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十分熟,愛情十分生》網路連載版 第1部之01


華蘭藝術高中的體育館兼小禮堂,訓導主任正在講台上滔滔不絕。

開學典禮已過半個小時,學生們經過師長們的致詞輪番轟炸,早進入催眠狀態,站在底下有一聽沒一聽,思緒不知道飛到哪裡去。有些學生忍不住交頭接耳,但訓導主任站在台上看得一清二楚。一開始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沒有制止。可是當學生們的聲音越來越大,他輕咳一聲,提醒學生們安靜。

現場瞬間安靜下來,訓導主任用目光巡了禮堂一圈,然後繼續透過麥克風發話。

一段時間之後,良好秩序再度形成一盤散沙。學生們變回閒不了嘴的鳥兒在底下嘰嘰喳喳,其中不乏新生頻頻往禮堂大門方向行注目禮。

今日華蘭頭條大事:超人氣偶像團體Aether造訪華蘭藝術高中,全員陪同團內老么出席開學典禮。

華蘭藝術高中,顧名思義是一間專門培養藝術人才的學校。校內人才濟濟,全校三分之一學生為線上藝人,而家喻戶曉或者小有名氣的校友更是多不勝數。在校內走動,隨便拐個彎就能遇到某歌手,上個廁所隔壁站的就是某演員,所以華蘭學生相當習慣見到藝人──不過這種司空見慣僅限於舊生──對於新生來說,見到藝人仍是很新鮮的一件事,尤其是人氣超夯的Aether。

和新生們同樣激動的,就屬禮堂一樓左右兩側的媒體記者們。自從Aether現身禮堂,他們手上的相機和攝影機就不曾停過,劈哩啪啦拍個不停。

今天的媒體陣仗比先前幾次的開學典禮大上數倍,全衝著Aether而來。華蘭藝高開放記者們事前申請出入開學典禮的許可證──華蘭藝高學生身分特殊,有些經紀公司會想要發些藝人在校相關的新聞稿增加曝光度,或者對外培養好學生的形象。華蘭藝高通常樂於配合這項要求,畢竟這對校方來說也有宣傳的好處。

一些新聞記者不斷埋頭敲打自己膝蓋上的筆記型電腦鍵盤,努力拚最新的新聞稿。

Aether,中文名稱是埃特邇,源於希臘神話的太空之神。二○一○年出道的七人男子偶像團體,隸屬起源娛樂經紀公司。

Aether打從出道便一炮而紅,更奪得台灣音樂界最高殿堂金音獎的新人獎。上個月發行的專輯銷量目前已經突破五十萬張,而且持續熱賣中。這個數目在以前或許並非多麼驚人,可是現今實體唱片銷售低迷,這樣的銷量已是神級。

大眾普遍認為Aether很快就會像紅極一時的前輩們那樣曇花一現,被緊接而來的一波波新人淹沒。可是,數據會說話。Aether直到現在依舊保持紀錄,甚至是屢破自己紀錄,依然是屹立不搖的偶像小霸主。街頭到處可見他們的代言廣告,歌迷們對他們的熱愛不減反增。

施可青注視那些宛如打遊戲拚速度的記者們,覺得新聞稿內容或許就是那些。

Aether相關新聞太多,以至於平時看電視或瀏覽網路,總會無法避免看上兩三則。有些新聞甚至太過煽情感性,令人不禁懷疑該名記者是Aether的歌迷A.I.R。

Aether彷彿一股永不減退的狂潮,四處留下他們的蹤跡,猛刷存在感。

施可青想起先前返校日看到華蘭高層和董事親自出來接待他校貴賓,談到Aether的簡紳遙正在華蘭就讀,一副「我們學校就是能培養出這麼有實力又受歡迎的學生」的炫耀模樣。

華蘭藝高是一間人人搶破頭要入學的藝術高中,教學自然不差。但是施可青心知修行在個人,而成就是靠自己努力掙取。以簡紳遙為例,他在入校之前早已為夢想付出心血,不知道磨練多久才換來如今的榮耀。

