷給他膨風信心,另一方面卻也是自己太傻、太不自量力──起源那缸全是名貴的孔雀魚,分明不適合他這隻小丑魚,他卻妄想天開想要加入。

施可青知道簡紳遙帶他進Aether演唱會後台,是想要給他加油打氣──明明不必這麼麻煩,簡紳遙卻還是做了──施可青對此是心懷感謝的。每當想起那時站在舞台上的悸動,就會產生繼續努力的動力。

所以他似乎應該別再那麼幼稚了,應該報一下恩?

當晚,施可青雙手抱胸,在寒風中冷得跳腳。

為了避免粉絲與各家媒體捕捉到某神秘女子夜晚出入Aether保母車,影響Aether清新形象。傅傳要施可青遠離人聲鼎沸的鬧區,在人煙罕至的郊區公園邊角等候。

施可青轉頭看身後扶疏枝葉搖曳,陰風綿綿,鬼影幢幢,好像隨時會出現什麼恐怖的東西。他不禁抖抖肩膀,強迫自己把目光轉回正前。

蕭風簌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溫度驟降,施可青在低溫中抖成篩子。當他懷疑自己會不會就此抖成腦中風的時候,一輛黑色保母車從前面的十字路口疾駛而來,速度快到像是不停靠車站的火車。

上一秒才看見車子,下一秒車子就在眼前急煞,輪胎彷彿激起了白煙。施可青冷到大腦遲鈍,愣愣地看著車子。忽然車門一開,施可青猶如被綁架般,遭人狠狠扯了進去,還未反應過來,車子已經行駛在馬路上。

「甩掉了甩掉了!」

「傅哥根本賽車國手哇!」

「哥只是個傳說,不要太迷戀哥。哇哈哈哈哈哈!」

施可青趴著呆傻住,車子前後方的歡呼聲在他放空的腦袋不斷綻放煙火。直到腦袋炸出一朵金星,他猛地回神,發覺底下觸感溫暖,腰部被什麼環住。昂首一看,是某人尖細的下巴。

施可青觸電般整個人瞬間彈開,落到旁邊的空位。

只不過是趴在一隻乾巴巴的山羊大腿上。

施可青不斷說服自己,撫平心跳,轉眼卻見簡紳遙翻開書包拿出課本。

「在車上念?」施可青錯愕,以為抵達目的地後才開始。

簡紳遙一臉不然呢的表情。

施可青無言,先轉頭看後排某兩位捧著零食注視他和簡紳遙的人,再轉頭看駕駛座的傅傳以及副駕駛座陌生的女助理。怎麼看都不覺得這裡是個安靜讀書的好環境。

「尼們方心,窩們不揮搭老尼們的(你們放心,我們不會打擾你們的)。」古楷廷狼吞虎嚥,說話含糊。古楷廷旁邊的方丞俊更像餓死鬼,臉頰鼓鼓沒辦法說話,附和地點頭,右耳的垂吊式銀色耳環晃動。

施可青頭疼。偏偏Aether兩個最好動的人在這裡。

施可青垂低脖子,從後背包裡拿出劃好重點的課本、參考書和筆記本,然後全部扔到簡紳遙大腿上。

簡紳遙覺得莫名其妙,馬上有樣學樣地扔回去。「你要教我啊。」

大腿上累累書堆沉甸甸,教學大業漫漫無期限。

中途因為前方傅傳的大嗓門以及後方兩人喀滋喀滋的零食聲妨礙專注,施可青和簡紳遙轉移陣地,擠到最後一排空位,手臂貼手臂,兩人之間幾乎沒有空隙。而施可青忙著替簡紳遙講解,壓根沒注意到距離過近。

一段時間過後,施可青隱隱感覺兩道視線熱辣辣地投射過來。頭一抬,應該在前面吃喝拉撒的方丞俊和古楷廷以上半身掛在前排椅背上、雙腿跪於椅墊的姿勢對他們進行視線干擾。

雖然兩個人靜靜的沒做什麼,但光是睜大眼睛不停地盯視,也讓施可青感到精神壓力。

「那個,你們……」

「你再說一次這題怎麼解?」古楷廷突然問。

施可青一愕,「哪題?」

「這題啊。」古楷廷伸手一指。

於是,本該為簡紳遙進行解說的施可青,在方丞俊和古楷廷猶如好奇寶寶的催促之下,轉而為兩人講解。一而再再而三,施可青漸漸從簡紳遙個人的家庭老師變成開班授課的補習班老師。

施可青說到口乾舌燥,但方丞俊和古楷廷仍七嘴八舌,將好奇心發揮到底,讓施可青深感好奇心害死人之苦。

簡紳遙見時間一點一滴流失,自己的讀書進度卻卡在某個關卡停滯不前。面對兩位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哥哥們,他逐漸拉長臉,眉頭攏得像山高。以前沒看過他們認真讀書,為什麼現在突然搖身一變優等生。

擔心再這樣下去,自己期中考不保,簡紳遙轉頭向傅傳告發方丞俊和古楷廷企圖害他延畢之嫌。

延畢?那可是會讓簡紳遙和Aether貼上讀書不認真、不學無術的標籤呀!不行不行!

傅傳趕緊讓另一位經紀人開著載送Aether其他人的保母車把這兩個搗蛋鬼接走,就連女助理也換乘另一輛車。

車內頓時清淨許多,施可青和簡紳遙也換回位置較為寬闊的前排。

施可青被左車門和坐在他右側的簡紳遙包夾在中間,原本沒感到不妥,但是當簡紳遙專心低頭解題,車內靜得只有簡紳遙寫字的沙沙聲的時候──保母車隔音良好,沒有其他車子行經時的各種噪音──施可青發覺自己和簡紳遙之間貼得只能容納一根小指頭。簡紳遙一有任何小動作,手臂就會輕輕與他的摩擦,微癢的騷動在內心發酵成某種說不清的異樣。

人在過度沉靜的情況下五感會被無限放大。

簡紳遙猶如湖水,而他是他湖裡的魚,只要湖水起了任何漣漪波紋,他便會不禁逐水流游擺,五感被滲透。

萬籟俱寂中,施可青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以及隔壁簡紳遙淺淺的呼吸聲。

好像有什麼不太對勁……

施可青心想。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