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十分熟,愛情十分生》網路連載版 第1部之02


※※※

下午三點多,施可青結束聯合術科考試,回到教室整理書包。

二年二班空無一人,不過幾乎每個人的書包都還掛在書桌邊,足見書包主人還在學校裡活動──除了施可青身後的座位。

施可青的座位是倒數第二個位置。簡紳遙則在施可青的後面,是整個教室裡最靠近對外窗戶與掃除用具置物櫃的座位。

施可青走到簡紳遙座位,看見各種通知單和老師加發的講義資料雜亂地塞在抽屜裡,隨時自動洩洪也不無可能。施可青小心翼翼地每次抽出兩三張,撫平邊角皺摺一張張疊好,然後將導師和老師們交代過的事情,以及需要繳交的考卷錢和其他費用,一一用便條紙寫下來,黏在通知單最上面,然後整疊放進從導師那裡取得的牛皮紙袋。

離開教室的時候和返回教室的同學們道別,施可青慢慢走出校舍。

「喂?傅哥,我要拿簡紳遙的東西給你。」施可青順時針繞著中庭噴水池信步而行。

學校省水,此時噴水池只有池子裡的水流動。同學們的聲音不斷或遠或近地傳來,校內依然熱鬧,但是通話另一端似乎比這裡更吵。

一道興奮的尖叫聲霍然以割破耳膜的力道從聽筒竄出來,施可青嚇了一跳,趕緊拿遠手機。

「啊?可青?你剛剛說什麼?」

施可青心想我找你還能有什麼事,跑到沒人的角落朝話筒大吼:「我說──!我要拿簡紳遙學校的東西給你──!」

各種人聲與其他無法辨識的背景聲音張牙舞爪,傅傳微弱的聲音在這當中努力求生存,斷斷續續。

「好,你來──」

話尚未說完,驀地終結。

施可青瞪著手機螢幕顯示通話結束,最關鍵的地方完全沒聽到。無力感重重襲來,他努力沉澱情緒,暗吁一口氣。操縱手機連上Aether官方網站的行事曆,確認Aether在哪裡。

起源娛樂公司從今天開始將在松山文創園區舉辦為期三個月的展覽會,展示起源藝人們曾經穿戴的登台服飾和使用過的道具,以及販售週邊商品。Aether等起源藝人皆會出席今天的開幕活動,並且進行小型表演。

松山文創園區離華蘭藝高不遠,用走的就能到。

施可青經過中庭來到穿堂,校門口近在咫尺。他迅速走下階梯,準備穿越車道。這時,原本緊闔的華麗雕花黑鐵校門緩緩移開,一輛純白色保母車開向校門,卻忽然停在施可青左前方,距離施可青大約兩公尺。

施可青困惑,提腳繼續走,可是突然被人從後方連名帶姓地叫住。

一名烏黑秀麗長髮,頭戴紅色髮箍的人從穿堂走來。微捲髮尾與百褶裙擺隨著行走時的律動輕輕搖曳。施可青視線向下,看見對方腳上穿著比他們一般學生還要高跟的黑皮鞋。

華蘭的藝人學生在校內擁有特權,而鞋子是其中一項。雖然鞋款必須是黑皮鞋,但能做平底以外的選擇。即使要自虐穿二十公分以上的恨天高,也請自便,只要別妨礙課堂活動。

對方除了換掉平凡的黑皮鞋之外,書包也被典雅的小型名牌包取代,背帶拽得很長。

施可青關注對方漂亮名牌包的時候,對方則是站在比施可青高的階梯上,挺著小臉蛋,用有些高傲的姿態睨視施可青抱在懷裡的牛皮紙袋。

「那是要給阿遙的?」

「嗯。」

「我幫你拿給他吧,順路。」微笑。

施可青當然知道對方順路,因為他是Sunny Day的李葶。Sunny Day同樣隸屬起源娛樂公司,現在自然也要趕去松山文創園區,出席展覽活動。

假使是平時,施可青不介意李葶幫忙轉交,但是這次施可青搖了搖頭:「我要跟他收錢,所以想親自拿給他。」

李葶伸出來準備接收紙袋的左手僵在半空中。一陣尷尬的冷風吹來,他抿嘴,撐住差點破功的微笑。

「是嗎?那我載你一程吧,反正順路。」

施可青趕緊擺手,「不必麻煩了。」

「怎麼會麻煩呢,阿遙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李葶不容施可青推辭,笑著拉施可青到保母車旁,然後打開門把施可青推進去。緊接著自己再擠進去,斷絕施可青的出路。