施可青會來華蘭藝高就讀,當然也是抱持著夢想。不過,施可青自認付出的努力沒比那些藝人學生多。雖然施可青從小想當歌手,可是直到進入華蘭藝高之後才開始真正鍛鍊自己。

此時講台上的人已由訓導主任換成教務主任。無聊的施可青打個呵欠,耳朵塞著教務主任的發言與周遭人的竊竊私語,一律左耳進右耳出。

隊伍是以年級與班級分開排列,由前至後依序是三至一年級,每個年級四個班級並列。

施可青站在隊伍中央地帶,低頭微微向後瞄。染著一頭紫黑色短髮的簡紳遙站在隊伍最後面,奶白色肌膚在記者們的閃光燈之下猶如大理石般閃耀。他面無表情,毫無笑意的臉孔看起來非常嚴肅,宛如一座冰山。雖然和大家一樣身著深藍與黑色相間的冬季學生制服,繫條紋領帶,可是穿在他身上感覺就特別好看。寬肩窄腰的完美倒三角型身形,彷彿將華蘭學生制服升級成一套時尚西裝。

即使和同班同學站在一起,簡紳遙周圍似乎有無形屏障,形成一座汪洋裡的孤島。後頭幾名一年級女新生湊在一起,半羞怯半好奇地不時偷覷,或者視線再往後挪,去看禮堂大門旁的那排養眼帥哥。

小小的興奮聲突然傳來,本來打算收回視線的施可青再次望去。原來是簡紳遙正和大門旁他的那群同團哥哥們隔空揶揄笑鬧,瞇起的笑眼和方才的冷硬判若兩人。

冰山一笑便化成一灘春水,搔得傾慕於他的女新生們春心蕩漾。

施可青抽回視線,體內的瞌睡蟲忽然抖了一下,他再度低頭打了一個大呵欠,眼油順帶沁出。心想昨天為了徵選會熬夜練唱是個不智之舉,卻聽到身後一波波宛如浪濤由遠至近奔騰而來的微小吵雜聲。還未回頭,施可青右袖管就被人扯了扯。一轉頭,某個應該站在隊伍最後面的人,翹著如同西方人的高鼻樑面對他。

「欸。」簡紳遙低聲對施可青喊。

施可青頓時感受到無以名狀的龐大壓力。眼角餘光瞄到記者們的目光往這邊匯聚過來,芒刺在背的感覺提醒他二樓看台肯定又被Aether神通廣大的歌迷A.I.R滲透了。

施可青讓自己抱持鎮定,從簡紳遙指間扯回自己的衣袖。「幹嘛?」

「典禮完我就要走。」

施可青不太意外,畢竟這人時常早退。

簡紳遙主動解釋:「等一下有開幕站台活動。」

「喔,所以呢?」

「記得幫我收通知單什麼的。」

「又我?你不會讓傅傳或是誰留下來幫你收?」

「你在學校比較方便,傅哥也說拜託你了。」

施可青瞇眼用目光刺簡紳遙,懷疑這句話是簡紳遙自己亂掰的。不過簡紳遙卻理直氣壯地回視他,完全沒有一絲心虛。

施可青沉默半晌,嘆口氣:「好啦。」

簡紳遙露齒一笑,整齊乾淨的牙齒像反光鏡一樣。已經練就免疫力的施可青還能波瀾不掀地看著他,但是A.I.R們對簡紳遙沒有抵抗能力,當下感受強大殺傷力,人生心臟跳動數從此短缺一下。同時,加諸在施可青身上的敵意也越來越多了。

「你會參加我公司這個禮拜的徵選吧?」簡紳遙問道。

簡紳遙和Aether隸屬的起源娛樂公司,是目前台灣娛樂經紀公司十巨頭之一,並且是資產龐大的上市公司,旗下擁有非常多知名藝人。

起源娛樂公司固定每兩個星期舉辦一次徵選會,通過徵選的人會成為公司的儲備藝人,並且接受訓練,經過一連串的磨練和淘汰,最後才可能出道。

面對這問題,施可青早已從疲勞到厭煩:「我不知道,看看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慘。」

「你怎麼這麼沒毅力。」

「我沒毅力?我都參加幾次了我!」遭到簡紳遙鄙視,施可青差點音量失控。

「說不定這次就選上了。」

施可青把這話當耳邊風,覺得簡紳遙又在隨便敷衍。

任何參加徵選會的人,誰不希望自己被選上?可是起源的挑選條件相當嚴格,每個被起源選進去的根本都是外星人。萬中選一,必須實力和外貌兼具,例如現在他眼前的這一隻簡山羊。

