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十分熟,愛情十分生》網路連載版 第1部之04


造型獨特的R字建築物像天空落下的巨大文字,落腳於松山區。藍天白雲之下,筆直矗立,猶如世界主宰撼動與威嚇著施可青。

建築物最右側R字延伸出去,象徵T字橫寫的凌空地帶宛如跳水板。而台北盆地是一座天然泳池,等待有人從跳水板一躍而下,為人生孤注一擲。

施可青抬頭遙望那面懸空的跳水板,既熟悉又陌生。

先前幾次期待落空,讓他覺得自己就像來這裡跳了水。深深沉進池底,感受四面八方來自水的壓迫。嗆死了,然後重生。彷彿鬼魂連續七七四十九天不斷循環自己生前的自殺行為。

雖然這樣形容起源徵選會好像不太妥當,畢竟這是他自己的選擇,沒人拿刀逼他趕赴。

交握於小腹前的雙手巍顫顫。施可青施力壓制,但是只能減輕顫抖幅度。

凝視起源大樓高點太久,脖子發痠。施可青嚥下一股氣,視線下移,投向正前方起源大樓的一樓後門。門外沒有任何待會將舉行徵選會的文宣廣告,可是熟門熟路的人早如滔滔大浪漫延至後門階梯前,施可青是其中一隻渺小的浮游生物。

施可青默默觀察周遭的神色各異。有人陷入望我境界,不停重複背誦歌詞;有人一直和自己的陪考者聊天,試圖轉移緊張情緒;有人像是獵豹般兀自睜著銳利雙眼,滿臉躍躍欲試。

施可青前幾次來的時候還會透過觀察其他人的言行舉止去猜測實力,可是沒有多麼準確,施可青就不再猜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評審的喜好更是大海裡的那根繡花針,令人摸不著頭緒。

距離公開的徵選時間還剩半個小時,施可青心想差不多的時候,大樓後門被工作人員由內打開。

「請大家往裡面移動,請勿推擠。」工作人員大喊。

雖然現場氣氛被緊張籠罩,但是眾人仍秩序良好。他們魚貫進入起源大樓,然後被另一名工作人員帶往交誼廳。雖然交誼廳能容納約略五十人,可是每年增量的徵選人數迅即擠得交誼廳水洩不通。座椅不敷使用,許多人乾脆席地而坐或者靠牆站立。

交誼廳旁邊有三間獨立的小型會議室,其中最裡面的一間做為徵選會的面試地點。

施可青貼著交誼廳中央一道避免來客直接看穿內部的擋牆而站──這已經是他等候面試時的固定站位了。他將自己填寫報名表之後得到的號碼牌別上去——八十六號,不前不後的號碼。

面試正式開始。從第一號開始,每次五個人進去。

施可青所站的位置正對交誼廳另一頭,那道牆壁鑲嵌一台寬度大約兩名成人手臂敞開的大型液晶螢幕。螢幕輪流播放起源藝人們的MV與各種廣告影片,每支主打歌都耳熟能詳,幾乎每位藝人皆擁有令人欣羨的出眾外貌。即使猜得不準確,施可青此時還是忍不住打量其他徵選者的外貌,想著哪些人可能不久後便會加入起源,成為影片裡的其中一人。

可能大家都知道起源想要的是什麼人,所以現場爭奇鬥艷,其中夾雜幾顆平凡無奇的小石子。如果現場臨時開個選美大會,大部分的人都是龍中之龍,鳳中之鳳。

施可青低頭摸摸自己的臉頰,除了皮膚不錯、沒什麼青春痘以外,沒其他特別的。

每往自己的五官方面想,再聯想到起源在外貌上的高標準,施可青就無比喪氣。

胡思亂想的時候,施可青的號碼被叫到。他馬上精神抖擻,把那些五四三全部趕出腦海,領著其他四人一起走進房間。

三位評審坐在長桌後頭。一連串徵選表演帶來疲勞轟炸,他們撐著鬆垮的眼皮子,一邊翻閱徵選者資料,一邊抬頭看本尊。不過其中兩個人在看到施可青這位熟面孔之後,甚至不必看施可青的資料就知道這個人是誰。

「施可青,直接開始吧。」

評審通常都是叫徵選者的號碼,但是施可青來得太頻繁,即使不費心記,「施可青」三個字也主動在腦袋留下痕跡。

相較那兩位對施可青這位常客熟到不能再熟於是態度隨便的評審,坐在施可青左手邊有些年紀的女士倒是頗有興趣地精神貫注。

聲音具有辨識度,一聽就能知道歌唱者是誰,這是僅憑努力也得不到的天賦。但成也在此,敗也在此。因為太有特色,放進團體裡可能不適合。

雖然選錯歌,比較適合爆發力的歌曲。但是懂得運用小聰明收斂技巧,選擇不油腔滑調,誠懇地唱完整首歌。

那名女士一邊聽,腦中一邊閃過許多犀利評估與探究未來潛力的考量。

等五個人悉數表演完之後,評審輪番有一句沒一句地講評,女士卻在最後刻意點名施可青。

施可青多次參加起源徵選會,首次有評審特地點他名。他呆傻,深恐自己又會重重一躍而下,不敢興起任何奢望的念頭。

「你是簡紳遙的同班同學?」

施可青一愣,呆木點頭。

「他之前找過我,請我試聽你的歌聲,但是那次你沒出現。」

施可青訕然,原本對焦女士的目光一時之間不知該放哪。他手足無措,不曉得對方挑這個時候說這件事的用意。臉頰越來越燙,直想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女士看出施可青的困窘,沒再說什麼,放施可青和其他四名徵選者離開會議室。

完成所有徵選者的面試之後,三位評審關在會議室裡討論這次徵選會的結果。

起源的徵選會採取比較當機立斷的方式,徵選會結束後的一個小時內就會宣布結果,不做其他徵選會普遍少則一個星期多則幾個月的心理凌遲。但是,這可就苦了起源的評審們,因為他們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依靠經驗與慧眼決定人選。

第一關就是先淘汰不符合起源審美標準的人。

雖然評審們一向對這道第一程序不以為然,可是起源請他們來做事,他們也只能按照起源立下的標準去挑選。幾次徵選會下來,習慣了,做得也就順手了。不過偶爾也會出現讓他們難下決斷的人選──例如應該在第一關被淘汰,可是富有才能與潛力的人。

三位評審盯著施可青的報名表,非常為難。

「說句老實話吧……他長得不醜啊。」

「可是沒達到起源的標準。」

「我們做評審這麼久了,只顧著挑最好看的,損失多少有潛力的孩子。」

「所以呢?你覺得要錄取他嗎?」

「是啊。我們以前不是也選過長相沒那麼亮眼,可是有才華的孩子嗎?然後這些人當中也有人順利出道了。」

「那些孩子都有表現出自己自信的一面,可是這個施可青就……」

「自信是可以培養的。」

「他都來幾次了,但是每次都讓我感覺他很自卑。」

兩名男評審展開一場唇槍舌戰。一番口水戰過後沒有共識,只好尋求一直在旁邊閉口不語的女士意見。

「陳婉晶老師,你怎麼看?」

沉入思考的陳婉晶將逐漸翻白的眉頭鎖成死結,法令紋因為嘴角下垂而拉長。繼續沉默一小段時間,他長長嘆氣,「我們只是替起源挑選,不能自己做決定。」

這句話不僅提醒他自己,也點醒了同樣左右為難的兩位男評審。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