施可青倍感無言,明明還有其他位置可以坐,李葶偏偏選擇與他緊貼而坐。

在車子上路的情況底下,施可青只好被動接受這個安排──可以省下走路的力氣和時間也沒什麼好拒絕的。

施可青偷覷正在滑手機的李葶,清了清喉嚨,打破詭異的氣氛:「最近在忙新專輯嗎?」

李葶頭也不抬地:「正在籌備。」長髮自鬢角兩旁輕垂,五官埋在如瀑的黑絲當中,全副心思專注於手機。

施可青看向李葶的手機螢幕。李葶正在看展覽開幕的新聞和照片。

「什麼時候發行?」

「大約下半年吧,九月或十月。」李葶忽然想到什麼而抬頭,濃密的長睫毛如羽翼搧動,「你要參加哪個公司的徵選會?」

施可青一怔。兩人只是點頭之交,怎麼李葶也會問這種問題?不對,應該說──「你怎麼知道我最近要參加徵選會?」施可青詫異。

「阿遙跟我說的。」

那隻嘴巴漏風的死山羊。

「而且除了大考的那個星期,你不是每個星期都會參加徵選會?」

「我沒有每個星期都參加……!」這樣的話,到現在還不是儲備藝人也太心酸太悲慘了吧!

「那,你會參加起源徵選會?」

「對……」

「這樣噢,加油。」

那個同情的眼神是什麼!施可青內心有點抓狂。如果對方是沈君蔓,他肯定登時化身金鋼狼撲過去把對方的臉當手機螢幕刷幾下,可是這個人是李葶。

從華蘭藝高到松山文創園區車程不過五分鐘,施可青以為李葶會送佛送到西──不過他人的確是乘著保母車來到松山文創園區了,卻在台北文創大樓旁邊被丟包。

保母車停在管制區域外,周圍只有幾名工作人員。車子一停,施可青就被李葶「請」下車。

台北文創大樓猶如一面傾斜的天空,施可青張著嘴巴抬頭觀望,腦袋隨之傾懵。

「在這裡開幕?」施可青問安然坐在車裡的李葶。

「不是,在花園,不過現在人應該在展演廳。」李葶上半身斜出來,「再過去就是後台。閒雜人等不能進去,你聯絡傅傳吧。」然後當著施可青的面大力關上車門。

保母車甩著屁股,筆直行經倉庫區然後抵達管制處。經過警衛的放行之後,逐漸從施可青的視野裡遠去。

施可青傻眼,愣在原地。

朝左手邊望過去,雖然大樓前面廣場可以通行,可是再過去,北向製菸工廠、巴洛克花園和多功能展演廳所在的那個地帶被木板牆隔離了。木板牆背面,所有起源藝人的巨大圖像一字排開,昭告這三個月背後是起源的地盤。

以起源愛錢的程度來猜,從一般入口進去一定需要入場費。雖然對展覽有些好奇,但是施可青今天提不起勁,如果要看展覽等以後吧。

施可青提著心臟往臨時搭建的檢查哨站走去。

雖然失敗機率很大,但還是試試看吧。

施可青硬著頭皮對哨站警衛說明來意,可是馬上被警衛揮蒼蠅般趕走。

「我是華蘭學生……」施可青一邊說,一邊指著身上制服。剛剛站在文創大樓旁邊就很惹眼了,不少路過民眾都會轉頭行注目禮。

可是警衛大叔顯然不知道施可青身上穿的制服曾經被許多藝人加持過,是未來明星的象徵,他繼續趕蒼蠅:「仔要沒有通行贈就不能進企。」

高估了華蘭光環,施可青只得摸摸鼻子退回廣場,掏出手機聯絡傅傳。不過他打了四五通,全部是語音信箱的甜美人聲。他晃著雙腿在廣場打轉徘徊,有點恨自己為什麼沒問過Aether其他經紀人或助理的手機號碼。

難怪老師如果有什麼話或什麼東西要給簡紳遙,都是讓平時在學校能隨傳隨到的他跑腿,傅傳這條聯絡管道實在太不可靠了。

蕭蕭冷風吹動,木板牆開始跳起波浪舞。工作人員趕緊抓著工具進行補強,來了又走,而施可青還在廣場虛耗光陰。

討厭的不傳!不傳!不傳!