「不了,我要去其他地方試試。」施可青的想法是其他經紀公司也有徵選會,而且還有歌唱比賽這個途徑,何必苦抱起源這枝花不放。

偏偏簡紳遙又開始慫恿:「再來起源試試吧。」

施可青默默轉頭,背對簡紳遙。

簡紳遙鍥而不捨地繼續碎碎念幾句,不斷對施可青洗腦。直到不能再待下去,不得不丟下一句:「我走了。」

耳根子霎時清靜,施可青鬆一口氣,原本釘在自己身上的視線也隨著簡紳遙和Aether的離開移走了。

突然,手機震動。施可青拿起口袋裡的手機,發現陰魂不散的簡紳遙用通訊軟體傳訊息來。

「我把你當哥兒們才這麼苦口婆心。記得去參加,別浪費我口水!」

這才是私底下簡紳遙對待施可青的真實態度。剛才那麼好脾氣地苦勸,是因為現場有媒體和歌迷。

施可青腹誹:誰要你浪費口水了,死山羊。然後貫徹「已讀不回」的冷處理,直接將手機塞回口袋。

※※※

「所以,你接下來要參加哪個徵選會?」

中午,施可青和好友沈君蔓一起在學校餐廳外頭的露天咖啡座吃午飯。

施可青完全沒提過他在開學典禮和簡紳遙的對話,但是沈君蔓宛如施可青肚裡的蛔蟲,聊沒幾句就直接切入核心。

沈君蔓嘴巴塞滿食物,卻非要開口說話,完全糟蹋那張姣好的臉蛋。施可青嫌棄:「你慢慢吃好嗎?」

「十分鐘後就要午睡了,誰給你時間慢慢吃!」沈君蔓張嘴大聲說。施可青看著沈君蔓嘴裡的食物像砲彈一樣蓄勢待發,他立刻傾身後斜。好在砲彈沒發射出來。

施可青相信就算時間充足,沈君蔓肯定也是這副可怕的吃相。從認識沈君蔓開始,沈君蔓的吃相就一直令人不敢恭維,但沈君蔓反駁說這是幸福的吃相。

沈君蔓夾起炸酥排骨肉啃咬,口齒不清:「你不要扯開話題,快說你要參加哪個徵選會!」

「幹嘛那麼激動?」

「因為我覺得你一定又會聽簡紳遙的話去參加起源徵選會!」氣憤的沈君蔓一掌拍在自己帶來的《Color Star》封面之上。

《Color Star》是一本專門採訪與報導藝人的月刊雜誌,而這期的專題主角不是別人,正是今早在新生之間引起小騷動的Aether。

施可青淡淡一言:「你打在周程桓臉上了。」

「啊!對不起啊程桓!」沈君蔓秒變臉,把雜誌拿起來輕輕拍拍,還朝著封面上周程桓的頭像吹氣呼呼。幾秒後發覺自己被施可青轉移話題,沈君蔓又氣勢勃勃地拍桌子。不過這次肉掌打在堅硬的石頭桌上,沈君蔓痛得想飆國罵,但是他忍住,把手掌的痛遷怒到施可青身上:「不要又轉移話題!」

施可青憋笑:「我去起源有什麼不好,還可以遇見你愛的周程桓。」

「你果然想去起源!」沈君蔓一臉被我抓到了。「你都被淘汰幾次了,還去?你是M嗎你?」面露鄙視。

施可青舉頭望太陽,低頭吃便當。

「而且起源感覺很勢利,我不喜歡。」沈君蔓說。

「哪家公司不勢利啊。話說你進熙望之前不是在西門町碰過起源的人嗎?問你要不要進起源?直接進公司,免徵選。」

「那又怎樣,公司不好我才不想去。」沈君蔓撇嘴,不以為然。

施可青嘖嘖兩聲。條件好的人才能做奢侈的選擇。

「你來熙望的徵選會吧,我賭你一定會上,不像只看外貌的爛公司。」沈君蔓不知道第幾次勸說,然後瞪向自己放回桌面的雜誌,目光釘在簡紳遙頭上。「這傢伙幹嘛一直慫恿你去起源!」