通話、切斷、通話、切斷、通話、切斷、通話、切斷、通話──假設戳的是實體按鍵,此時鐵定已經被施可青的大力金剛指碎得原形不復。

之前他太自動自發,所以簡紳遙和傅傳都以為他能自己搞定。卻忘記他不過是一般民眾,闖不進去的禁區多的是。

失職的經紀人,效率不彰!

施可青又在心裡罵了這句話,電話突然接通了,不知道傅傳是否得到通靈能力。

「啊啊──對不起可青,我在忙──」傅傳哀號。

情緒隨著耐心被磨完了,施可青已無氣可發。他先是疲弱的一陣沉默,然後說:「我在後台外面……檢查點外面。」

「我讓小彤過去!很快的,你再等一下啊,抱歉我先去忙了!」好不容易接通的電話被匆匆掛斷。

施可青皺著臉孔,帶著「小彤是誰?」的疑問,將手機收起來。他望向哨站後面那條筆直的通道,等候人影出現,不時搓揉自己雙掌。長筒襪無法抵擋冷風的穿刺,裙底下面一片寒冷,他忍不住一連打了好幾個冷顫。

天空出現夕陽即將到來的漸層色,施可青瞪著通道,瞪凸了眼睛也遲遲等不到傅傳口中的小彤。等候期間通道上不少人來來去去,但就是沒有人往哨站外面走來。

冬天夜晚來得很快,再等下去天都要黑了。施可青急躁踱步。

等啊等啊等,施可青終於捕捉到兩個正往他這個方向走來的人影。

那兩個人偷偷摸摸地貼著通道與倉庫建築行走,一路上抓著風衣領子遮住自己下半張臉,上半張臉則是依靠墨鏡和帽子遮掩,三不五時探頭探腦觀望四周。他們邁著迅速的貓步不帶半點塵埃地來到哨站,嚇得警衛大叔差點心臟病發。通過檢查後,他們被餘悸猶存的警衛放行。出來後還是那副行跡鬼祟的模樣,讓施可青非常躊躇自己到底該不該上前詢問這兩個活像暴露狂的人:「你是小彤嗎?」

就在這個時候,那兩人之中帶頭的往施可青這邊看了一眼,然後居然拉著身後的夥伴往施可青這邊走來了。後面那個人大肆甩動自己被抓住的左手臂,像在強力反抗。

施可青錯愕,心想:難不成真的是小彤?

隨著他們飛快從一根牙籤變成一隻牙刷,再從一隻牙刷變成一桿曬衣架,施可青驚覺前面那個人長得滿高的。

他們衝到施可青前面,帶頭的人迅速上下打量施可青:「哈!真的是華蘭的學生。」

施可青呆愣,對方的聲音相當中性,好像在哪裡聽過。

「他傻住了嗎?」

「白癡啊。我們這樣鬼鬼祟祟的,他能不被嚇住嗎。」較矮的那人吐槽,口氣很不客氣,但是嗓音卻是女性的清甜。

施可青驚回神,帶頭的卻對他說:「別怕,我們不是壞人。」似乎是想安撫他。

施可青默然。壞人都馬說自己不是壞人。

那個人似乎也想到這點。思忖一下,接著不顧夥伴的阻止,雙手放開緊縛的領片並且扯下自己繞在口鼻上的圍巾,最後脫下自己的墨鏡。

施可青呼吸一滯,腦袋空白幾秒,然後發現自己肢體僵硬,雙手已不自覺攥成拳頭,流出手汗。

較矮的人不太苟同地瞪了夥伴一眼,但也跟著脫下自己臉上的偽裝。

施可青抖著瞳孔,視線微微一偏,越過兩人身側,投向前方更遠處的某棟大廈。玻璃牆外頭貼了一幅大約五層樓高的廣告布幕,除了面積引人注目,布幕中笑容燦爛的十二個人更是吸人眼球,天下皆知的妖孽美。