封面上的人兒無視沈君蔓的火氣,依舊笑得人蓄無害。

沈君蔓燃著怒火的眼珠子殺回施可青身上,「你這次會聽我的吧,我可是你的好姊妹。」

施可青無言。只不過是一場徵選會,為什麼現在搞成不聽姊妹的話就恩斷義絕。

看施可青不表態,沈君蔓語氣酸得牙疼:「啊啊是啦──簡紳遙是你的『好哥兒們』嘛──」語氣一轉,略帶哽咽,「有了好哥兒們就不要好姊妹了──」

看看這人,不去演戲多可惜呀。施可青吃著便當,置身事外地想道。

「你這麼聽簡紳遙的話,我都要懷疑你喜歡他了。」沈君蔓隨口說,沒有注意到施可青移動筷子的手停頓一下。

施可青在沈君蔓的聒噪之中沉默地繼續扒飯,之後才說:「我這次去起源和那隻山羊無關。」

沈君蔓視線逼向施可青,兩隻眼睛瞪得渾圓。

施可青心虛,「好、好啦──還是有點關係,可是主要是我不甘心啦……」他垂下腦袋,筷子在只剩骨頭的排骨上戳啊戳。

沈君蔓鼻子哼氣:「多少人就是因為不甘心而無法跨越人生的那道門檻。」

施可青瞪大眼,驚恐:「你什麼時候能夠出口成章了?」

「看小說學來的,嘿嘿──」

施可青白沈君蔓一眼。

沈君蔓翻開雜誌,粗魯的手指飛快撩動,似乎隨時會撕破那一張張薄透的紙張。

施可青奇怪沈君蔓為何忽然放著自己最愛的食物不吃,就看見沈君蔓猛地把雜誌抓到他眼前。因為距離太近,看不清那個頁面的整體,但施可青能從隱約的人臉輪廓分辨出那是簡紳遙。他把雜誌推回去,看到豎在沈君蔓手上的確實是簡紳遙的獨立寫真。

藍直線襯衫與鬆開的領口,左手掛著深灰色西裝外套,微微側著的左臉弧線一路從下巴、脖子延伸到鎖骨,隱隱藏在瀏海蔭下的狹長目光,投向的是寫真範圍以外的遠方,展現出不符年齡的輕熟男人味。

「你發誓這次真的跟他無關?」沈君蔓食指彎曲,正好戳到簡紳遙的人中,毫無意識的神來一指頓時破壞整體感覺。

施可青以為沈君蔓要說什麼,結果話題竟又繞回去,施可青無奈:「小姐,你先把午餐吃一吃吧,不然時間──」

學校響亮的鐘聲從各處擴音器傳來,施可青的話被打斷,午餐時間宣告結束。沈君蔓愣了一下,用慘叫接續鐘聲的離場,捧起便當盒把食物全部胡亂塞進嘴巴。

施可青感覺自己被什麼東西噴到。他嫌噁地皺起眉頭,並且往後退避。「開學沒有午休啦,現在是練習時間!」

沈君蔓放下空蕩蕩的便當盒,茫然地張開塞滿食物的嘴巴。幾個呼吸之後,猶如電力充足的碎紙機,將吃進嘴巴的東西全部迅速攪碎吞下肚,三秒內恢復口腔乾淨。

面對沈君蔓不知道幾第次的吞食表演,施可青依舊只能咋舌。

「幹嘛不早點提醒我,害我那麼急。」沈君蔓抱怨。

「你自己忘了還怪我?」

「那還坐在這裡幹嘛,趕快練習去啊!」沈君蔓從椅子上跳起來,迅速把便當筷子等物收拾乾淨,抓著雜誌以及尚未反應過來的施可青就往教學大樓衝。

校方開放學生登記使用空教室,所以每到術科考試前就會一室難求,和學科考試前圖書館一位難求同樣道理。

一般學校是開學一、兩週後有開學考,但華蘭藝高是開學當天下午就有術科考試。主要驗收上個學期所學,從歌唱、舞蹈和演戲當中選擇一項。可以自己單獨表演,或者找同學一起表演。

施可青和沈君蔓是跨年級的組合,這是兩人第一次聯合考試,也是最後一次。因為沈君蔓已經是三年級準畢業生,等這個學期過完就會離開華蘭藝高。

憑藉出色的舞蹈專長,沈君蔓高二時就被台灣藝術大學相中並且捷足先登下了口聘,然後在高三上學期獲得台藝大掛保證的入學許可──不需要等到大學考試,從華蘭藝高畢業後暑假一過就能直接成為台藝大學生。

相較於沈君蔓前途似錦,施可青覺得自己前途茫茫,連幾天後的徵選會都未必勝券在握。

相關分類文章: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