Gaia蓋亞十週年世界巡迴演唱會六月啟程──布幕右側斗大的金色字體璀璨無比。

視線拉回來,施可青聚焦站在自己前方的兩人,確實和廣告裡的某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只是廣告因為經過修圖所以有點失真,眼前的笑容卻比廣告更具魅力丰采。

真人完勝。

施可青不敢相信自己等在後台外面,竟然就能遇到偶像女王團。這大概是他今天最走運的一件事!

因為對方正嚴肅地盯著他看,施可青不敢亂喘氣。想要調整僵直的表情,可是顏面神經失調,笑臉調成了驚恐。

雙方陷入乾瞪眼的僵局,氣氛異常沉默,鬧得施可青心惶惶,接著突然爆出一聲中氣十足的:「華蘭人有哪三寶!」

「藝、藝高膽大人不老!」突然被對方吼這麼一句,施可青差點腿軟並且找不回失蹤的聲音。

「你幹嘛嚇他?」

「野生的學妹太珍貴了,忍不住想捉弄一下。」莞爾後困惑,「嗯──是野生的對吧?」

施可青糾結:野生是指沒有出道也不是儲備藝人的意思嗎?

「嗯……我還不是哪間經紀公司的……」

「你叫什麼名字?」

「施、施可青。」

兩人突然互換視線,臉上露出似乎懂了什麼的笑容。

「原來你就是阿遙的巧克力呀。」笑得曖昧。

施可青一頭霧水,「什麼?」

「阿遙常常提到你呢。」

施可青有了不好的預感。

「說你參加起源徵選會,但都沒通過。」

施可青心底響起一串需要消音的髒話。

這種糗事有必要弄得人盡皆知嗎!

「他問過我們怎麼做才能幫助你通過徵選會。」語氣一頓,「忘記自我介紹,我是Gaia的Edith,是你華蘭的畢業學姐。」

「我是Gaia的Flora。」

高的是Edith,矮的是Flora──施可青當然知道,因為他收集了Gaia出道以來的每一張專輯。雖然說不上死忠,但也對Gaia有著某種程度的支持。

施可青雙手背在身後,偷偷擦蹭冒汗的手心。

「我反問他意見,然後你知道他的反應是什麼嗎?」Edith對施可青眨眼。

美色當前,施可青卻是再度一陣不好的預感。

「他笑說『整形比較快』。」

簡紳遙竟然在別人面前毫不留情踩了他的痛處,施可青內心飆起人生至今最長的三字經,毫無休止。

Edith開口要再說什麼,可是才剛吐出一個「他」字,旁邊忽然傳來尖叫聲。

幾名Gaia粉絲恰好路過,發現Edith和Flora,於是馬上尖叫。他們這一叫,也讓周遭其他路人看到兩大巨星。大家紛紛拿出手機拍攝,並且飛快朝Edith和Flora奔去。

Edith和Flora看著宛如非洲原野象群奔馳的兇猛景象朝自己而來,內心咯噔一聲。

Flora拉住比自己高大許多的Edith,兩人慌忙和施可青道別,立刻往他們的目的地文創大樓逃命去。一大團迅速聚集的粉絲和民眾如龍捲風襲捲,把他們曾經停留的足跡殘捲殆盡。

Edith邊跑邊慘叫:「慘了!真的慘了!」

Flora瞪Edith:「如果你不自己暴露行蹤,我們到現在還很安全!」

「我不是說這件事啦!」Edith抱頭,「阿遙大笑之後,後面還有說一句話。那句話才是最重要的,可是我還沒跟學妹說!」

Flora當時不在場,所以不知道Edith和簡紳遙的談話始末。「什麼結尾?」

Edith回想當時簡紳遙難得的一臉認真,噗哧笑出來。

「他說──

「不過,現在的施可青就已經很好了。」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